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武侠修真 > 我和大圣是兄弟 > 373.第373章 谁入地狱
    身体一晃,孙悟空便化作一道金光站在了唐僧的面前,仰头看向波浪滔天的黑水河,眼中满是战意:“管这黑河中孕育出的东西有多厉害,自己总要先打过才知道,若只听一下他的名头就被吓退了,那自己还怎么做的了妖族的齐天大圣!”

    “什么东西,装神弄鬼的给俺老孙出来!”孙悟空一声大喝,手中金箍棒猛地向着前方的黑色巨浪捣去!

    “轰!”巨浪被轰碎,沸腾的河面上波浪瞬间小了一些,仿佛是被孙悟空的气势压制住了。

    唐僧停下诵经声,仰头看向黑水河面,眉头却是微微皱起:“悟空我在诵经超度亡灵,你不要捣乱!”

    孙悟空眼中有金色光芒不断闪烁,听闻唐僧的话顿时呵呵笑了起来,不过最终他也没有多说什么,看黑水河面上暂时没了动静,便耸了耸肩抱着金箍棒站在了一边!

    “先看看这里面的家伙到底有什么意图也好,反正只要确定这里不是西方诸佛的圈套,自己就有信心能够掌控!”孙悟空心中这么想着,双眼微微眯了起来!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唐僧带着沙和尚依然在诵经,黑水河面上却是慢慢的发生了变化。

    随着唐僧的诵经之音不断传出,河面上竟然慢慢笼罩了一层漆黑的光,然后便有一个个黑色的漩涡出现,漩涡之中一个又一个的身影缓缓从水面浮现了出来!

    这些身影有人有兽,有老有少,身影渐渐变得清晰,他们看起来都是血肉之躯,在孙悟空的意识中也能感觉到这些家伙身上的微弱生机,但是他们肯定不是生灵,这一点孙悟空却是可以肯定。

    猪八戒哆哆嗦嗦的走到孙悟空身后小声道:“猴哥这些就是那所谓的黑水军团,一万年前我率领天河水军和他们对战过,很难对付!”

    猪八戒犹豫了一下继续道:“不过这些家伙今天看起来有些不一样,一万年前他们可都是及其疯狂的,被黑水河孕育出之后就只知道随着河水四散开来,不停杀戮,只有到了后期才渐渐有了些神智,但是现在看起这些家伙和一万年有些不一样了啊!”

    还没等孙悟空回答,黑水河中间又有一个巨大的黑色的漩涡出现,漩涡越来越大,很快一个容貌俊美的青年从漩涡中一步跨了出来,这青年一身黑衣,在他的脸颊两侧有两道不断蠕动的黑纹,看起来好不狰狞。

    这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泾河龙王之子敖青,他出现之后先是向着孙悟空看了一眼,最终目光落在唐僧的身上,恭恭敬敬行了一礼道:“圣僧有礼了,我本是泾河水府大太子熬青,现居黑水河河神,刚刚在下方宫殿中听闻圣僧诵经深有感触,我这些手下都是阴魂之体更是获益良多,冒昧想要邀请圣僧去我河底水府一叙,正好小龙有几个疑惑想要和圣僧探讨一下,不知圣僧意下如何?”

    这些话说完,敖青伸手朝着后方一挥,顿时之前出现在黑水河之上的无数道身影全部都跪倒在河面上齐声道:“请圣僧再为我等诵经、解惑!”

    “阿弥陀佛!”唐僧犹豫了一下,站起身打了一个佛号:“既然诸位诚心相邀,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猪八戒本来一脸戒备的盯着敖青,此刻听到两人的对话顿时大吃一惊:“师傅不能啊,你这不是羊入虎口吗?这些家伙可都不是善茬!”

    唐僧拍了拍猪八戒的手,叹了口气道:“俗话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即便这些施主曾经真的做恶甚多,但现在既然愿意听我佛家真言,怎可推迟!”

    “哎,师傅哟!你根本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存在,这黑水河底现在可是比十八层地狱还危险啊!”猪八戒满脸焦急的继续劝说,同时看向孙悟空:“猴哥你倒是劝劝师傅啊?”

    唐僧一甩僧袍摆脱猪八戒的手语气坚定道:“佛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贫僧虽然无法和西天诸佛相提并论,但也有宏图之志,这一遭却是非走不可了!”

    孙悟空这个时候也笑呵呵的走了过来,一拍猪八戒的肩膀道:“八戒我看你是自己把自己吓到了吧,人家那有你说的那么凶神恶煞,咱们就一起去走上一遭又能如何?况且就算有什么事情,有老孙在你还能被吃了不成?”

    孙悟空说完转头看了一眼敖青,脸上笑的有些意味深长!

    “请!”敖青双眼中有黑色光芒一闪而过,伸手一挥,顿时黑水河波涛汹涌,两侧如同有无形的墙壁把河水一分为二,河底迅速变的干燥,一条康庄大道出现,直通河底深处。

    孙悟空远远的眺望了一眼,远处一座石头宫殿如同巨兽一般趴伏在河底,在宫殿的最上方一条栩栩如生的巨蛇被雕刻出来,在那巨蛇身上一股蛮荒的气息扑面而来,孙悟空目光顿时一凝,这黑蛇雕像看起来貌似不简单的样子!

    四人一马跟随者敖青向着石头宫殿内走去,身后黑水渐渐合拢,很快便把后路彻底封住,整个黑水河再次变的平静!

    此刻距离此地有些遥远的南海海底,有着一座赤红色的海底大山,这座大山很是奇异,虽然在海底竟然燃烧着熊熊的大火,大山的最顶端一座犹如赤红色水晶打造而成的巨型宫殿高高耸立着,正是大名鼎鼎的南海水晶宫!在南海龙宫深处东海龙王敖广一脸凝重的坐着,看了一眼主位上的南海龙王叹了口气道:“二弟你这可是在玩火啊,若是真的走出这一步恐怕就再也难以回头了吧!”

    “玩火?嘿嘿大哥你不是早就开始谋划了吗?龙战去哪里了?你以为我真的不知道吗?”敖明一口把水晶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叹了口气继续道:“我感觉当初孙大圣说的没错,天庭和佛门今天向妖族下手,难保明天不会对准我龙族,人族有一句古话叫做唇亡齿寒,我感觉说的很对!”

    “但是黑水军团又岂是能够控制的,我害怕你玩火自焚啊!”敖光对南海龙王提到龙战没有一点惊讶,依然很担心的看着自己的这个二弟!

    “放心吧,我有办法!”敖明突然站起身看了黑水河方向一眼,啪的一声拍了一下手沉声道:“摩昂你出来吧!”

    “父王!”一个眉头正中点了一个金色光电的男子提着一杆银白色的长枪从身后的珊瑚丛中转了出来,对着面前的两人恭敬的行了一礼。

    “这是?”敖广看着面前的南海龙宫大太子顿时睁大了眼睛:“好精纯的金龙血脉气息,他返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