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一章 危机
    黛色纤指从右胸划向左胸,再从下腹划至双峰之间,指尖钩出一滴银色的血液,朱唇无数次分合默念古老咒语。青眉遮下眼帘,双臂微微张开,身体旋即腾空至蓝色幽火之上。

    双瞳突兀的睁开,:“这,这是……”

    那滴银色血液瞬时消散,身体不受控的下坠。

    “啊!”

    凌肆把被子一掀惊坐起来,不自觉摸了下自己胸口,有种无比真实的灼烧痛感,却找不出一丝被灼烧过的痕迹。这种怪异的梦境已经持续了一周时间了,凌肆轻叹一下,再一次把这些梦归咎于自己压力过大。

    焰火与风的和声变成了空调孤寂的吹拂声,凌肆瞟了眼身旁,唯一的室友已不见人影,凌肆无奈的摇了摇头。

    凌肆叹了口气,翻出手机打开通讯录,轻触“山”。

    “老爹啊,我……”

    “这里是徐山的私密号码,现在是早上六点四十五分。如果是密友紧急事故,请输入紧急命令代码;如果是凌肆想找理由逃学,请挂机滚去学校。”

    “我擦!”凌肆翻了翻白眼。

    凌肆是s市的一名普通的大一学生,但是凌肆已经一周没有踏进学校了,不是他想逃学,而是他不允许自己去学校。

    凌肆在一周前偶然觉醒了一项能力——每看其他人的眼睛两秒便会将自己的意识侵入到那个人身体里,控制那个人一秒,不过这能力不受凌肆控制。两秒实在太短暂了,在学校这种人群密集且目光极易交汇的地方,凌肆的意识会不停地在其他人身上跳跃穿梭。

    迫于无奈,凌肆与死党石研在学校外面租了一套房子,一周中,凌肆已能些许控制自己的能力了。

    凌肆穿好衣服,戴上鸭舌帽,准备去便利店买些食物,好解决一天的温饱。

    “经纬度已确认,已进入搜捕范围内,垂直高度三米,目标应位于二楼。”声音随蓝牙传入两名身着黑西装的男子的耳中,两人相视一眼,大步走上二楼。

    二楼只有两间房,一南一北。“反应地点在你们现在位置北偏西32度25米处,在哪个房间你们可以判断了。尽可能捕捉一切活体生物,尤其是人类!”

    两名黑西装男子走到北边的房门前,房门内部的防盗门正巧打开,凌肆与门外的二人隔着铁门相对视。

    “你们,找谁?”凌肆瞄了一眼门外的人赶紧压低了鸭舌帽。

    “难道是找我死党石研的?石研总是参与某些很隐秘的科研,难道招惹到什么人了?”凌肆低着头正嘀咕着,“咔”,这是铁门的锁弹出的声音,那两个人要闯进来了!凌肆连忙后退几步,顺手拿起茶几上的水果刀。

    “别过来!”凌肆举着水果刀不敢轻举妄动。他面前的两个人都比他高出一个头,脸上的横肉更预示着凌肆绝对肉搏不过他们。而且,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们都带着墨镜,这意味着凌肆的能力也无法顺利使用。

    “人类吗?活捉他,然后烧掉这栋楼。”命令再一次传出,那两名男子眉头一紧。其中一人拿出一口径大的夸张的手枪,径直指着凌肆,“嘭!”凌肆吓得闭上双眼,只感到自己的身体好像被什么捆住了。凌肆睁开眼睛,自己已被一张网罩住了,网绳的厚度绝对不是凌肆手中的水果刀能砍断的。

    网的边上有三块石头,凌肆刚想伸手去搬,一只大手放在了凌肆的头上,凌肆不自觉冒冷汗。

    站在凌肆面前的男子一用力,直接把凌肆提了起来。“不要妄想挣扎,乖乖被我们带走就好。”

    “比想象中的简单多了啊。”另一个男子从口袋中拿出一金属瓶,将瓶子打开,瓶身一倾斜,一股有些粘稠的液体逐渐落下。

    凌肆嗅到了危险的气味,瞳孔瞬时放大,“啊……啊……”凌肆虚着眼睛挣扎着左右摇晃。

    “干什么!老实点!”提着凌肆的男子在手上用了些力,凌肆却晃得更厉害了:“啊!头,头要裂了!救命!”抓着凌肆的男子有些慌了,他收到的命令是活捉,如果伤到什么甚至是不慎弄死了他可担当不起。

    男子的手放松下来,在身体下落的瞬间,凌肆顺势向前一滚,从身后拔出刚刚藏起来的小刀对准网的空隙直刺向面前的男子。那男子本能的向后连退几步,慌张的低头一看,仅仅是衣服被划出一个口子。

    虚惊一场,冷汗从男子脸颊流下,墨镜微微下滑,凌肆能看到他的眼神从恐惧担忧渐渐转变成厌恶凶恶。

    “你小子想刷花样?”另一个倒燃料的男子把金属瓶丢进厨房,一脸凶相向凌肆奔来。

    凌肆的嘴角不自觉勾起,一股寒流从凌肆的脑海中窜过,被划破衣服的男子好似脚下一划,硬生生扑倒在地上,而其扑倒的方位又恰好避开凌肆,由于惯性,他的墨镜飞出去好远。

    “你个废物,你在干什么!”赶来的那人不知又从哪掏出了一个电击器,眉头紧锁,走的每一步都无比稳当。

    倒下的男子睁开双眼,正好与凌肆的瞳孔对焦,恍惚间,怒视的眼睛变得浑浊,他的右手将身体微微撑起,一个迅猛的扫腿把奔来的那人扫倒在地,电击器掉落在凌肆面前。凌肆想伸手去拿,却发现身体被网死死限制住,网边上的那三块石头像是镶进地板中一样无法拖拽一丝半点。

    “是你在搞鬼吧?”凌肆眼前的电击器被一只大手捡起,顺着手的轨迹,凌肆望着约两米高的头颅上,刻满了杀意。面前的人身体微微颤抖,喘着粗气,像是要把凌肆吃了一样,凌肆咽了口唾沫尽可能使自己保持镇定。

    “住手!你想被上边的人杀死吗?”被扫倒的人爬了起来,看了眼自己的同伴,怒视向凌肆。他看见凌肆脸上那过分镇静,甚至有些得意的表情时,方才意识到自己低估了眼前这个看似弱小的家伙,不过已经晚了。两秒的注视再一次换来一秒的身体操控权,双拳紧握,以相同的速度重击前面那企图要杀死凌肆的男子的脖颈两侧,随后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脖颈两侧有两条为脑部供血的大动脉,同时重击足以让人休克,这是凌肆老爹教他的,但是现在不是感谢他老爹所教知识救他一命的时候。倒下的男子正好压到凌肆身上,巨大的身躯遮蔽了凌肆的视野,本来凌肆就挣脱不了铺在身上的网,现在再加上一个大汉的重量,彻底动弹不得了。

    “刺啦”,这是电击器启动打出火花的声音,凌肆能听到有一个脚步声正慢慢靠近,伴随着电击器的声音,两个声音相互应和着刺激着凌肆的听觉,名为恐惧的感觉正一步步侵蚀着凌肆的意识。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