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残空 > 第一百三十三章 其中生机
    雷辰额上冒出一层细毛汗,这草木仙殿自成一方小空间,就是雷辰修为有灵变中期境界,但不断施展天目之术和雷霆身法也感觉到灵力消耗有些过大,更是灵识吞吐过度,魂源之中闪过阵痛,但他不敢停,因为他能感觉到身后霍白生机的缓缓消散。

    雷辰在仙殿之中四处挪移,而霍白虽是面色苍白无比,身躯因为血精二气不断流失显得干瘪消瘦,但眉头却是紧皱,他虽是灵识被剧毒困在黑书之中无法延伸而出,但冥冥中的灵觉却总是让其感觉四周透出一丝隐隐的极度危险气息,“雷老粗,还是别找了吧,我总觉得这仙殿之中有些古怪,还是赶紧离去的好。”霍白有些忌惮这帝墓之中的怪异,害怕还会引出什么禁忌,雷辰一人难以抵抗。

    “放你娘的屁,出去了还有什么药可以救你,这仙殿古怪便古怪吧,我的实力足以应对!”雷辰不顾身后霍白劝解,对自己极为自信,只是身形继续在大殿之中如同雷光闪动,三目像是夜空星辰散出点点辉光。

    霍白暗叹一声,也知道雷辰恐怕不会听自己劝解,正待继续说些什么,却突然感觉背后一凉,就像是被什么怪东西盯上一般,心中生出无限危机,“雷老粗,小心!好像有什么东西来了,很危险难以抵抗!”霍白此刻也是有些失了分寸,那给他危机感的怪东西绝不简单,就算是他无恙之时恐怕也会是九死一生,更别说此刻他身中剧毒如同废人。

    雷辰听此也是面色一正,三目射出雷光探视四周,小心将身后霍白放下,袖中紫色飞剑化为一抹雷霆闪出在霍白四周环绕守护。而后雷辰就是浑身肌肉猛涨,肌骨晶莹其中闪过无数雷光,整个人紧绷仿若下一刻就可以将体内蕴含的恐怖力量迸发而出。

    只见整座仙殿一阵荡漾,那青石地面竟是缩下地面从其中跳出数十浑身藤蔓缠绕怪人向着霍白二人扑来,可以隐约从纠缠在其身上的藤蔓间隙中看见寻常修士服饰,但其眼中没有一点光彩,动作僵硬,明显是被身上古怪藤蔓祭成傀儡操控。

    雷辰见此一声大喝,脸上没有半点惧色,浑身雷光疯了一般涌出,一道道精纯雷蛇缠绕交错竟在雷辰身遭形成了一片汹涌雷池,其中雷霆翻滚宛若天地异象。

    那数十藤蔓傀儡没有神智,见此可怖雷池也没有半点退缩之意生起,只是身上绿光闪烁速度反而快了一倍有余继续向前冲去,踏入了雷池之中。只见那雷池之中雷霆化鱼扑在藤蔓傀儡之上闪过阵阵可怕雷光,但也只是让其身形如同微微麻痹动作更为僵化,对其没有造成本质伤害。

    雷辰三目圆睁,其中吞吐出三道手掌粗细雷光打在前方几具藤蔓傀儡之上,却只是擦起道道火花。但下一刻雷芒闪动,雷辰就已经冲到几具傀儡前,肌体内不断冒出滚滚雷霆,双手如同雷龙般卷出想要贯穿身前傀儡,但却发现拳头仿若打在神铁之上,响起铿锵之音,纵使将傀儡击飞但自己也是被震得气血荡漾,久久不能平复。

    雷辰不敢停下,浑身雷霆更甚,仿若天地间雷神双拳打出阵阵幻影将身前傀儡全部击飞,但自己的嘴角也留下淡淡血迹,被其如铁般身躯弄得十分狼狈。

    霍白在其后看得分明,对着雷辰喊道:“雷老粗,这样没用,这些都是普通修士被炼成傀儡,经过无数年滋养祭练,且其身上藤蔓不断灌入草木精华,肉身近乎不坏。你需先破开那诡异藤蔓,失去根源那傀儡自然不战而除。”声音已经明显虚弱,霍白此刻浑身生机已经去了大半,吐气如若游丝

    雷辰微微点头,出奇地没有顶撞,他知道如今事态危急需要以神速解决眼前傀儡。只见一道道惊天雷光在其身遭迸发间不断发出炸裂之声,无数电蛇来回频繁跳动于其白玉般皮肤之上,直到全部凝聚到了雷辰眉心那轮天目之中闪烁出惊天神芒。

    无数雷芒凝聚为一点精纯雷晶成多面菱体悬浮于雷辰紫色天目前,那诡异藤蔓不俗寻常神通难以击破,故如今他已经几乎用出最后手段,祭出了这天目与雷身两大神通交融而成的惊天术法只求快速结束战斗好为霍白寻药。

    一声轻叱仿若雷霆之音,雷辰双手合十盘膝突然悬上空中散发无尽神光,宝相庄严,吞吐气息之间仿若暗合天地雷霆跳动节奏,有丝丝雷之大道气息。只见那眉心一轮天目如同空中明月散出道道紫色流彩蜿蜒,更是穿过雷晶画过无数晶碧带出点点跳动精纯雷芒。

    “啊!”雷辰双目猛地闪烁一阵精光,一声大喝,那目前无数流彩蓦地消失在虚空之中,紧接就见空气中似乎划过数百道难以看清的痕迹,而那正在向前冲来的数十具傀儡身上的藤蔓便全部变为飞灰吹散只是隐隐留下滋滋电芒之音。

    那数十具傀儡没了藤蔓支撑,身形一阵晃动历经不知多少年的残旧身躯也全部在空气的风化之下化为尘埃落地。而再看雷辰,此刻面色如同纸一般苍白,更是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可见刚刚那引动雷道气息的术法对其消耗极大,但他还是猛提一口灵气手掐剑决召回那柄一直在霍白身遭环绕守护的紫色飞剑,颤巍的身子缓缓迈动想要背起霍白去那隔间寻药。

    霍白看着雷辰缓缓迈来的身形有些动容,他没想到雷辰竟然和他一样也是体悟到了一丝大道真意,但更没想到的是两人认识不过几个时辰却得到其如此尽心尽力的救助,即使这事情是雷辰粗心所惹,但若是换成另外的修士恐怕也早已抱着“死道友不死贫道”的态度逃到千里之外了吧。

    霍白正考虑是否该说些感谢之话,却突然面色一变,“怎么那危机感还未散去,反倒越来越浓了”霍白双目一动,看到那变为飞灰藤蔓不远处竟有几根残短藤蔓往后收缩

    给读者的话:

    决弦考完试了哦

    你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