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三章 新空间
    “石研,你终于回……”

    石研几个跨步便到凌肆面前,伸手示意打断了凌肆的话。

    “凌肆,我现在会把我所知的一切告诉你,然后我会离开,不要打断我,好么?”

    凌肆点了点头,没有半点疑问。

    “早上的那两个人隶属于一个叫‘新空间’的秘密组织,他们的身上有那个组织的标记,就是这个。”石研转过身子,从口袋里拿出一小型手电筒,另一只手拨开自己后脑勺的头发,经手电筒的光照射,凌肆能看到“n”型的光亮反射出来。

    “你……”凌肆有些哽咽。

    石研没有给凌肆询问的机会,立即转回身子接上话语:“可以说,我也是这个组织的人,但我并不知道这个组织真正的目的是什么。我的父母也是这个组织的人,因为父母的原因,我必须不定时的去这个组织所属的地方帮这个组织工作。我的工作很简单,只需坐在一个仪器上面,仪器会把一个连接口吸在我脑后这个‘n’字上面,躺上几个小时,当我醒来工作便完成了。”

    凌肆不自觉张大了嘴,刚想问些什么,看到石研灼热的眼神又咽回肚中。

    “他们是用我的大脑做计算工具,就像是有一台奇异的大型电脑,由我做cpu。我只知道我在不停的计算,但我不明白他们让我计算的那些东西到底是什么。有一点我敢肯定,‘新空间’是个很庞大的组织,而且他们所掌握的科技绝对远远领先于外界。”

    “好了,我现在必须要走了。”石研长叹一气,握着门把手又忍不住回头看了眼凌肆,用右手指了指自己的后脑勺,对凌肆缓缓摇了摇头。

    凌肆傻傻的张着嘴目送石研消失在走廊的黑暗之中。一大早想去便利店买点吃的,却被两个大汉堵上要抓走甚至想要杀死自己;晚上死党回来以为一切安好,却被告知一大堆科幻电影一样的剧情;更要命的是完全信任的死党,却因为也隶属要加害于自己的神秘组织不得不远去。短短一天之内,太多的非日常发生在凌肆身上,凌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而心中又焦急万分。

    要找人依靠吗?凌肆能完全信任、依靠的只有死党石研和老爹徐山两人。如今石研为了预防“新空间”利用石研找到凌肆,亦为了帮助凌肆摆脱现在的困境而离开,徐山这种忙碌的状态已经持续两年了,不定什么时候回来。

    凌肆轻咬嘴唇,意识到自己唯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这“新空间”到底是为了什么来捉自己呢?觉醒的这个能力?早上突袭的那两人明显不知晓自己的能力,推进一步也就是说“新空间”的人并不知道他们要捉的人是凌肆。排除因为能力暴露直接被锁定的可能,那还有什么信息会被“新空间”的人获取,然后锁定凌肆的居住地来捉凌肆?而且,这种信息“新空间”能获取,而凌肆无法感知到?

    夜风徐徐吹来,窗帘渐渐拱起一个饱满的弧度,又渐渐收缩,紧贴在窗户的护栏上。凌肆的瞳孔瞬时变大,“新空间”远超外界的先进科技,他们能捕获的,而且凌肆无法察觉的,那么“能量”便有极大的可能性。

    “能量”这种东西一般看不见,摸不着,而它又可能时刻都在暴露凌肆所在的位置。凌肆想到这里倒吸一口凉气,身体不禁颤了两下,以自己现在的能力连两个人都搞不定,必须要借助其他的东西保护自己。

    “如果能有什么高科技供给使用就好了。”凌肆使劲抓挠着头,一个普通的大学生去哪弄高科技物品呢?

    “如果‘新空间’真的是通过‘能量’来寻找我的,我不能长期呆在任何地方。难不成我得逃离徐氏孤儿院吗,这样又等不到老爹了……”凌肆嘀咕着突然楞住了。老爹,徐氏孤儿院!凌肆想起来徐山有一个秘密实验室就在徐是孤儿院里面,这或许是唯一的救命稻草了,凌肆立马起身出发。

    推开房门,门外是一条狭长的走廊。夜色侵入凌肆的双眼,像是故意阻碍凌肆的行动。走廊两旁墙壁上有各种装饰图案,那实验室的入口机关也在这墙壁上,可是现在别说是机关了,凌肆连墙壁上的这些图案,都只能勉强看出个轮廓。

    既然视觉不可用,那便用触觉。凌肆将身体靠着走廊的右侧墙壁,一只手在前面摸索着,跟随记忆在昏暗的走廊中一步步向前挪动。

    走了一段时间,凌肆未碰触任何凸起的物块,一路积累的疑惑使凌肆停下步伐。

    “难道我记错了?”凌肆心急如焚,好不容易找到的一颗救命稻草,就这么不见了吗?凌肆一咬牙,决定还是继续前进,找不到的话回头再找一次,石研都为了自己而远去了,自己凭什么轻易放弃?

    凌肆刚踏出第一步,头稍稍前倾,“砰”,凌肆的头部撞到一个尖锐的棱角,凌肆不自觉捂着头把身体重心移向墙面,凌肆竟贴着墙面旋转了九十度,进入了一个狭小的空间。

    凌肆缓和下因突发情况提速的心跳,将目光抛向发出光亮的方向——凌肆的正前方有一扇具有金属光泽的门,门的右侧有一发着蓝光的密码锁。凌肆连忙走上前查看,是一个六位数的密码。凌肆思索半晌,把徐山的出生年月输入进去,密码锁闪了一下红光,清空了密码又恢复成蓝光。

    一滴滴汗珠从凌肆的脸颊滑落,救命稻草近在眼前,难道自己就这样被挡在门外吗?凌肆咬咬牙,把自己的出生年月输入进去,密码锁的蓝光突然变成绿光,金属门渐渐升起,耀眼的白光从门内的空间射出,把凌肆身处的狭小空间照的透亮。

    凌肆虚着眼睛走进门内,待眼睛适应了这光亮再将眼帘拉起。门内的世界被反射着海蓝色金属光泽的墙壁包裹,呈现在凌肆眼前的是各式各样的仪器或是接连,或是相错,部分仪器中还有液体在缓缓流淌、滴落。

    “老爹究竟是什么人啊?”这整个房间内,凌肆找不到一样他从课本中所了解的那些“上古”实验器材。凌肆的眼眸中映出海蓝色的光芒,瞳仁中浮动着各式各样的仪器,嘴角悄然勾起。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