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七章 虎穴
    “啪!”猝不及防的一个耳光把凌肆扇懵了。

    凌肆僵硬的扭动着身体面向石研,不可思议的看着石研尖锐的眼神和微微发颤的身体,企图骗过自己刚刚那一幕只是幻觉。

    “滚。”石研用低沉的声音尽量压制住自己的怒火。

    “石研你听我解释,我是想……”

    “滚!”爆破出的不只是声音,还有不易察觉的泪光。

    凌肆顿了顿,勉强露出苦笑的表情,稍稍地下头颅:“谢谢。”转身背对着石研慢慢走开。

    这是身为死党关系的他们,第一次这样不欢而散。凌肆心里清楚,石研是为了他的性命、安全着想。新空间是怎么样的,凌肆并不了解,凌肆只知道自己是不可能轻易逃脱他们撒下的网的。

    与其无目的的四处逃窜,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不如直入虎穴,赌一把。但是凌肆也不是傻子,加入新空间可不是为了潜伏进去做内鬼,灭了新空间,相反,凌肆的想法是保护自己。

    凌肆大致猜测新空间是利用“能量”来搜寻凌肆的,还有个细节,就是这两次新空间的人都是来“捉”凌肆的。以此可以推断其组织内部有大量类似与凌肆的生命体或者非生命体,简而言之就是新空间内部有大量的类似于凌肆所发出的“能量”。凌肆在新空间内部就像隐形了一样,从而保护了自己。

    “石研,对不起了。”凌肆怎么会放弃自己想到的这个大胆的计划。石研不帮他,凌肆自有方法去新空间。

    凌肆唯一能确定的是石研是新空间的人,即石研知道怎么去新空间,那么,跟踪就好了。石研的住址,以及行走时的各种习惯凌肆再熟悉不过了。凌肆决定去石研家门口死守,然后先跟踪石研获知新空间的所在地,再想办法加入以求自保。

    ……

    在凌肆去石研家门口蹲守的第三天,石研终于第一次出了门。一看到石研,两夜没睡的疲惫顿时消散——凌肆一是怕正好错过石研的行踪,二是担心新空间的人再次找到他,所以不敢入睡。凌肆抑制住自己的兴奋,从角落里窥见石研的神情略显无奈,这是石研少有的神情。

    “没差了,这次。”凌肆笃定自己的预想。

    凌肆一路跟着石研坐车、行走,直到一个废弃的停车场。

    这个停车场位于地下,暴露在地表的仅有一个被钢筋半封住的入口。凌肆在能望见石研的条件下尽可能远离石研,且不触碰到任何会发出声响的物体。

    停车场内部有很多布满了灰尘的废弃汽车,还有一些已经辨认不出的各种仪器设备,期间偶尔挂着一张残破的蜘蛛网,在暗黄色的灯光下飘忽不定,有种说不出的诡异。

    “未知才有趣呢。”凌肆企图麻痹自己的紧张感。

    石研绕进一个拐角,拐角处有两名约两米高的身着黑西装的男子,分别站在一扇金属门的两侧。当石研要接近他们时,石研缓下了脚步。金属门迅速向两边拉开,门里面是一个狭小的空间,这是一个直升电梯。在石研将要踏进电梯时,把守着金属门的其中一名男子伸手拦住了石研,他微微曲下身体,右手伸出四根粗大的手指,对着石研的脸拍了拍,不知说了些什么,然后抓起石研,把石研狠狠摔进电梯。

    一身西装革履,看似有模有样,实际只是披着黑皮的痞子。打凌肆可以,打凌肆的死党,那个一千万个不行,凌肆不禁怒火中烧,双拳紧握。

    在凌肆的右拳握紧的瞬间,一束蓝光从凌肆食指上的戒指中射出,在凌肆避身的柱子上留下一个黑漆漆的洞。凌肆稳了稳神,再次握紧刚刚因惊吓而松开的右拳,一束蓝光从戒指的正中央射出,贯穿了凌肆身旁的由混凝土筑成的柱子。凌肆没有松手,将手向斜上方一划,一条分明的手指粗细的切口显现在柱子上。

    “谁!”动静太大了,守门的两个人早已察觉到凌肆的存在,慢慢向凌肆接近。

    凌肆松开了右拳,静静听着两个人的脚步逐渐靠近。经历两次袭击,凌肆也了解了新空间大概都是什么货色,人是无法与野兽正常谈判的。为了不被捉到、为了活下去,必须要残忍!

    在第一个人露出头的刹那,凌肆瞄准了他的头颅,并且握紧了右拳,戒指如凌肆所想的一样射出蓝光,同时洞穿了那个人的头颅,整个人倒了下去。猩红的血液和白色的脑浆以及某些黄色的物质混合着喷洒在地面上,尽管前几天凌肆已经看到了类似的情景,但是再次经历时难免有反胃感。

    另一个人从另一边走来,在他看到自己同伴的惨状,还来不及惊讶,凌肆紧握右拳,转身用戒指划过他的身体,他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微微倾斜,便失去了意识。凌肆面前的人断成两截,裂口出喷出带着血迹的内脏,一时,凌肆的手上脸上,也沾上了血液。

    凌肆强忍住自己的不适,现在可不是犯恶心的时候,粗略的擦去身上的血迹,迅速跑到电梯前。电梯如刚刚石研靠近时一样,向两侧逐渐拉开。凌肆快步走进,电梯里面像是一个密封的黑匣子,没有半点光亮,里面也没有任何其他的东西。

    凌肆发觉有些不对,电梯没有任何动静,而且凌肆无法使它产生任何动静——这电梯里没有按钮!隔着电梯的金属门,凌肆能听到一种持续的电子声,凌肆使劲砸了砸金属门,无法开启。

    “完蛋了。”门外的电子声越来越大,凌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警报,他没想到杀了两个守门的会产生这么严重的后果,这下隐入新空间的计划不成,反倒真是自入虎穴了。

    凌肆握紧右拳,蓝光从戒指中射出,打在金属门上,金属门缓慢的融化、然后被破开。直觉告诉凌肆,这金属门肯定是用特殊材料制成的。凌肆无法选择,只能用戒指发出的蓝光艰难的切割金属门。

    外面的声音逐渐清晰,不时还混杂着脚步声。汗滴从凌肆的脸上不断滑落,凌肆用左手托着右臂,同时不停地深呼吸使自己保持镇静。

    完成最后的切割,凌肆一脚踢落摇摇欲坠的金属块,二三十名男子出现在凌肆面前。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