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铜钱龛世 > 第13章 空磨盘(四)
    这次的刘冲果然如玄悯所说,痣在左脸,袍子也是今早那件灰蓝色的。从上到下看不出任何问题。

    显然,这回这个是正主。

    刘冲从窄门进来的时候,面上的表情含着三分困惑、七分懊恼。他一步三回头地跨过窄门,踌躇着走了两步,这才瞥见了玄悯。

    他先是愣了一瞬,而后倏然垮下脸,眉毛耷拉成了正八字:“我刚才看见、看见祖母了……”

    这傻子边说边伸手指着窄门外:“就在那边。”

    祖母?

    那不就是那个刘老太太么?

    他们刚甩脱那帮追在后面的人,这傻子不会又招了一批过来吧?!

    吊死在玄悯暗袋口的薛闲闻言又诈起了尸,抬头看向刘冲,下意识问了一句:“人呢?”

    “我追了,祖母走了。”傻子哭丧着脸,语气听起来有些焦躁,甚至都不曾注意到这话并非玄悯问的:“她没看我,我找不见她,怎么也找不见。”

    他绞着自己的手指,看起来沮丧极了。他勾着头,望眼欲穿似的盯着窄门外看了好一会儿,复又颓然地说:“我想让祖母跟我说说话……”

    薛闲琢磨了一番先前刘师爷和他那好友的话,刘老太太应当已经过世了,照镇子上的流言,还是被江世宁的爹娘医死的。老太太过世后,江家医堂走水了,烧了个干净。

    江世宁死了三年,那刘老太太起码也已死了三年了。

    傻子大多一根筋,说想,那便是真的日日夜夜都在想。这三年于他而言,大约格外孤寂漫长。

    “走吧。”玄悯淡淡冲他一招手,言罢抬脚便往那间破旧的偏屋走,也不多等。

    兴许是他一脸高僧气质过于唬人,又兴许是他抬脚就走的举动由不得人细细多想。傻子刘冲下意识便匆忙跟了过来,踉踉跄跄地追到与玄悯并肩处,又支支吾吾道:“我……我想找祖母。”

    “急什么,先回屋。”薛闲忍不住忽悠道。

    刘冲忍了忍,又道:“我还是……还是急。”

    薛闲干脆道:“憋着!”

    刘冲盯着玄悯冷冰冰的侧脸看了一会儿,似乎有些怕。他忍了两步,又大着胆子哼哼唧唧道:“你怎么说话都不张口?”

    玄悯:“……”

    薛闲睁着眼睛说瞎话:“腹语,哦,简而言之就是用肚子说话。”

    刘冲眼珠子慢吞吞地转了转,目光落在了玄悯腰腹之间。

    玄悯:“……”

    好在说话间,他们已然站在了屋门口,只要跨过这道门槛,便能从阵局中出去了。

    玄悯不多犹豫,干脆地抬了脚,与此同时撤了一把赖在他身后半步的刘冲。刘冲随之一个踉跄,单脚跨进了门槛里。

    就在刘冲另一只脚也要迈进来时,不知何处传来了“笃笃”的声响,像极了什么东西敲打在青石板上的声音。

    “嗯?”刘冲这辈子大约反应也没这么快过。

    他抬起的脚当即顿住,下意识叫了声“祖母”,而后匆忙收回迈进门的那只脚,转头便冲了出去。

    “喂!等等!”薛闲忍不住喊了一声。

    他看到玄悯抬了手似乎要拽那傻子一把,然而刚抬一半,他便听得脑中“嗡——”地一声闷响,眼前当即一黑,随之便是一阵天旋地转。

    仅仅是眨眼之间,眼前便全然换了一副景象——他们站在刘冲这偏屋门边,面前是江世宁青白色的脸,刘冲却无踪无影。

    显然,他们已然从阵局中脱身了。而在脱身前的最后一刻,刘冲临时收了脚,因此也被留在了阵局里。

    “你们总算出来了……”江世宁见他们全须全尾,顿时松了一口气。不过这口气还没松到底,便又拎了起来,“那刘大公子和刘师爷呢?依旧困在里头?”

    玄悯点了点头,而后一言不发转了头,径直进了里屋。

    他不开口,江世宁便也不大敢开口,他慢吞吞地跟在玄悯后头,站在通往里屋的门槛边,看着玄悯在地上钉着的铜钉与符咒前蹲下了身。

    江世宁对这些事物一窍不通,薛闲却不然,他算得上略知一二。

    要破阵局无非两种方法,一则由里至外,一则由外至里。

    你身陷囹圄,自然得找囹圄的门。而你若是身在阵局之外,想将困于其中的人放出来,那最为简单的方法,便是把这阵局毁了。

    当然,毁掉阵局也是门讲究活儿,薛闲如是想。毕竟那些专吃鬼神饭的人,就得靠布阵解局过日子,要随随便便就能解,人家还活不活了?

    他一见玄悯蹲在了黄符前,顿时来了精神,抻着脖子睁着眼睛,打算好好看看这秃驴究竟怎么解局,能使出什么样儿的本事。

    伸手了伸手了!

    薛闲心里嘀咕着,目不转睛地看着玄悯朝地上的黄符伸出了手,而后,捏住了其中一根铜钉。

    要割手滴血?

    也兴许是什么指上工夫?

    薛闲一边看得大气不喘,一边暗自猜测。

    结果,就见玄悯手指间一个使力,将那钉在地上的半截铜钉拔了出来,又随手扯掉了上头串着的黄符。

    接着……

    他拔了第二根,扯掉了第二张黄符;

    然后是第三根;

    然后,便没有然后了。

    薛闲:“………………………………”

    他看着玄悯用最为普通的方式把铜钉黄符毁掉,还不慌不忙地擦了擦手,脸上的神情顿时如丧考妣,仿佛一口喝干了黄泉水。他不知道别的神棍看到此情此景还活不活,反正他是不太想活了。

    玄悯起身去了外间,在桌案上扫了一圈,于犄角旮旯处摸出一根火寸条,在墙皮边擦了一下,点了一豆火,而后毫不客气地将那三张黄符烧了个干净。

    当然,这一步骤对于“不想活了”的薛闲来说,已是可看可不看了。

    依秃驴这模样来看,这破阵大抵就这么破了,想必转眼间就能听见刘冲那傻子嗷嗷叫了。

    然而,约莫一盏茶的工夫过去了,刘冲和刘师爷却依然没有出现。

    薛闲伸着脖子看了眼门外,又看了眼里间,除了江世宁,真真是连个鬼影子都没瞧见。

    没成功?还是秃驴在这卖关子?

    照先前那些来看,这间偏屋之所以阴气如此之重,半是因为抽河入海局所致,半是因为这里是死门。

    然而,眼下死门已转而为生门,抽河入海局也已经被这秃驴以最为简单粗暴的方式给毁了,可这屋子里的阴气却依然没有要消散的架势。

    屋子外头的晨光已然大亮,自东边投进刘家宅院。因为有封火墙的遮挡,刚巧在这间偏屋前形成了一大片阴影,屋脊一半在明处,一半落在暗处,如同阴阳相交。

    “哎……”

    薛闲抬头看向江世宁:“冷不丁叹什么气?困在阵局里头的又不是你。”

    江世宁一脸无辜:“我不曾叹气啊,方才那声不是你叹的么?”

    薛闲斩钉截铁地回答道:“当然不是!我从不叹气,多丧啊。”

    江世宁:“……”

    薛闲:“……”

    两人倏然住了嘴,对视一眼,而后缓缓将目光落到了玄悯脸上。

    “哎……”

    又是一声极轻的叹息,然而玄悯却未曾张口。即便他张口了,那俩也不会再认为是他所叹的了,因为这一回的叹息声拖得长了一些,尾音打着颤,气息无力,一听便是老人的声音,怎么也不会是玄悯发出来的。

    “像是老太太。”薛闲猜测道。

    “你们可有觉得这不像是叹气?”江世宁边比划边道:“倒像是累的……那些身虚体弱的老人行了远路或是背了重物,累得打喘却气力不济时,便会哼出如此声音,像是叹息却又略有不同。”

    他略一思忖,又道:“此人气音空乏,虚软无力,是个带病的。”

    “就这么哆哆嗦嗦一声叹,还能听出这些?”薛闲不大相信地看着他。

    江世宁摆了摆手:“家父家母若是尚在,能听得更明白些。”

    薛闲“唔”地应了一声,没再多说,脑中却在思索。

    老太太?累得打喘?还带病?

    他这么一说,倒还真是像那么回事。

    薛闲脑中兀地想起了一人,他抬起他那纸皮爪子对着玄悯便是噼里啪啦一顿拍打,还怕自己力道不够重,边拍打还边出声喊道:“秃驴,看我!”

    玄悯闻言低头。

    薛闲仰着脸:“……”

    片刻之后,薛闲憋了又憋,终是摆了摆手驱赶道:“罢了,你还是别看了,把眼珠子收回去吧。”

    玄悯:“……”他倒是头一回听说眼珠子还能收,这孽障着实有些蛮不讲理。

    其实他有所不知,薛闲前半生嚣张惯了,想上天便能上得了天,多的是他俯瞰众人,还不曾被旁人如此俯视过。先前玄悯偶或瞥他一眼,倒也罢了,如此正正经经地俯视下来,他着实有些吃不消。

    龙,都是要脸的。

    薛闲旁的不说,这种时候格外要脸。

    然而玄悯却并未如他的愿,把目光收回去,却好似同他作对般,依旧目光沉沉地看着他。

    真不是个东西……薛闲愤愤地想。

    他用那张有些伤眼的“死不瞑目”脸冲玄悯皮笑肉不笑地飞了个白眼,而后径自转了身,拿后脑勺对着玄悯道:“我要说的是那刘老太太……你可曾听说过一种格外牲口的镇宅方法?是我先前在市井坊间听来的,说是家里如若有老人去世,将其镇在房宅之下,可佑子孙福泽绵延。”

    这得是什么样的孙子才能想出这种损招啊?

    “……”江世宁这书生只觉得自己学了十多年的礼义廉耻都被震碎了。

    “有。”玄悯沉声应道,“此法名曰筑阴基,镇在房宅下的生魂进而成为护宅阴神。若是配合风水局,成效显著。”

    说话间,又是一声颤颤巍巍的叹息响了起来。

    若是说先前那两声听着还有些虚渺,这一声便愈发清楚了,清楚得可辩其方位。

    玄悯目光扫过右手边一处墙角,抬脚便走了过去。

    地上散落的纸元宝太多太乱,遮住了大半地面,以至于他们先前都不曾注意到纸元宝下的地面可有玄机。玄悯在墙角处蹲下了身,从这处,刚好可以望见里间那个五斗木柜,同那三枚铜钉及黄符刚巧相对。

    玄悯抬手扫元宝,曲起食指,以指节叩击了地面两下。

    笃笃——

    声音空洞得异常,一听便知是一块悬石。

    “空的!”薛闲和江世宁近乎同时开口。

    玄悯四周扫了一眼,沿着墙边看到了一处缝隙。他又顺着那道缝隙挪动视线,最终摸到了横纵四道窄缝,刚巧是一块约莫四掌见方的石板。

    “这缝……”江世宁伸手试了试,“反正指头是必定伸不进的。”

    四边的缝都极为细狭,既然伸不进指头,便意味着无从撬起。这石板若是不撬开,下头藏的东西自然也就见不到。

    薛闲看了看江世宁那泛着青白色的鬼爪子,又看了看玄悯瘦长白净的驴爪子,最终勉为其难地开口道:“行吧,这缝也就我能钻了,我屈尊滑进去给你们从里头顶一下。”

    我屈尊……

    江世宁觉得这位奇才用词当真极不要脸。

    薛闲说完,便煞有介事地左右松动了一番脖子,从玄悯暗袋口翻了出去。

    玄悯一时也没去管这孽障,任其连翻带荡地往那石缝处挪。他在薛闲翻出去时,伸手从暗袋里摸出一方布包,展开外头那层,露出了里层。就见这布包里头从左至右,插了一排长短不一的银针。长者能从其手腕骨到指根,短者则只有两根指节那么长。

    每根银针头上,似乎还镂刻了纹路,只是过于细微,看不大清楚。江世宁在旁边只能看个大概,也不好意思把脑袋凑过去看个清楚。

    玄悯从这布包中挑出一根略微粗硬的拈在手里,又把余下的重新放回了暗袋。

    薛闲正忙活,就在他好不容易浪到石缝边,准备顺着石缝滑下去时,从天而降一只手,捏住了他的脑袋,将他拎了回去。

    他连看都不用看,也知道那是哪个王八蛋的手!

    薛闲:“……秃驴,你如此作孽是要遭报应的!”

    玄悯淡淡道:“恭候大驾。”

    言罢,他把忙白忙了一气的薛闲放回暗袋,将手里那根银针插·进了石缝,而后摁住另一头猛地一撬。

    就听一声空洞的石板刮擦音缓缓响起,那看似不经折的银针,居然真就将那块石板生生翘起了一道边。玄悯手指顺势握住抬起的边沿,将石板整个儿掀开了。

    那一瞬间,无数或幽怨或凄厉的尖叫号哭,如同滔天巨浪一般扑涌过来。

    薛闲只觉得有万钧之力当胸撞了一记,撞得他浑然不知东西南北。好在他只是一片纸皮,否则心肝脾肺肾都得被撞得吐出来。

    江世宁毫无形象的惊叫和玄悯的闷哼声同时灌进了他的耳朵。待他再回过神来,江世宁已经被撞得滚到了墙边,“噗”地一声,现了原形,轻轻薄薄一片,半死不活地躺在地上。

    而玄悯也抬手在胸口按了一下,咳嗽了好几声,才逐渐恢复。

    “这是个什么东西?”薛闲彻底没了劲,只得把自己半垂着挂在暗袋口。

    他有气无力地抬了抬脑袋,看向那块方形的地洞。只见被撬开的地洞埋了半截黄土,隐约可以看到一根铁锁链从黄土中裸·露出来,铁锁链上裹着一张黄符,奇的是,这铁锁链正兀自绕着圈移动。

    玄悯皱着眉扫了眼那微微潮湿的黄土,而后抬头在屋中寻找了一番。

    薛闲不解地看着他站起身,走到案台边,翻找到一支半秃了毛的笔,这才又回到地洞旁,捏着笔将那些黄土一一扫了开来。

    “……”薛闲服了这秃驴了,暗自嗤道:“穷讲究,摸到土手指头会烂么?!”

    覆在上面的黄土很快被玄悯扫开,露出了下头藏着的东西。

    “这是……磨盘?”薛闲迟疑道。

    照模样来看,这圆形的石墩子中间有孔,下头有台,侧边还支出一根横杆,显然就是个磨盘。只是这磨盘格外小,比巴掌也大不了多少,磨盘面上也不普通,而是刻着两段繁杂的符文。那根铁链子的一端,就系在这磨盘下的石台上,而另一端则扣在横杆上。

    没了黄土的缓冲,铁链子直接落在石磨盘上,缓缓移动时,会发出“哗——哗——”的碎响。它每动一寸,那横杆便转上一分,仿佛这空空的磨盘边锁了个看不见的人,正日夜不断地推着磨。

    “刘老太太?”薛闲下意识叫了一声。

    “哎……”

    那累极的叹息再度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