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八章 命运启动
    不知这算不算幸运,凌肆没有看到枪支在他们手上,有的只有铁质的棍棒。

    “看来真的只是一群乌合之众组建的组织啊。”凌肆苦笑了笑,这可是敌人的巢穴,就算石研能发现凌肆现在的状况,也不一定能救得了吧。

    先下手为强。凌肆先锁定住其中一人的眼睛,且将手伸到身后,握住赵横给他的两把飞刀。凌肆将飞刀全力甩出,同时一股寒流从凌肆的脑海中窜过,其中一名男子首个冲向凌肆,准确的说是冲向凌肆甩出的飞刀,当他恢复意识,察觉到异常时,飞刀已是插入他的喉咙中。

    两秒,只能使凌肆控制一个人一秒,另一把飞刀被凌肆甩到了天上,没有造成任何实际作用。第一个人冲出、倒下,短暂的僵持局面被破开,所有人都红了眼,奔向凌肆。

    凌肆势单力薄,唯一的优势是身上的手链和戒指可用,以及自己的能力。两秒,在短兵相接之时实在太过漫长,凌肆无法依靠能力来逃脱,一秒,也无比漫长,在意识转移到他人身上的一秒内,凌肆的身体又会遭受多少次击打呢?能力是无法使用了,手链是范围性的,在这么多人的情况下凌肆怎么屏得住呼吸连战二三十人?

    唯一的武器只有戒指。

    夫战,勇气也。凌肆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只是一介凡人,强攻获胜的几率小的可怜,唯有智取。首先要气势上占据主导,才有可能顺利脱身。

    敌人如狼似虎,提着棍棒一齐冲向凌肆。凌肆握紧右拳,戒指喷射出约丈许长的蓝色光芒,右臂斜挥一击,冲在最前面的两个人一个被削掉半个脑袋,一个被斜着腰斩,炽热的鲜血瞬间喷洒,内脏、脑浆以及各种人体组织挥洒一地。

    人群停顿了一下,看到凌肆戒指上的光刃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缩短,再一起扑向凌肆。凌肆怒吼一声,疯狂的挥舞着蓝色光刃,光刃所过之处,无不鲜血淋漓。一个人还是太勉强了,在凌肆的身侧,四五根铁棒很实在的砸在凌肆身上,凌肆不禁松开了右拳。

    光刃消散,失去了威慑的凌肆在他们看来就是个废人,可以肆意践踏。凌肆被一脚踹倒,二十来人围着倒地的凌肆,居高临下,像俯视着蝼蚁一般。几根漆黑的棍棒从凌肆上方迅速坠下。

    “不行,我不能死在这!”凌肆拼了命死握住右拳,手指粗细的蓝光再次射出,而且是初始的丈许长度。凌肆死命一挥,二十几只脚脱离了它们的主人,一时惨叫声不断。

    凌肆抓住这个间隙立即翻身站起来,在凄声环绕的人群中想要探求出去的路。凌肆的身上已满是鲜血,经过刚刚一轮打斗更是头晕眼花,敌人还剩下一半,硬碰硬是绝对不行,必须尽快离开。

    凌肆右臂挥舞着,每一次都伴随着一片凄厉的叫声。遍地都是碎尸,刺鼻的血腥味刺激着凌肆,凌肆克制住反胃,逐渐杀出一条血路。明明只是个普通的大学生,也只想过着普通的生活。短短几天,连凌肆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会为了活着如此屠杀。

    “咚!”一声闷棍打在凌肆腰间,凌肆顺着击打的方向踉跄了两步,那铁棒又是向凌肆的背脊一捅,凌肆整个人向前扑倒。

    凌肆艰难的翻过身,看到一个双眼深邃,身体硕壮的黑衣男子手执铁棒向自己的脖颈出捅来。出于求生的本能,凌肆用右臂抵挡,同时翻动身体想要避开,铁棒径直捅穿了凌肆的右臂,再一撕裂,扯出一个几寸长的大口子,血流不止。

    右臂分明的痛感使凌肆的右手不停地抽搐,不能正常的握住。此时此刻可没有换戒指的时间,凌肆将左手搭在右手上,勉强的将右手握紧,这次射出的蓝光不足一米。就在戒指启动的同时,又一根铁棒狠狠的挥在凌肆的右手戒指上,凌肆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指骨和戒指一并断裂。

    指骨和戒指裂开的同时,仿佛凌肆心中最后一丝希望也裂开了。难道就这么栽在这里了?自闯虎穴的下场就是这样吗?明明还有好多事没有尝试过,好多梦想还没有实现,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不甘啊!

    “就让自己死的轻松点吧,石研,对不起,我没有听你的劝告。”凌肆摸到手链上的按钮,用尽身上剩下的所有力气按下,一股浓郁的香气顿时散发出来。很快,凌肆感觉不到自己眼角的泪水,感觉不到身体的疼痛,甚至感觉不到自己。

    三根铁棒从手中脱离,自由的从空中坠下,砸在凌肆身上。

    ……

    “呜……啊!”凌肆感觉自己的脑中像是有一颗刚刚萌发的种子迅速的成长着,一路破荒开路,给予凌肆难以忍受的钻疼。

    凌肆艰难的睁开了双眼,眼前已天翻地覆。凌肆能感觉到自己正盘坐在一个冰凉的平台上,双手略微发热轻触在自己脖颈两侧,头顶方向发出粗糙的磨合声,凌肆抬头望去,数十块颜色各异的石板正不断地移动,近乎要拼合成一个完整的图形。

    刹那间,屋内的烛火突然熄灭。“噗噗噗……”凌肆的四周窜起一团团蓝色的火焰,凌肆一眼就认出来,那就是以前他梦见的那种火焰。待火焰全部窜起,完整的圈住凌肆,头顶的石板发出一声粗厚的撞击声,一束蓝光板上射出,将凌肆笼罩。

    凌肆看了看自己的手,纤细修长,指尖被幽绿色浸染,与之前梦境中的一模一样。

    “啊!”凌肆眉心处传来一阵剧痛,好像要有什么东西要从凌肆的眉心中钻出来,凌肆能触摸到自己眉心有一颗菱形的坚硬的东西,它正发着幽幽绿光,同时缓缓释放出屡屡白雾。白雾飘至蓝光范围之外,逐渐汇聚,变换成一个高挑的女子状貌,与凌肆现在的身体完全相同的状貌。

    “您好,预言的起始者。”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