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二章 玄色的N
    脚步声和电击器的火花声渐渐逼近,凌肆拼命的想要撑开压在身上的人,始终不能移动半点。

    “咔。”这不是脚步声,更不可能是火花声,“咚!”好像有什么东西倒了,脚步声和火花声消失了,凌肆停下了动作,同时提高了警惕。

    凌肆身上压着的重量渐渐减轻,那个男子的身体正被缓慢的移动着,些许时间后,重获视野的凌肆看到了他刚刚最想求助的人——他的死党石研。

    看到倒在一旁的另一个人,凌肆有些难以置信,凌肆可以挣扎了半天,还动用了刚觉醒不久的能力才勉强解决一个,石研倒是一来就救下了凌肆。

    “你怎么做到的?”凌肆用震惊的表情望着石研,石研只抿着嘴笑,并没有给凌肆解释的意思。

    “好好好,你就是喜欢搞神秘。”凌肆见石研那副表情,撇了撇嘴。石研经常要去参与某些秘密的科研项目,也好独来独往,就算是身为死党的凌肆,也不能从石研嘴里撬出点什么。

    石研扯了扯使凌肆困死在地上的网,抚着下巴想了想,露出一丝笑意。

    “靠!你还笑!救人救到底啊,这破网困死我了。”石研拿起刚刚搬到一旁的男人的手,用他的手握着凌肆身上的网一拽,网好像没有重量一样被拉起,网边上的三块石头也一同脱离地面。

    “石研,他们不会是跟你有过节的人吧?哎,你肯定不会跟我解释什么,你就回答是不是吧。”凌肆爬起来贪婪着呼吸着空气,刚刚还以为再也不能感受到这种感觉了呢。

    “不是,我都……”石研瞟了一眼倒在地上的两个人,那两个人耳朵上的蓝牙还闪烁着蓝色的光,石研连忙取下那两个蓝牙,丢到地上连踩几脚踩得粉碎。一滴汗珠从石研的脸颊滑下,那种蓝牙的样式他见到过,一种不详的预感冲击着石研的大脑,石研俯下身子,拨开其中一个人的后脑勺的头发,一个玄色的“n”形的像是集成电路一样的纹路赫然显现。

    “快点离开这。”石研的语气冷了很多,拉起凌肆就要往门外走。

    “你肯定知道些什么。”凌肆定了定身子,没有让石研拽动。

    “换个地方,我会跟你说清楚的。”石研脸色阴沉,不留半点商量的余地。

    石研和凌肆跑到楼下,拦了一辆的士,凌肆上了车,石研却在门外摆了摆手:“你先走,我把上面那两个家伙处理下就赶过去。”石研顿了顿声:“尽可能去最安全的地方。”

    凌肆叹了口气,关上了车门。“师傅,去北街的徐氏孤儿院。”

    “好咧。”

    凌肆自小就是孤儿,他口中的“老爹”就是徐氏孤儿院的院长徐山,徐山像对待亲生儿子一样照顾着凌肆,凡是凌肆需要的,他都尽可能满足凌肆,但唯独关于他所从事的职业,从不透露给凌肆一丝半点。

    徐山身体硕壮,明明已是年过半百,却能轻易拿起几十斤的重物。凌肆曾以为徐山是雇佣兵之类的早年四处征战的狠角色,但是徐山又经常拿出些新奇的高科技玩意给凌肆讲解、教凌肆使用,凌肆还在孤儿院里窥见徐山有一秘密实验室,徐山一进去就是好几天,出来时总会拿着些凌肆从未见过的物品。不过无论徐山的真实身份到底是什么,凌肆都无比信任徐山,若硬问这是为什么,那大概就是亲情吧。

    约半个钟头,凌肆便到了徐氏孤儿院。凌肆走到大门前,出来一已过古稀之年的白发老人.

    “赵爷爷。”

    “哎,凌肆今天是放假吗?”

    “不是……我回来找我老爹。”

    “院长他还没回来啊,你先回屋等一下吧。你眼睛怎么了,一个劲的眨?”

    “哈……没事,那我先回屋了。”凌肆压了压头上的鸭舌帽,向院内疾走。虽然凌肆现在可以略微控制自己的能力,但依旧不能正常的对视过久。

    这赵爷爷是徐氏孤儿院的老管家,平日若徐山不在就由他操办要事,他也是现在在徐氏孤儿院留下的为数不多的员工之一了。

    两年前,徐山已工作事务繁忙为由,把孤儿院里的孤儿都转移到其他孤儿院了,唯独留下凌肆伴在身边,凌肆与徐山之间的情感也慢慢升华。

    凌肆回到屋内,拿起一张他与徐山的合照看了看,擦去上面薄薄的灰尘,微微叹气。屋内出奇的静,可是刚刚经历险情的凌肆怎么都静不下来。那两个人是来找我的吗?看石研的反应好像他知道些什么,那真的是石研招惹来的?向老爹求助的话,他能保护的了我或者石研吗?

    “难道是我的能力暴露了?”凌肆深吸一口气,仔细想想若是自己的能力暴露了,便不会跟那两个人纠缠那么久了,凌肆摇了摇头决定还是跟徐山一起商讨。在凌肆心中,只有两个人可以完全信任,一个是石研,另一个就是徐山。徐山自两年前便很少与凌肆相见,但是每次相见都像是要把分别的时间全部补回来,一大堆问题抛给凌肆,好让他了解凌肆近期的状况。

    离上一次相见仅过去一周的时间。上一次凌肆告诉徐山关于自己的那些怪异的梦,徐山说要是这种梦再持续三天,便跟他电话联系,凌肆试了几次,可是每次都无人接听,或者像早上那样仅收到人工模式一样的留言。

    这次是要先提关于险情的事吗?也许关于自己觉醒的能力。这能力从哪冒出来的?难道就是因为那些奇怪的梦?凌肆躺倒在床上,盼望着徐山早些回来。

    ……

    同日凌晨四点。s市内地下某处。

    一个身穿白大褂的人在一间昏暗的房间里来回奔走,房间里没有灯,只有六个巨大的显示屏发出微弱光亮。那人在巨大的操作键盘上打出一串又一串代码,六个屏幕分别呈现出各式各样的数据图,半晌,他终于停了下来,六个屏幕发出的光亮打在他的眼镜上,他直勾勾的看着显示屏上的各式数据,渐渐露出贪婪的笑容。

    他快速喘了几口气,平复下激动的内心,以他最快的速度跑到房门前,把手掌按进门旁的扫描仪,金属质地的房门响了一下,逐渐展开向两侧。

    他已经无法耐住自己的性子了,门开到一半便侧身钻出去,跑到另一个刻着巨大的玄色的“n”的房门前,再一次按下自己的右掌。

    “组长大人!组长大人!发现了!真的发现了!”他欣喜若狂的对着面前那个正坐在椅子上的人大叫着。

    被称为组长的人缓缓将座椅转了过来,眼神锋利。“发现什么了?不要在我面前大吼大叫。”

    “组长大人您请看。”他从白大褂的内袋里拿出一支笔状的物体,点了一下笔头的按钮,瞬时投影出一大片图像——正是他刚刚为之发狂的那六个屏幕上的图像。

    “组长大人,这是我这一周中整合而成的数据,时间、数据波动样式、n参数值波动变化,都无疑表明了……”

    “好的,我知道了,我会立即派两个人前往的。”被成为组长的人露出些许笑意,笑得有些发冷。他知道这是整个组织都渴求的目标,没想到被自己一个手下轻易找到了。

    “组长大人,您看我……”身着白大褂的人对着椅子上的人傻笑着,希望能得到些奖赏。

    “唉。”椅子上的人抬起右手,打了一个响指,三根银针突然从身穿白大褂的人身后飞来,径直插入他的后颈。

    “你……”他没想到他面前的人会如此狠毒,可是他已无法做任何反抗,身体重重的倒了下去。

    ……

    “咔。”凌肆听到开门声惊坐起来,此时屋内已有些昏暗——凌肆在床上睡着了,现在是晚上七点。

    “老爹?”凌肆试探的问了下。

    推开房门的人影并不健壮,凌肆眨了眨眼睛,人影逐渐清晰了些——是石研。

    石研面容僵硬,右手伸向自己的后脑勺,他能清晰地感触到一种金属质感,若是把这片感触区合起来表述的话,便是一个字母“n”。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