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十四章 谜团
    “哈。”徐山索性站了起来,背对着凌肆。“你想听玄点的,还是通俗点的?”

    “通俗点的。”凌肆翻了翻白眼,同时也松了口气,这的确是徐山的一贯作风。

    “如果是别人的梦,还是不要相信为好,毕竟那只是大脑将其所见所闻经过某些处理后呈现出来的,也就是假的。”徐山撇过头来,将他标志性的大笑挂到脸上。“如果是你的梦,那很可能是真的。”

    “老爹……”凌肆欲言又止,心里基本有了定数,但还是忍不住想试探一下。

    “说啊,跟我别扭什么哈?”徐山转过来又是那个没心没肺的笑容。凌肆也不得不叹服徐山这表情,明明是个老谋深算的人精,却总能把自己伪装成五大三粗的莽夫。

    “老爹啊,你会杀了我吗?”凌肆极不自然地挤出一个苦涩的笑,眼睛直直的盯着徐山。人会说谎,但人的瞳孔不会说谎——这也是徐山曾教过他的,如今却是用在了教的人身上。

    徐山的表情僵了下来,笑颜逐渐没下。“至少现在不会。”

    徐山看见凌肆惊讶的表情再次大笑起来,像是特意缓解气氛,也像是胜利宣言。大笑过后,徐山丢给凌肆一串钥匙。“这是你的新住处。看你的气色,你应该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出院后,去那里住,然后照常上学,明白了吗?”徐山不给凌肆回话的机会,径直推门离去。

    “老爹……生我气了么?”看着徐山离去的背影,凌肆不禁有些内疚。看看手里钥匙串上的门牌——叮当小区二栋202。“我靠,这数字绝了。”仔细一想,这不正是自己和石研住的地方的对门吗?这是让自己再入虎穴?

    “咚咚咚。”敲门声打断了凌肆的思考。

    “请进。”

    只见石研谨慎的推门、关门,放轻步子走过来。

    “石研,你这是?”

    石研把食指比在自己的双唇中间,示意凌肆不要说话。

    “给你看个东西先。”石研转过头去,拨开后脑勺的头发,其中本该有的玄色的字母“n”竟是找不到了。

    “这是你老爹帮我去掉的。但是他看起来并不信任我,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帮我去掉这个东西只是为了保你安全。”石研的表情愈加严肃,就像在警告凌肆一样。

    “石研,我有点听不太懂……”凌肆提高了警惕。石研和徐山都是凌肆能完全信任的人,如果偏要让凌肆选其中一个的话,凌肆会偏向徐山。但是,“徐山”又是“杀死”自己的人,恍惚间,凌肆已经没有可以完全信任的人了。

    “你还记得你是怎么昏迷的吗?”

    “不太记得了,我好像是……”

    “你跟踪我闯进‘蛛网’的门口。”石研厉声打断了凌肆。

    “什么?‘蛛网’是什么?”

    “新空间麾下的一个小组,我不定期去那里工作。你跟踪我去了那里,之后由于某些原因你昏倒在‘蛛网’门口了。然后你被徐山救了。”

    “等等,你慢点将,我怎么被我老爹救了,他不是一直在外面工作没回来吗?”凌肆连忙翻出手机,手机上并没有赵横的短信或电话,也就是说赵横也不知晓徐山回来的事。

    “我在‘蛛网’内部看到你在跟新空间的人血拼后倒下了。在你要被拖进来的时候又来了一拨人,像是要跟‘蛛网’的人争夺你。在双方开战前,徐山来了,双方见到徐山都恭敬得很,不敢轻举妄动,反正最后你被徐山带走了。”

    “什么?我还是没听明白。”凌肆皱下眉头,屏息看着石研。

    “徐山很有可能是新空间的人。”

    “哈。”凌肆苦笑着摇头,心里却回想着在另一个位面那个“徐山”拿枪指着他的神情。

    石研不再说话,转身向门外走去,在关门的瞬间停顿住:“三天,他在你身旁守了三天,没有离开半步,无论他的真实身份是什么,你还是暂时相信他吧。还有,别再想新空间的事了。”石研后头扯出个勉强的微笑。石研将房门轻轻关上,像是关上了凌肆所有的担忧。

    “三天?”凌肆极力回想自己去地灵的位面时的种种事件,一一盘算下来,凌肆在那里所过的时间应该还没超过一天。凌肆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梦境”的真实性。

    “如果是你的梦,那很可能是真的。”徐山之前的话语仿佛环绕在凌肆耳旁。老爹为什么怎么说?直觉告诉凌肆,徐山肯定知道些什么。凌肆低头看看徐山留下的钥匙串,若有所思。

    凌肆在石研走后的第三天才出院。不知为什么,凌肆失眠了,这几天没有一个晚上能入睡,更别提入梦,重新回到地灵所在的位面去印证凌肆的想法了。唯一的线索,只有手中的那串钥匙。

    ……

    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楼阁,却仿佛染上了一丝不熟悉的味道。凌肆到达此地时,天已入夜,楼道里没有灯光,黑漆漆的,就像徐是孤儿院的长廊一样,昏暗而寂静。一步步踏上台阶,楼道中传来一声声空洞的回响,像是一根无形的木槌一次次敲击着凌肆的内心防线。

    明明只走了一层楼,凌肆却觉得走了很长很长,看看北边漆黑的铁门,好像能看到几天前凌肆第一次遇到新空间的人时的情景。一切都从那里开始,凌肆的日常彻底被打翻。

    用钥匙打开房门,凌肆发现门内有一双白色的球鞋。凌肆看看自己脚上的鞋,明显比那球鞋大得多。“老爹有这么闲?”凌肆越想越不对劲。

    进入客厅,凌肆依稀能听到流水声,顺着声音,凌肆走了过去。透过一扇虚掩着的门,凌肆能清楚的看到浴帘上勾勒出一个娇小而性感的身影,在缓慢的搓动着身体。

    “凌肆?”浴室里传来一个悦耳的女声。

    凌肆的心一下提到嗓子眼,凌肆本是无意,可不想这样因为误会摊上事。

    “要进来吗?”浴帘里的身影对着凌肆做了个勾指的动作。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