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玄幻魔法 > 铜钱龛世 > 第4章 纸皮人(四)
    薛闲被这冷不丁的一下震得呆若木鸡,袅袅沉回了暗袋底。一间有些懵又有些惊疑不定。

    他安静了一会儿,再度在玄悯的暗袋里一点点挪蹭着,重新回到了刚才那处地方。他贴着有些粗糙的白麻布料听了听,又不信邪地上上下下摸了一遍,却再没有什么反应了。

    “难道是方才那一针的效果?”薛闲暗自嘀咕了一句,再度捞起了那根细针。

    “啊——什么玩意儿扎我一下?”江世宁瓮声瓮气道:“你究竟在折腾什么?”

    薛闲突然反应过来,疑惑道:“你怎么又能开口了?”

    这么一问,江世宁自己也愣了。

    是啊,今日的时辰已经过了,照理他应该言语不得也动弹不得,怎么突然又能说话了?

    难道跟方才震的那一下有关?也不对。在此之前,江世宁就已经开过口了,只是他们两人都没反应过来而已。

    或者……这秃驴身上还真藏了什么好东西?薛闲暗自一想,便更好奇了。他二话不说,再度用针照着玄悯的腰眼捅了一记。

    正要走出人圈的玄悯步子一顿:“……”

    被人活捉了还能这样肆无忌惮,薛闲大概是头一个,也是个奇才。

    玄悯皱了眉,将暗袋里那个从头到尾就没安分过的纸皮人捏了出来。被叠成几道的薛闲把自己折腾得有些散,但乍一看,也就一张折过的信笺大小,没个人形,旁人也看不出什么名堂。

    玄悯就这么毫不客气地捏着薛纸皮的头,要将纸上“粘着”的一根银针摘下来。

    然而那针“粘得”有些紧,仿佛长在纸上似的。

    玄悯垂下目光,冷冷地冲着纸皮道:“松手。”

    衙役们:“……”这坑蒙拐骗的和尚有病吧?还是在装神弄鬼?

    被那句“你活不长了”惊住的刘师爷这才回过神来,登时大为光火。他指着玄悯骂道:“好你个不知好歹的野和尚,你形容鬼祟来历不明,即便不是这画像上的要犯,我也可以先将你拿了等查清你八辈儿祖宗再议,全然合乎法理。我一番好心不与你诸多计较,你不领情也就罢了,反倒咒起我来了?!来人——”

    他这话还未说完,玄悯便打断道:“你印堂晦涩无光,中黑外青,属气运枯竭命数将尽之相。况且你左耳侧还有一道血印。”

    “什么血印?”刘师爷下意识伸手在自己耳边摸了两把,手指上却并无血迹。

    “你看不见。”玄悯将终于摘下来的银针放回暗袋里,目光冷冷地伸手弹了纸皮人一记。

    生平头一回有人敢屈指弹他,薛闲觉得眼前这秃驴简直喝干了长江水,撑得要上天了!他正要发怒,却听见玄悯提到了“耳侧血印”,登时一愣。他艰难地在玄悯手指间扭了一下,朝那刘师爷看去。

    就见那姓刘诩略有些招风的左耳边,靠近鬓角的地方,确实有一道红痕,乍一看仿若是被什么东西的血給溅上了。

    一见那血印,薛闲薄透的纸皮身体便是一颤,压制了许久的怒气和恨意顿时被掀开了盖,翻江倒海而来。

    恍惚间,他仿佛又躺在了那片潮湿的海岸边,乌沉沉的黑云压住了大半边天,海潮的咸腥味一阵一阵地扑打在他身上,雷电不息,暴雨倾盆。而他却不得动弹,深思昏沉,脊背上的痛楚深刻至骨,如同万蚁蚀心……

    他被人活活抽去了整根筋骨,却连对方的模样都没能看得清……

    薛闲脑中翻江倒海之时,刘师爷还在摸着自己的耳侧,他沉着脸地问玄悯:“什么叫我瞧不见?!你这和尚莫要张口闭口便是一些蒙人的昏话,印堂发黑血光之灾这种说辞哪个坑蒙拐骗的不会两句?!血印是个什么东西?!”

    血印是什么东西?

    薛闲撩起眼皮,死死地盯着刘师爷。

    这种耳侧血印是有怨仇的人溅出来的血,给人留个标记,日后寻起仇来也不至于认错人。先前闷在暗袋里只顾着跟玄悯较劲,薛闲还不曾察觉,这会儿定下心神,他便闻到了刘师爷身上的味道。

    那是从血印上散出来的味道,像是铁锈,又略有不同,那味道于薛闲来说太熟悉了——那是他自己的血。

    他从醒过来的那日起,便一直在寻那个抽了他筋骨的人。然而他不知其模样,也不知其来历,所以遍寻无踪。他唯有的一点线索,便是他自己的血。被血溅上的人,便是那日那时刚好去过那个海岸的人。

    这样的人约莫有百十来个,他找到了其中一些。从那些人的嘴里,薛闲依稀问出了一点名堂。然而还不够,远远不够。就凭那一点线索想要找到那人,依旧堪比大海捞针。

    于是这半年来,薛闲从华蒙一路摸至此处,就为了再多找出一些线索,早日将那怨主翻出来……

    手指间跟他较着劲的人突然安静下来,玄悯只当是对方终于服了软,不再做些无畏挣扎。他重新将薛闲放进暗袋,同时瞥了刘师爷一眼,道:“你原本今日就该命绝,只是有人替你做了鬼。”

    他说完便收回目光,丢下一句:“信或不信,随意。”便不再多费口舌,抬脚要走。

    可把人得罪到这个份上,哪里还走得掉?

    刘师爷被这一通“早死晚死”的言论搅得火冒三丈,恼怒至极。他一方面觉得眼前这野和尚是个胡说八道的骗子,一方面又因为关乎性命,心里多少有些忐忑不安。

    江湖骗子十之八·九都喜欢玩这手花样,先给你一记“遭祸临头”的棒槌,让你左思右想总也不踏实,再装模作样欲拒还迎一下,端出点清高样子扭头走人。这么一来,便总有一些人会上钩,想着“罢了,权当破财免灾,万一是真的呢”。

    刘师爷一边在心里叨咕着告诫自己别上当,一边冲衙役们下了令:抄刀拿人!

    忽悠到县衙头上,这和尚不是自找苦吃是什么?!

    正当衙役一拥而上捉住玄悯的袖子时,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由远及近:“老爷!老爷不好了!”

    众人回头一看,就见一个小厮模样的人跌跌撞撞跑了过来,在刘师爷面前堪堪刹住了步子,面色惊慌:“老爷,少爷、少爷他栽进水井里了!”

    “什么?!”刘师爷两腿一个哆嗦,登时头皮一麻。

    他下意识朝被衙役围住的玄悯看了一眼,心里咯噔一声。一时间,他竟然不知道是该先往家里跑,还是先拽住玄悯。

    “老爷!”小厮又喊了一声。

    刘师爷打了个颤,惊惶不定地抬脚便要跟着小厮往回赶,混乱间只觉得头重脚轻,腿都不是自己的。他刚跑两步又猛地回过头来——

    “放手,都撒手!”刘师爷一把捉住玄悯的袖子,“你、你……不行!你跟我回去看一眼!”

    玄悯皱着眉,略带嫌恶地将他的手指扫开,正要说些什么,却感觉自己暗袋一动。那个刚被他放回去的纸皮人居然趁机翻了出来,一把挂上了刘师爷的袖口,借着刘师爷的东风,又粘上了小厮的衣领,跟着人家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