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十章 洛希尔
    如果说命运降临时周围的事物都会发生改变,那么当命运的两端汇聚时,命运之门将会真正开启,未来的路已天翻地覆。凌肆与地灵正是如此。

    “嗯……”见凌肆没有半点迟疑,地灵反倒是有些犹豫了,毕竟她是有求于人。

    “你能相信我,而且送我这么好的一具灵体,理应为你做点事的。”凌肆伸出纤细的手臂仔细端详着,感觉身体中有股强大的能量被抑制着很不自在。一个念想,这能量迸发出来,正端详着的手臂刹那间转化成一条半尺粗的带有荆棘的藤蔓,随着能量的喷发,藤蔓快速的生长,径直顶破了一处房梁。

    “凌肆,快把能量收回去!”地灵身体一沉,周围仿佛包着一层淡绿色的保护层,地上的碎石子像是受到了吸引漂浮在半空中,凌肆右臂所化的藤蔓不再生长。

    凌肆闭上眼睛缓缓的进行深呼吸,身体的放松使能量逐渐聚回灵体之中,右臂渐渐变化回原样。

    “抱歉……”

    “你是第一次使用灵体,不会控制是正常的,没事。”地灵递上一个醉人的笑容,凌肆的内疚略微缓解。

    凌肆从未见过这样的笑容,出自内心的带有关怀感觉的温和的笑。在凌肆所生活的世界里,凌肆所见的尽是坏笑、冷笑、讥笑,尤其因为自己的孤儿身份,受尽了鄙视,那些纯粹的、善意的笑,像是与凌肆相隔一个世界。

    “凌肆,闭上眼睛,想想你原本的样貌,这样你就可以变回原本的样貌了。”地灵轻声说道,像是害怕吓到凌肆一样。在结识地灵之前,凌肆还以为她是一个法力高强的女巫,现在依凌肆看来,地灵分明是异世的仙女。

    凌肆依照地灵所说闭上双眼,灵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变化,睁开双眼,灵体以变成凌肆的原貌:一米七的身高,精瘦的身子,以及一张没入人海就像消失了一样的路人脸。不仅是身体,衣着也变成凌肆闯入新空间前的样子。

    “跟自己说话的感觉好不习惯,嗯,真是独特呢。”地灵仔细端详着凌肆,就像在看一件艺术品。

    “帮忙的事,先放一放吧。凌肆,你来自其他位面,肯定不了解我们这个位面,我先带你熟悉下洛希尔部族,你再做考虑也不迟,好么?”地灵使自己的身体着地,且变换了容貌:一袭素色长裙勾勒出纤细的腰肢,淡青色的上衣轻轻裹住衬着素裙颇有韵味,面容不算华美、也算得上清秀端庄。

    “我是洛希尔部族的精神领袖,不方便在众人前露面。”地灵浅笑着推开紧闭的房门,晨光顿时把屋子照的透亮。

    凌肆跟随地灵走出小屋,不见尽头的“井”字格局的城镇铺现眼底,一缕缕烟气直冲云霄,喧闹声填满了空气。

    “这……这就是洛希尔部族?”眼前的景象完全颠覆了凌肆脑中的概念,与其说是部族,不如说是一个城市,说不准眼前这些只是冰山一角,整个洛希尔部族堪比一个国家。

    “是的,洛希尔部族有两个圣城大小。”

    “圣城?”凌肆怎么会知道地灵她所处的世界的事物呢,同样,凌肆也不可能让地灵用城市、国家作比来描述洛希尔部族。

    “各部族的族长和精神领袖每年一次集会的地方。”

    地灵轻移莲步,带凌肆渐入繁华之中。

    街道两旁,有鼻顶巨角的硕壮生物用铁锤一次次击打着烧红的锋利武器、有半人身高身有四手的人形生物正招揽客人、还不时有天空中带翼的飞怪降落下来,走进各式商铺。街道中各样的身形交汇,凌肆目不暇接,同时又充满疑惑,这些都是洛希尔部族的族人?

    地灵能察觉到凌肆的疑惑,简单介绍了分类方法。无翼足行的称为地行种,地行种一般粗略分为人种和兽种;有翼的一般属于天行种;其他非陆非空生存的统称为渊种,例如水中、深穴中的生物。洛希尔部族的族人均为地行种,那些带翼的多半是他族有些权势的族人——一般的外族人不能进入洛希尔部族。

    置身于一个全新的世界,凌肆如同初生婴儿般无知。凌肆感觉自己像是在魔幻小说之中,虽说眼前所见对照各类小说里的描述并不算新奇,但在这近距离接触时,内心依旧深感震撼。

    凌肆突然想到了什么,低头看了看右手,手腕上并没有手链,凌肆感觉有一块沉甸甸的石头压在他的心上。自己本身的能力十分弱小,现在最多有了灵体的力量,相比地灵,自己的力量是多么渺小。这样的自己,又怎么去帮她呢?洛希尔部族并不是凌肆臆想中的落后的原始部落,自己短浅的谋略足以左右什么吗?

    凌肆越想越郁闷,头不自觉低了下来。

    “啊,抱歉抱歉。”低头走路的凌肆感到头碰到人了,连忙道歉,抬头一看,是地灵停下了脚步。

    地灵右手张开,手心之上燃烧着蓝色幽火,不过这团幽火比凌肆之前看到的都黯淡一些。凌肆绕到地灵面前,地灵的脸色并不好看,像是有什么心事。

    “走。”不等凌肆反应,地灵拉起凌肆的手腾空飞起,突如其来的动作使凌肆的脸颊变得红润。

    地灵拉着凌肆从一巨大的窗口飞入,一幅欧式宫殿样式的景色映入眼帘——凌肆记得他见过这里。地灵带着凌肆飞刀石台前,示意凌肆躲在石台后面。地灵悬空盘坐,双手交错抚着自己的双颊,身体缓缓下落,直到落在石台上。

    在地灵与石台相触的瞬间,宫殿两旁的石柱上按顺序依次窜起蓝色幽火,把整个宫殿染成了淡蓝色。

    地灵恢复原来的身形,一阵花香散开,使凌肆略有昏睡的欲望。

    “终究还是来了。”地灵垂下眼帘,像是要进入冥想状态。

    “嘭!”宫殿的大门被粗暴的撞开,石柱上的蓝色幽火好像受了惊吓似得像地灵的方向微微倾斜。

    门外,一个丈许高的巨大身影逐渐清晰,他用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走近,每走一步,周围的空气都像是受了威慑发颤一次。全身附着赤色铠甲,两颗巨大的獠牙不时与他的头盔撞击,发出锐利的声响,右手手持血色巨刀,丈许长的巨刀托在地上,所经之处皆迸溅出火花。凌肆隔着石台什么都没有看见,但他确实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杀气正向他逼近。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