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十二章 苦战
    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这是凌肆目前唯一的有效战力。只要敌人有能力伤害自己,凌肆就可以将这种可能转化成必然。

    凌肆死死盯着赤鬼的双瞳,只待他下一次发力,赤鬼的意识就会被凌肆的意识侵蚀一秒。战斗瞬息万变,一秒,足以逆转乾坤。

    赤鬼从鼻中喷出两团热气,轻哼一声,右腿划地跨出。赤鬼以左足为轴心,右腿为范围,开始快速旋转起来。赤鬼没有发力,巨刀上也没有凝结刀气,单纯用身体的蛮力挥舞着,整个身形逐渐变成球体。

    凌肆早已看不清赤鬼的双眼,眼前这高速旋转的赤色球体携着风声不停呼啸。

    “嗖。”赤鬼停下了旋转,同时血色巨刀突然飞出,直击凌肆。凌肆反应不及,整条右腿和半条胳膊与凌肆分离,在掉落到地上时变成一堆粉末散开。一种钻心的痛感刺激着凌肆,新的肢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长出。

    凌肆看看自己新生的手,不禁勾起嘴角,现在的凌肆可不是肉身凡胎了。在凌肆恍惚的刹那,赤鬼已经跃至凌肆身前,时间不够!凌肆控制灵体中的能量,将其引至右臂上,一并爆发,一条半米粗的荆棘藤蔓瞬时钻出,直冲向赤鬼的正面。

    藤蔓正中赤鬼头盔,但在碰触头盔的下一秒,赤鬼右拳上钩一击,竟是打断了藤蔓。不顾荆棘的刺痛,左手顺势抓住藤蔓,死命将凌肆拉来。凌肆来不及躲闪,一击重拳击中凌肆腹部。

    凌肆的身后显现出三重浅绿色的法阵,都被凌肆一一撞破,径直破开宫殿的墙壁,飞了出去。

    “果然还是太勉强了啊……”凌肆重重的落地,扫了一眼自己的灵体,毫发无损。若是原本的肉身,恐怕已经被打的认不出人形了吧。

    那个赤鬼到底是什么人?听他的语气并不像是什么穷凶极恶之徒。鲁莽,易怒,擅长战斗,且在战斗时懂得应变,哪里是他的弱点呢?

    “领袖大人?”几个兽首人身的生物围了过来,后排的还悄悄议论着什么,凌肆方才意识到自己还是地灵的外貌。真是差劲透了,没帮上地灵,还被击飞到这么远给地灵丢脸。凌肆没有回应,刚准备起身,相隔百米一处又响起类似的喧哗声。

    透过人群的缝隙,凌肆能看到百米外的那群人很自觉的退避到两旁。

    “难道地灵也被击飞了么?”凌肆竭力望去,百米处的空气好像正凝出一个球体,就像是具有光学迷彩一样的球体,与周围的空气完全相符,只是细微的扭曲暴露了它的存在。

    球体处露的部分开始变色,变成灰褐色,然后是焦黑色。球体逐渐从空气中“挤”出来,同时前面的部分像是被烧灼了似得开始萎缩、脱落。半分钟后,整个球体钻了出来,准确的说是一个被烧灼过半的球体。

    “咔,咚!”一只粗壮的手臂从球体内部击穿暴露出来,围观的人群都吓得退后几步。

    “嘭!”另一只手臂直接击飞了半个球体,飞出的球体砸到街边店铺的墙上,发出金属的碰撞声。

    趁周围的人正望着那“球体”发呆,凌肆连忙控制灵体内的能量飞起。现在可不是看热闹的时候,地灵正在拼死战斗,自己难道要窝囊的躺在街边跟别人看热闹?

    “地灵,等着我。”半空中,一个不规则的金属块砸中凌肆后背。凌肆没有减速,侧脸回头瞟了一眼,一个人形,准确说是凌肆的那个位面的人形生物正紧盯着自己,他正是刚刚从金属球体里钻出来的人。

    凌肆回过身来,难以置信的望着百米处这个刚刚攻击他的生物——近两米的身高,一身大的夸张的肌肉,一张肆意的大笑着的脸。

    “老……老爹?”凌肆再仔细确认了一遍,那张脸、那个身形,的确就是徐山,只是本应花白的头发是纯黑色的,脸上的褶子也少很多,简单来说,就像是徐山的年轻版。

    凌肆一咬牙,掉头继续飞向宫殿。无论这个人是不是徐山,凌肆的当务之急是去帮助地灵,而不是留在这欢庆重聚或者解决迷惑。

    一道锋利的刀气从宫殿的一角破出,宫殿的那一角逐渐滑下,坠到地面,烟尘四起。

    “怎么回事?赤鬼不是为了防着我放弃使用刀气了吗?难道他看穿了我的能力?”凌肆无暇再做过多思考,加快速度冲进宫殿。

    宫殿中早已一片狼藉,各式华丽的装饰都被打的支离破碎,遍地都是赤鬼所流的血迹,以及大大小小的石块。

    “喝啊!”又一道深紫色的刀气从赤鬼的巨刀上击出,地灵的吟唱声愈加迅速,超高速的双重吟唱像是刺耳的尖叫声,令人难以忍受。地灵的面前浮现出一道浑浊的气墙,气墙硬生生顶住了赤鬼的刀气。

    “赤鬼!”凌肆咆哮着,将双臂幻化成两条巨藤蔓,想要从两边夹击。赤鬼右手反握刀柄,敏捷的一个侧身,一刀圆斩斩落了藤蔓的前端。沉下身子蓄力半秒,全力冲向凌肆。

    一秒,两秒……一股寒流窜过凌肆脑海,赤鬼的眼神变得浑浊。“咚!”赤鬼依旧撞到了凌肆。惯性,这是赤鬼本身都无法改变的惯性,何况是仅有一秒的时间掌控赤鬼身体的凌肆。

    待凌肆的意识回到灵体,赤鬼一脚将凌肆踢下,将凌肆镶入地面。

    “你并不是地灵吧。”落地的赤鬼直接踩在凌肆身上,腹部滴下的血液坠到凌肆身边,溅了凌肆一脸。

    “哈,你说什么?”一秒,凌肆在心里默数着。

    “死吧。”赤鬼的巨刀迎风直下,两秒。

    一股寒流窜过凌肆脑海,在刀刃离凌肆的头颅约半米处改变了方向,并且停了下来。突然,只感有一股强大的力量袭来,赤鬼的巨刀再次开始下落。

    凌肆回过神来,巨刀正好插在凌肆耳旁,仅切断了不少青丝。殷红的鲜血从赤鬼的右臂上喷涌而出,准确说是赤鬼的断臂上。一条深紫色的刀气镶嵌在赤鬼的肩胛骨出,还在缓慢的前进,钻着赤鬼已是血肉模糊的身体。

    断臂的痛苦折磨着赤鬼,赤鬼蹬着远处悬空的地灵,发出震天般的咆哮。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