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五章 赵爷爷
    “小崽子,给我过来!”领头的仰着头,用蔑视的眼神看着凌肆。

    “哈?”凌肆将右臂缓缓放下,目光盯着前方,并没有动身前去。面前的五人都没有遮挡眼睛的物体,用能力操控几次也能解决一个两个,同时会引过来其他未被解决的敌人,之后用手链放出气体,应该能全身而退了——凌肆是这么想的。

    “你他娘的找死!”在凌肆思索的间隙,领头的男子几个跨步便来到凌肆面前。一拳重击,凌肆随势飞出去几米,倒在地上痛苦的蜷缩着。来者不善!这五个人可不像昨天那两个那么好对付,说不准分分钟就丢了性命。

    “哎呀呀……徐阎啊,快起来,大爷别生气,这是咱这新来的杂工,不懂规矩您见谅哈。”赵爷爷踩着碎步连忙跑到凌肆跟前扶起凌肆,一脸无害的笑着对领头的男子说。

    被扶起的凌肆捂着肚子,带着惊异的眼神瞟了眼赵爷爷,凌肆从未见过他有这般迅速的动作。

    “妈的磨磨唧唧的,你个糟老头咋管的这么多?还有没有其他人了?赶快给我带路!”领头的男子弯下身子,把脸紧逼在赵爷爷面前,眼睛中满是暴戾。

    “有有有,还有一个,他现在在密室里,大半夜了不好找,我们给您带路。”赵爷爷看起来很吃力的扶起凌肆,笑颜哈腰。

    领头的男子不屑的扫了一眼,脸上满是讥讽的笑意:“快点,你俩乖乖走在前面带路,别想耍花招!”

    凌肆定了定气,勉强跟在赵爷爷后面。赵爷爷带着所有人再次隐入昏暗的走廊,黑夜和着老人轻盈的步伐,碎碎的脚步声回荡在走廊里有些渗人。

    背对着敌人意味着能力不能及时使用,手链虽然能使他们昏迷,但凌肆不能放着赵爷爷不管啊。同时,凌肆满脑子的困惑:赵爷爷说还有一个人,是真是假?在密室里?难道老爹就在夜里闯进去的密室里?不会这么巧吧!就算老爹在那里,赵爷爷也不可能出卖老爹啊……

    走廊越走越深,凌肆敢肯定,他们现在离凌肆去过的那个密室越来越近。真的是自己去过的那个密室吗?老爹会在里面吗?刚刚逃出来时引发的警报以及墙壁上喷出的那些乳白色气体会产生什么影响吗?无数问题充斥着凌肆的大脑,额头上的汗珠不断滴落。

    “咔”,赵爷爷很熟练的拨动墙壁上的机关,身体一倾,随着墙壁旋转进入密室入口。

    “我擦……”赵爷爷的动作迅速无比,在昏暗的走廊中就像是瞬间消失了。难道赵爷爷要丢下我不管吗?从刚刚他表现出的狡诈来看也不是不可能。不对,他叫我“徐阎”,明显是在为我做掩护啊……凌肆慢慢转过身,他要做好最差的准备,就是直接面对这五人,孤军奋战。

    “小子你想干嘛?”领头的男子握了握拳,骨头咯咯作响,凌肆把左手食指放在手链的按钮上面,随时准备开战。

    “大爷,这里啊。”赵爷爷半推开墙壁出来,平息了一触即发的对峙情景。

    一扇闪着金属光泽的门,一个发着蓝光的密码锁,熟悉的场景再次出现在凌肆面前,明明几个小时前刚进入这里,依旧有种莫名的期待。里面,真的是徐山的藏身之地么?

    赵爷爷一边咳嗽着一边艰难的趴在密码锁前,两串数字下去,密码锁闪烁了两次红光。赵爷爷咳嗽的愈加严重,招手示意凌肆过来帮忙。

    “老头子老实点,别给我浪费时间。”领头的男子用脚碾了碾地面,好像在碾压着凌肆和赵爷爷一样。

    “徐阎哎,我有些老,咳咳,糊涂了,咳咳,密码是你老爹的出生年月,咳咳,你输入一下。”赵爷爷不停地咳嗽,身体渐渐压低,似乎马上就要倒下去。

    凌肆很清楚这实验室的密码并不是老爹的出生年月,而是凌肆的出生年月,可是,赵爷爷是有意还是无意弄错的呢?再不打开实验室,后面那五个暴徒定会发飙;打开的话,会不会正好坏了赵爷爷的某些计划?

    “娘的,消遣我们呢?看来你们两个是活得不耐烦了!”领头的男子准备拔枪。凌肆不能再有半点犹豫了,须臾间的思索后,凌肆决定相信赵爷爷,赌一把!

    赵爷爷咳得越来越厉害,最后一只手捂着腹部,一只手撑地。每次按下按键密码锁都会发出细小的声音,一、二……五,没有人注意到赵爷爷的手指在和着密码锁发出的声音轻轻敲打着地面,六。赵爷爷捂着腹部的手迅速抽出,一掌切在凌肆大小腿相连的韧带处,另一只手撑地将身体抛向空中,用身体把凌肆扑倒在地。

    密码锁闪烁出红色的光芒后,金属门上半部分突然射出无数条手指粗细的蓝色光束,所经之处全部洞穿。倒在地上的凌肆回过头一看,已是遍地狼藉,这狭窄的入口中尽是血腥味。

    “我要杀了你!”愤怒的吼声打破了凌肆“现已安全”的臆想,面前仅有四具尸体更是证明了这声音就是唯一的漏网之鱼所发出的。

    一个右臂已经被激光射烂几乎脱落下来的男子,眼睛染成了血色,如嗜血的猛兽,意识中仅存有杀戮的欲望。两秒,对于这个两步就能相遇的距离简直太漫长了。最后的敌人飞扑过来,还差一秒。“咚!”赵爷爷一记上勾拳正中敌人裆部,那人不自觉微微曲下身体,就趁这个间隙,赵爷爷右肘与左手已触到他的头颅,一声骨头的脆响,最后的敌人永远昏厥了。

    “哎呀……太久没动弹了。”赵爷爷站起来活动活动筋骨,此时血腥惨烈的场景,配上一个满头白发、身体消瘦、伸展着身体的老人,有种说不出的违和感。

    “还愣着干嘛,走啦!”赵爷爷回过头来,还是凌肆记忆中熟悉的和蔼笑容,此时此刻却略显恐怖。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