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十一章 赤鬼
    巨刀与地面相击发出刺耳的和鸣,一种强压透过空气施加在凌肆身上,愈来愈强,如同鬼神降临来此审判。

    “咚。”巨型生物停下脚步,单膝跪地。

    “领袖大人。”巨型生物低着头,每吐露一个字都像是野兽在低吼,伴随着浑厚的鼻息,释放出腾腾杀气。

    地灵没有应答,仅拉上眼帘俯视着,她多半能猜到眼下的生物来这的意图。

    “临近的两族多次骚扰我族边境,边境的族人饱受压迫,这已经持续很久了。难道领袖大人还是选择坐视不管吗?”粗犷的声音带着野性的低鸣,他两旁石柱上的幽火瞬时湮灭。

    “赤鬼,吾仅为精神领袖,只为族人施法和引导,你应该去找族长或元老。”

    “哼。”赤鬼冷笑一声:“族长?元老?我族已经群龙无首一年了,元老那帮老不死还怕死的窝囊,无论是任免族长还是处理事务,总是选择退避。您贵为精神领袖,族内声望最高,难道也会像那些废物一样无所事事吗?”赤鬼握紧了身旁的巨刀,刀刃切入地面几寸。

    “请回吧。”地灵将发梢转化成藤蔓,戳了下身后的凌肆。

    赤鬼右手发力,整个刀刃的三分之一没入地面,地面皲裂开来。巨大的生体缓缓站立,透过头盔,拳头大小的紫色眼睛瞪得浑圆。

    “领袖大人,您看我当族长合不合适?”赤鬼搬开胸甲,拿出一个灰色的布袋扔到地上,两个圆滚滚的东西滚了出来,带出一股腥臭的气味。地灵一眼便认出这两个东西——临近两族族长的头颅。

    地灵没有回话,只默默的与赤鬼对视,空气愈加凝重。

    “呐。”赤鬼拔刀,地面炸裂出不少石块。赤鬼将刀刃对着地灵,杀意满满。“就由我自己任免好了。”

    地灵用由发梢变化成的藤蔓压了压凌肆。凌肆看看石台上依旧端坐的地灵,若有所思。

    宫殿里所有石柱上的幽火顷刻间熄灭,赤鬼踏地跃起,手提巨刀向地灵横劈过来。地灵迅速腾空飞起,赤鬼挥出的气刃拦腰砍断了旁边的三个石柱。

    地灵悬在半空,嘴中不停吟唱着着什么。周围细小的石块逐渐失重飞了起来,漂浮在地灵身旁,像是有一层无形的保护层。赤鬼低吼一声,沉下身体,地面被下压了几寸,右臂拖着巨刀奋力一挥,一道深紫色的刀气划破空气向地灵袭来。

    地灵的吟唱突然加快,同时,她眉心那菱形的碧色灵石逐渐横向撕裂地灵的皮肤,像是在生长一样。当其两端触及眉毛时,灵石从中间横向裂开一条口子,然后上下撕裂分离,仿佛一张诡异的碧色的嘴,露出一个渗人的笑。

    新生的“嘴”开始不断地上下交合、分离,原本吟唱的声音变成了两重,地灵的周围显现出一个球形的浅绿色的防护罩。紫色的气刃与地灵的防护罩相撞,气刃仅顿了一下,无视防护罩的阻拦,飞速挺进。地灵感觉不对,身体一倾,气刃从她的身旁划过,一缕青丝掉落下来。没有阻力的气刃劈向宫殿的墙壁,墙壁裂开一个数米长的口子。

    凌肆躲着石台后面,看着地灵正处于劣势,不禁咬紧了牙。地灵为自己造了灵体,自己口口声声说要帮地灵,想要答谢地灵。在这样的危机时刻,难道自己就该躲在一旁,无所事事吗?凌肆闭上双眼,拼命想着地灵的模样,凌肆的灵体逐渐变的跟地灵完全一样。

    “啊啊啊啊!”一根半米粗的藤蔓从石台后面钻出,直击赤鬼。赤鬼听到吼声退了两步,看到这如同地灵标志性的藤蔓,又连忙侧身避开。赤鬼像藤蔓钻出的地方望去,那里赫然站着“地灵”,再抬头看看空中,悬在半空中不断吟唱的分明也是地灵。

    “不愧是领袖大人,在下今天是长见识了。”赤鬼低吼一声,手起刀落,来不及收回的藤蔓被砍掉了大半截。凌肆把剩下的藤蔓收回,看着自己完好无缺的手臂缓了一口气。

    “死。”赤鬼把地面踩下一个深坑,径直扑向凌肆,凌肆并不熟练地操纵着灵体,勉强在赤鬼挥刀之前使灵体腾空。

    ——不行,这样被动会死的,正面硬抗不是我的风格!凌肆思维急转,摊开双手,十根手指幻化成十条藤蔓,交错在赤鬼面前。十条藤蔓来回环绕,像是要织成一个巨网。赤鬼上来一刀,藤网随即断成两半,当赤鬼正想讥笑凌肆招式的花哨时,赤鬼发现凌肆并不在藤网后面。

    风声划过,一条巨藤从赤鬼身后甩来。赤鬼冷笑一声,欲要提刀斩断,只感觉身体一沉,挥不动手臂。低头一看,赤鬼脚下多出个黛色的法阵,法阵的光影像轮盘一样不断旋转,每旋转一周,赤鬼的身体就下沉一点。

    “吼!”赤鬼猛地转头,巨大的獠牙竟是捅穿了凌肆甩来的藤蔓。再甩头一撕,藤蔓立即裂开,一段断开的藤蔓掉落下来,法阵发出的光芒颤了一下,便消散了。

    这下不仅帮了倒忙,还激起了赤鬼的仇恨。赤鬼右手的巨刀上逐渐染上紫色的气息,滚圆的紫瞳也散出屡屡紫气。

    “瞳孔!”凌肆不禁勾起了嘴角,这个微妙的动作也更加激怒了赤鬼。在赤鬼准备发力的瞬间,一股寒流从凌肆的脑海中窜过,刀锋一转,赤鬼竟向自己身上挥来。

    等赤鬼回过神时,深紫色的刀气已与他身上的赤色铠甲相接。赤鬼愤怒的大吼一声,整个宫殿都颤动了,刀气利落的划开赤鬼的铠甲,近乎腰斩一样的刀口出现在赤鬼身上。

    赤鬼沉重地呼吸着,殷红的鲜血从赤鬼的腹部泪泪流出。

    “吼!”赤鬼朝天大吼一声,鲜血竟是逐渐凝结了。

    鲜血随凝,刀气犹在。赤鬼撤掉铠甲,一掌打在自己腹部,刀气才至此消散。棕色的体毛染上鲜红的血液,野兽的气味混杂着血腥味充斥着整个宫殿。赤鬼的杀气再次腾起。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