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五十一章 久别重逢
    “砰!”枪声在地下军火库这种密闭的环境中发出巨大的回响。

    “小黑子你干什么!又忘带消音器了?”一名身着黑衣,右脸有一个十几厘米长的刀疤的男子,用手用力拍了下身旁的人。

    “绞绳大哥,我错了我错了,下次我一定记得。”小黑子不停地向绞绳低头,生怕绞绳发怒。

    “去去去,拿刀子清理吧。”绞绳不屑地瞟了眼小黑子,撇过头去长叹一气。

    小黑子听从绞绳的话,从腰间拔出一把黑色短刀,走到下一个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特警身旁。“噗兹……”黑色短刀的锋刃轻易地划开了那名特警的脖子,鲜血因血压喷溅出来,小黑子身上沾了不少血液。

    “你是白痴吗?抹脖子都不会?”绞绳看着小黑子那笨拙的动作,气不打一处来。

    绞绳和小黑子是蛛网这次作战的后勤人员,绞绳是蛛网的干部,准确的说是准备退役的干部。蛛网的上级发布消息说此次作战事关重大,必须全员参战,否则一概当做叛军格杀勿论。绞绳迫于无奈还是得奔赴战场,当然因为干部的身份勉强要了个简单的差事,就是带着小黑子这个潜力新人练练手。在绞绳眼里,这小黑子除了装备像样一点,其余的动作啊、经验啊完全就是蛛网撒网式纳入组织的那些小混混一样,不堪入目。

    “退下!我先示范,你看着!懂了没?”绞绳极其不耐烦地嚷嚷着。他用右手点了一下耳前的区域,一片宽约两厘米的极薄且透明的东西从耳前的区域延展出来,然后弯曲遮在绞绳的右眼前。

    绞绳慢慢地转动脑袋,环视四周:“一、二、三……四?”绞绳的右眼看到四个发红的人形物体,其中三个是躺着的,一个站立着的。

    “怎么了绞绳大哥?”小黑子看到绞绳的神情有些异样。

    “你是谁?”凌肆的突然出现,惊得小黑子再次掏出枪对准了凌肆。

    “我嘛?”凌肆快速瞟了眼四周,确定敌人只有眼前的绞绳和小黑子,意识一转,意识威能——空间置换!

    “什么?”小黑子和绞绳异口同声地惊呼,眼前的凌肆竟凭空消失了。

    “哼!”绞绳察觉到身后有人,从袖口抽出一把短刀便向身后刺去。刹那间,绞绳的脸色突然布满了恐惧感,刺向凌肆的手动作变得迟缓。

    “怎么了?”小黑子还在状况外,并没有意识到凌肆已出现在他们身后。

    “一秒。”凌肆加强了恐惧之力,绞绳的动作更加缓慢了。

    “卧槽?”小黑子方才反应过来,握着枪转过身来。

    “两秒。”一股寒流从凌肆的脑中窜过,绞绳那锋利的眼神突然松弛,其瞳孔也变得混沌。

    “唰!”绞绳的手臂突然转向,刀锋一转,将小黑子的手枪劈落。小黑子震惊地看着绞绳,无法理解绞绳的行为。

    “果然,这样的话就不愁意识威能不够用了。”一秒的期限过去,凌肆的意识跳跃会原本的身体,感觉到意识威能再次充盈。

    “嗯?”绞绳发觉有些异常,脑中略有迟疑,但是他那百战之躯下意识的再次发起攻击。手腕翻转,将刀锋再次刺向凌肆。凌肆的身影突然消失,闪现到小黑子的身后,然后立即将意识威能铺开,意识威能——恐惧之力!凌肆的体力不足以支持他增殖出过多的荆棘藤蔓,这意味着凌肆无法轻易地杀死敌人,所以,唯一杀死敌人的方法便是夺取敌人的武器。

    凌肆右手握拳,拳头的正前方增殖出长约一厘米的荆棘藤蔓。

    “唰!”凌肆侧过身躯,将拳头直击在小黑子握刀那只手的手腕处,那把黑色短刀应声掉落。

    凌肆的嘴角微微勾起,身体再次闪现,出现在小黑子的面前,蹲下来将手伸向那把黑色短刀。此时的凌肆还使用着恐惧之力,所以并不担心绞绳和小黑子反应过来。

    “咚!”凌肆感到自己的背部收到一记肘击,原本就体力不足的凌肆更是干脆地被击趴。

    凌肆无暇思考,再次使用空间置换将身体移开小黑子的攻击范围,且再次发动恐惧之力,绞绳如之前那样动作变得迟缓,这证实了凌肆的能力并没有失效。

    但是,小黑子速度不减,径直冲向凌肆,上来就是一记直拳打在凌肆的腹部。切实的绞痛感将凌肆仅存的一丝侥幸彻底击散——恐惧之力对眼前这个黑瘦的男子不起作用。

    “唔!”凌肆的身影再次闪现退后,喘着粗气。就算凌肆的意识威能再充足,无法击敌人,那永远只能躲避。

    枪?刀?不仅要抢到足以致命的武器,还得提防小黑子。既然恐惧之力对小黑子无效,那么便意味着凌肆不可以轻易近身小黑子,而且,绞绳的直觉很准,也不可小窥。

    “踏踏踏!”小黑子全速奔向凌肆,右臂逐渐伸到腰后。

    “唉,我看不下去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不知从哪传出来。

    “砰砰!”接连两声枪声在地下军火库库中响起,小黑子和绞绳应声倒地。

    “这?”凌肆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前一秒还头疼怎么反击呢,下一秒便全都结束了。还有,这熟悉的声音,凌肆有点不敢确认。

    “嗨,凌肆,好久不见!”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凌肆闻声望去,那片“空气”突然碎裂开来,之后一个熟悉的身影显现出来——石研。

    “石研!”凌肆激动地惊呼道。“你怎么在这?”

    “当然是来找你啊,刚来这里便看到你在战斗,可以啊。”石研笑得合不拢嘴,左手虚握在右臂上好像在轻抚着什么。“怎么样,想我没?”

    “王八蛋!你好意思问我?”与死党久别重逢,凌肆激动的近乎要落下眼泪。

    “哈哈哈,别激动,现在可不是叙旧的时候。”石研走上前去,拍了拍凌肆的肩膀。

    凌肆深深地呼吸几次,平复一下内心,憋了好久的疑问不禁涌上心头。

    “石研。”凌肆的声音冷冷的。

    “嗯?”石研稍稍偏头。

    “既然你来找我了,那么老爹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