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铜钱龛世 > 第8章 金元宝(四)
    ·

    当那阵嗡鸣过去,眼前芝麻粒似的黑色也慢慢褪下时,薛闲发现了不对劲——

    他身下是青石板铺就的地面,动一下能蹭一片暗绿的青苔。显然,他落在了地上,而原本一直捏着他的秃驴已然没了踪影。

    不止是秃驴,他转头扫量了一圈,刘师爷也不知去向。他身后的屋子倒是还在,只是这屋子有门有脸,门额上还镂着精细的木雕画,一看就不是刘冲那傻子住的地方,他自然也就不指望屋里会出现江世宁他们了。

    事实上,他所呆的这处地方安静极了,一点儿依稀的人语都听不见。好像一个空置的大宅,门庭深深,却寂静无音。

    “这是什么鬼地方?”薛闲嘀咕着。

    他目前的处境有些令人发愁,如果换做别人被丢在这么个悄无声息的地方,多少能四处走动几步,看看究竟是什么情况。然而薛闲却不行,他这个半瘫走不了。

    纸皮状的薛大爷干脆把自己摊开,晾着身上那几道折痕,两手撑着地,吊儿郎当摇头晃脑地赏起了景——

    除了身后这间屋子,他左手边还有依墙而走的老藤,以及一株遮阴的树,树枝刚好从墙头伸出去。右手边是走廊和院墙,透过一道窄门,能隐约看到里侧有个府内的小花园。

    单看这一角,就能看出这是个精心布置过的府宅,只是再精致的府宅若连半个人影都没有,那就有些瘆得慌了。

    好在薛闲是个捅过天的主,再瘆得慌的场景,在他看来也没什么可怕的,小心些应付就是。

    “前头是南,后头是北……”赏景也不是毫无目的地赏,薛闲看了一圈,大致从石板上青苔的长势、老藤抽条的方向以及屋子的朝向判断了大致方位。

    若是没弄错,他所在之处,乃是这宅院的东北角。

    东北角……

    薛闲“嘶——”地一声:“有些耳熟啊……”

    若他还在刘师爷的府宅里,那东北角这处,就是刘师爷那差点儿溺水而亡的小儿子刘进的屋子。

    先前所听到的那声嗡鸣,也似乎是从这个方向传来的。

    这里有他要找的东西?!

    薛闲一个激灵,猛地坐直身体,屏息凝神地听了一会儿,却一点儿声音也没有听见,更别说那样特别的嗡鸣了。

    他扫开面前的一片青苔,有些嫌弃地撇了撇嘴,而后趴伏着贴上地面。这下,他终于听到了一点极为轻微的动静。但奇怪的是,这动静忽而在近处,忽而在远处,总也没个定点。

    加之其渺杳细微,稍一分神就近乎难以捕捉。这种撩一下就跑,再撩一下又跑的方式,惹得薛闲极为不耐烦,听了一会儿脾气就上来了,恨不得将这处的地都掀了,直接下去大刀阔斧翻搅一番。

    可惜,就这破纸皮做的身体,他想翻也翻不动。

    就在他颇有些烦躁的时候,墙根的镂花窗里突然溜进来一丝风。冬日里的风,再小也多少有些劲道。薛闲这借惯了东风的,自然不会错过这一机会。当即一展纸皮,兜住了风。

    眨眼的工夫,他便被这风吹搅了起来。

    薛闲借机揪住老藤上的一根卷须,三两下,把自己翻上了那株遮阴的树。

    那树腰身挺直,除了伸出墙头的那枝,并没有多少芜杂的枝干,于是薛闲这趟东风也就借到了头。

    纸皮轻薄,挂在树枝上容易飘下去不说,视野上还不占先。

    于是薛闲也来了一招大变活人,在细微的风里倏然变回了原样。他一手扶着树干,一手撑着虬形树枝,稳稳地坐在了墙头。

    在天光映照下,他的眉目显得愈发清晰好看,深黑的眸子像两汪寒潭,薄薄一层水雾下,透着股锋利又恣意的气韵。

    他坐上去的第一件事,就是朝院墙外看去。

    扫量了一眼后,薛闲又面无表情地转过头来,盯着院墙内看了片刻,而后又转头看向墙外。

    这么来回几次之后,薛闲的表情终于有了一丝裂纹,仿若冻炸了的冷白瓷。

    “……”

    他娘的怎么墙里墙外长得一模一样?!

    薛闲觉得这乐子有点大。

    若是预料不错,他约莫是碰上鬼打墙了。

    鬼打墙敢打到他身上,这还是生平头一回。

    但这东西不会毫无来由地罩下来,总要有个缘由。薛闲回想了一番先前的事,只想到了玄悯那秃驴所提的“抽河入海局”。

    难不成是这风水局让什么东西给搅合了,一言不合发了癫,将他们都兜进来了?

    那么,这府宅里毫无声息,究竟是受了鬼打墙的影响,还是真的只剩了他一个?

    墙头的视野虽说比青石板上要开阔一些,但也没好到哪里去。宅院到处都有高矮不一的封火墙,挡住了大半景象。薛闲所见,无非是白皮黛瓦青石板,以及一些不知能否走通的窄门。

    他盯着那东西南北四方都有的窄门,又扫了眼高高低低的墙头,心里多少有了些计较。

    在这种静止的四方宅院里碰上鬼打墙,想要破阵而出,遵循的无非还是八门遁甲。

    开门、休门、生门、伤门、杜门、景门、惊门以及死门,一门一变数,走错了往好了说是出不了这个局,往坏了说便是非死即伤。

    这宅院是四方套着四方,所谓的八门也是一层套着一层,解起来必然颇费力气。

    薛闲身份有别于常人,他本就没花功夫琢磨过这些碎碎糟糟的东西。就他前半生而言,这些东西于他也起不了大作用。他也从没想过自己会有行动不便还撞上鬼打墙的一天。

    所以,让他坐在这里盘算哪里是生门,哪里是死门,不如给他两刀来得痛快。

    “让我拖着两条废腿四处找人?”薛闲嗤了一声,心说:我怎么那么恨自己呢?

    他傲惯了,不到万不得已,打死也不会脸皮扫地折腾自己。若实在是万不得已……那还是直接打死吧。

    这破宅院连风都少得可怜,他连个借力的东西都找不到,就算琢磨出了该往哪里走,他又该怎么走?爬过去还是挪过去?

    光是想想那画面,薛闲就觉得牙疼。

    做梦吧,谁爱爬谁爬,反正他不爬!

    薛闲背倚着树干,咬着舌尖琢磨了片刻,伸手在怀中的暗兜里摸了一把,摸出了一张黄纸。

    黄纸有些拧巴,打了许多道褶,一看这东西自打进了薛闲的手,就没过过什么好日子。薛闲对它还颇为嫌弃,两根手指夹着一端,将它抖开了一些。就见那黄纸面上画着一团妈都不认识的狗爬字。

    不过薛闲认识。

    这是他路经饶州府的时候,从一个算卦的道士那里摸来的。

    那道士留了两撇歪斜的八字胡,带着个破布冠,眼角有一道青痕,不知是胎记还是被人打的。他整日窝在桥边,借着算卦改字,卖出去不少自编自画的黄符。这人也是个奇男子,既然要卖符,好歹练一笔能蒙人的字再说。这老道倒好,端着一笔狗爬字画黄符,一点儿不知羞,也不怕卖不出去。

    薛闲在他那卦摊底下逗留过几日,瞄过一眼他画的黄符,大多是些只能当摆设的玩意儿,只有极少数的一些,笔画流畅,能堪些小用。

    也仅仅是小用。

    比如说是辟邪的黄符,实际也就能驱个虫蚁;说是能延年益寿的黄符,实际也就能缓解个小厄小疾。

    薛闲怀里这张,就是他看着那道士画出来的。

    “承南方龙君云雷座镇。”薛闲眯着眼,懒懒地将那张符上的字逐一念了出来。这些字大多被绕了八百回,神似蚯蚓,九曲十八弯,也难为他还记得。

    单是听这内容,就差不多能猜到,这是一张请雷的符,也不知道那道士闲来无事练这玩意儿作甚。

    不过说是请雷,单就这张皱巴巴的黄符,那必然是请不动什么南方龙君的,顶多能招来两根云丝,遮一遮太阳。但同样的黄符,落在薛闲手里就不同了。

    因为这符上请的什么南方龙君,不才,多半指的就是薛闲本人了。

    虽说他现在这纸皮身体没法亲自作妖,但借个黄符作媒,多少还是能试一下的。

    于是他又从怀里摸出个小巧的瓷瓶,拨开瓶塞,一股混着古怪冷香的腥甜味道便隐约散了出来。

    薛闲皱了皱眉,即便是自己的血味,他也不曾觉得好闻到哪里去。

    他将黄符在手掌中摊平,又从小瓷瓶中滴了一滴暗红色的血,血珠瞬间在黄符上融了开来。

    薛闲收了瓷瓶,将黄符顺手抛了出去。

    纸符在离手的瞬间,从血迹中心处陡然起了明火,瞬间便烧了个干净。

    乍然间,狂风骤起,汹涌的云潮从远处滚滚而来。

    天色倏然一黑,好似被泼浇了淋漓湿墨。雪亮的蛛网从九天之上当头劈下,一道惊雷平地而起,活似贴着耳边炸开。

    这道天雷不知是触到了这阵局的边界,还是惊动到了阵局的根本。

    就听一声山岳崩裂般的巨响,顺着蜿蜒的电光,兜头砸下来。

    薛闲倚坐在老树盘虬的墙头,八风不动地看着惊雷砸到他脚前的地上,将一整块厚重的青石板劈得粉碎,却连眼睛都不曾眨一下。

    整间宅院都跟着颤动不息,过了许久才渐渐平静下来。

    薛闲撩起眼皮,朝头顶望了一眼,神色间颇有些遗憾:现今的他借助这黄符,也仅仅只能劈这么一下。

    刚才那惊天动地的天雷多少还是有些作用的,它似乎在这阵局某处劈开了一道狭小的裂口。原本安静得近乎有些凝滞的宅院突然有了一道透风口,细碎的声响从那处隐隐灌了进来,很快便淡淡笼罩在了整个宅院上。

    果然这宅院并非真的只有他一个人。

    其他人应该也被扯进了这阵局之中,只是各自屈居一隅,互不知晓而已。

    薛闲随手从一旁的老藤上薅下一根蜷曲的藤丝,倚着树干闲闲地在手指上绕着。他阖上了双眸,侧耳听着从那处狭缝中传来的声音。企图从细碎芜杂的声音当中,分辨出一些与众不同的。

    片刻之后,他果真从中捕捉到了一点……

    铃音?

    “不对……”薛闲啧了一声,皱了皱眉。

    那声音在呜咽的风声中有些隐约,像从渺远之处而来,抑或是被那狭长的裂缝给拉长了距离。

    听起来有些肖似牛车上坠着的四角铜铃,细微之处又略有不同。

    铜铃……

    铜钱?

    这么一想,那声音倒是愈发清晰了,果真就像是几枚铜钱之间偶尔轻碰所起地撞击音。

    “……”薛闲面无表情地睁开眼,手上绕着的藤丝几经□□,“啪”地一声断成了两截。

    似乎只是一个弹指间,那铜钱磕碰的声音便近了许多。

    薛闲听了一耳朵,觉得仿若就在一墙之外。

    走廊上的一道窄门陡然发出“吱呀”一声轻响,摧残着老藤的薛闲闻声抬了眼。

    披裹着白麻僧衣的年轻僧人就这么默无声息地朝墙边走来。

    在这寒冬天里穿一身白麻薄衣,光是看着便觉得冷,仿佛那薄衣上还披挂着霜天冻地的寒气。直到玄悯在墙下站定,将指尖提着的那串铜钱重新挂回腰间,薛闲才猛然反应过来,这秃驴走路从来都是没声儿的。

    所以……刚才那铜钱撞击的声音,是他故意为之?

    玄悯站在墙边,平静无波的目光在薛闲身上略微扫量了一番。

    墙上坐着的人无疑有副极好的皮相,像是一柄贴着锋刃收进鞘里的剑。只是看起来过于瘦削了,黑色的长衣又将他衬得格外苍白,显露出一股浓重的病态,和那呼之欲出的锋利感相交杂,显得矛盾又神秘。

    薛闲面无表情的时候,总给人一种格外沉敛的错觉。

    他就端着这副模样,和玄悯对视了片刻,而后终于忍无可忍地向天翻了个白眼,道:“怎么是你……”

    说完,他还愤愤然地将手里断了的藤丝揉成了一团。

    这人也是手欠,哪怕上了墙头也依旧不安分,不甘不愿地瞥了玄悯两眼后,将那藤丝揉成的团对着玄悯扔了过去。

    玄悯摇了摇头,抬手将砸过来的“暗器”收进掌心:“方才那通天云雷是怎么一回事?”

    薛闲挑眉看了他一眼:“你都不问我是谁?”

    这秃驴收他的时候,他还是一块贴地的青苔,后来又变成了薄透的纸皮,从头至尾都没有以正经人形出现过。

    玄悯冲他摊开了手掌,薄而清瘦的掌中,还躺着方才薛闲手欠的罪证——藤丝团子。

    他生性寡言少语,面上也始终是冷冰冰的无甚表情,但这摊开的手掌却明明白白地传达了一个意思——皮成这样的,只此一家,就是烧成灰也能认得出来。

    薛闲:“……”

    玄悯将手里的藤丝丢在老树根下,又抬眼提醒了薛闲一遍:“你还未说天雷是怎么回事。”

    薛闲“哦”了一声,道:“没什么,只是想告知其他人我在这里,方便寻找。”

    玄悯:“……”

    那道惊雷恨不得通天彻地,声势之浩大,威势之慑人,仿佛要把这刘家府宅轰击成灰。

    结果究其根本,居然就是为了简简单单“吱”上一声,示意众人还有个人在这里等着……

    这秃驴板惯了一张冰霜脸,听闻此言,居然头一回有了崩裂的痕迹。

    薛闲被他的眼神逗乐了,表情放松下来,要笑不笑地问他:“诶?你就是顺着天雷找过来的?那看来我也没白劈。亏得你来得快,我正琢磨着要不要再来一下。”

    玄悯默然无语地看了他片刻,冷冷淡淡道:“那也用不着找寻八门方位了,枯焦如土还省了棺材钱。”

    “出家人怎能把铜臭挂在嘴边上,你这秃……”薛闲扭开脸,把“驴”字咽回去,一本正经道:“也不怕辱没了佛祖。”

    玄悯:“……”

    惊雷都敢劈上天的孽障居然还有脸说出这种话。

    “你方才说寻找八门方位,找着了么?”薛闲问道:“若是找着那就省事了,把我带上。若是没找着,那你也别怕被劈了,我想办法再来一道惊雷,指不定能直接把这阵局捅开。”

    他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暗道:你这秃驴可千万告诉我已经找到了,我拢共就那么一张云雷符,劈完就没了。

    好在玄悯并未辜负他的期望,点了点头,不咸不淡道:“你大可从墙头下来了。”

    说完,他转身便走。

    白色的粗麻僧衣云一样轻轻扫过,几步间便走远了。

    然而不消片刻,玄悯又停住了步子,转头看向一动未动的薛闲。

    薛闲十分光棍地拍了拍自己的腿,理直气壮道:“废了,走不了。”

    玄悯蹙起了眉,以为他又耍起了花招,便面无表情冷冷回道:“你这孽障先前跑得也不慢……”

    三两下就翻上小厮的衣领,动作别提多敏捷了。

    “……”薛闲冷笑一声:“你这秃驴大抵是没长眼吧,先前是我自己动腿跑的么?我那是借了别人的腿。”

    不通人情的秃驴和总作妖的孽障两相对望了片刻,最终前者敛眉垂目,转身重新走回至墙边。

    薛闲的双腿掩在黑色的衣袍之下,能看到膝盖清瘦而突出的轮廓。常年卧床不能行走之人,双腿大多异乎寻常地细瘦,可薛闲却不同。从大致的轮廓来看,他的双腿较之常人无异,看不出是双废腿。

    玄悯扫量了一眼,抬手握了一把薛闲的脚踝。

    薛闲被他这举动惊了一跳,要不是双腿无从感知,怕是当即便是一脚,将这秃驴踹出去了。

    你摸着良心告诉我,龙爪是你随便能碰的吗?!啊?!简直不想活了!

    玄悯将他的反应尽收眼底——若是腿脚便利之人,受惊之时不可能只动上身,下半身却毫无反应。

    可见,这孽障所说属实,他这双腿确实是废的。

    玄悯抬眸,一手于身前行了个佛礼,另一只手伸向薛闲,薄而劲瘦的手掌摊开,道:“下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