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四十六章 峰回路转
    “砰砰砰!”蜂鸟连发五枪,五只针管从枪口喷射出来,在空中留下五道半透明的线条,刹那间,五只针管分别射中那五名蛛网的人。带得他们反应过来,针管里的液体已经全部注入他们的体内,他们的面部变得呆滞、双瞳开始混浊,然后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你这么对待自己组织的人,不怕报复吗?”凌肆揶揄道,心中盘算着之后的计划。凌肆的意识威能所剩无几,就算能单挑胜过蜂鸟,也不一定能逃出蛛网的包围圈,让蜂鸟带自己出去再逃也不迟。凌肆现在最头疼的是不知道蜂鸟有没有什么底牌,以及蜂鸟那诡异的速度。

    “呵呵,这你就不必操心了。”蜂鸟手腕一转,在凌肆的腹部划出一道浅浅的划痕,那黑色匕首化作一道黑影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度,半个呼吸后那黑色匕首的刃尖正抵在凌肆的太阳穴上。“我知道你有某些特殊能力,但我也能随时杀死你,别妄想耍花招。”

    “怎么会呢,我们有约在先,当然不会变卦。”凌肆微微勾起嘴角,脸颊上却有一滴冷汗流下。

    “哼哼,知道就好。”蜂鸟将黑色匕首的刃尖离开凌肆的太阳穴,盖上帽兜,整个瘦小的身子又隐藏回这黑袍之中。

    蜂鸟一只手搭在凌肆的肩部,那只手仿佛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将凌肆的肩部紧紧吸住。

    “踏。”蜂鸟脚尖点地,身子像离弦的飞矢般,带着凌肆一起飞了出去。

    ……

    身旁的景物飞速倒退着,耳边尽是呼啸而过的风声。凌肆漠然地看着周围的断壁残垣,还有被尘土随意遮掩的散发着腥臭味的尸体,怎么都找不到一丝记忆中的感觉,就好像凌肆现在身处他地,而不是他熟悉的S市。

    “嗖,砰!”蜂鸟突然停了下来,将帽兜拂下,眉目紧缩。

    “怎么?到了吗?”凌肆心中一紧,立即环顾四周,四周皆是倒塌的楼房废墟,没有一点基地之类的样子。回头看看蜂鸟,原本冷静、淡然的神情,此时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紧张、不详。

    “鹰眼的朋友,路过我们的地盘,起码得让我们尽一下宾主之礼吧?”

    “砰砰砰!”蜂鸟连发五枪,五只针管从枪口喷射出来,在空中留下五道半透明的线条,刹那间,五只针管分别射中那五名蛛网的人。带得他们反应过来,针管里的液体已经全部注入他们的体内,他们的面部变得呆滞、双瞳开始混浊,然后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你这么对待自己组织的人,不怕报复吗?”凌肆揶揄道,心中盘算着之后的计划。凌肆的意识威能所剩无几,就算能单挑胜过蜂鸟,也不一定能逃出蛛网的包围圈,让蜂鸟带自己出去再逃也不迟。凌肆现在最头疼的是不知道蜂鸟有没有什么底牌,以及蜂鸟那诡异的速度。

    “呵呵,这你就不必操心了。”蜂鸟手腕一转,在凌肆的腹部划出一道浅浅的划痕,那黑色匕首化作一道黑影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度,半个呼吸后那黑色匕首的刃尖正抵在凌肆的太阳穴上。“我知道你有某些特殊能力,但我也能随时杀死你,别妄想耍花招。”

    “怎么会呢,我们有约在先,当然不会变卦。”凌肆微微勾起嘴角,脸颊上却有一滴冷汗流下。

    “哼哼,知道就好。”蜂鸟将黑色匕首的刃尖离开凌肆的太阳穴,盖上帽兜,整个瘦小的身子又隐藏回这黑袍之中。

    蜂鸟一只手搭在凌肆的肩部,那只手仿佛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将凌肆的肩部紧紧吸住。

    “踏。”蜂鸟脚尖点地,身子像离弦的飞矢般,带着凌肆一起飞了出去。

    ……

    身旁的景物飞速倒退着,耳边尽是呼啸而过的风声。凌肆漠然地看着周围的断壁残垣,还有被尘土随意遮掩的散发着腥臭味的尸体,怎么都找不到一丝记忆中的感觉,就好像凌肆现在身处他地,而不是他熟悉的S市。

    “嗖,砰!”蜂鸟突然停了下来,将帽兜拂下,眉目紧缩。

    “怎么?到了吗?”凌肆心中一紧,立即环顾四周,四周皆是倒塌的楼房废墟,没有一点基地之类的样子。回头看看蜂鸟,原本冷静、淡然的神情,此时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紧张、不详。

    “鹰眼的朋友,路过我们的地盘,起码得让我们尽一下宾主之礼吧?”

    “砰砰砰!”蜂鸟连发五枪,五只针管从枪口喷射出来,在空中留下五道半透明的线条,刹那间,五只针管分别射中那五名蛛网的人。带得他们反应过来,针管里的液体已经全部注入他们的体内,他们的面部变得呆滞、双瞳开始混浊,然后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你这么对待自己组织的人,不怕报复吗?”凌肆揶揄道,心中盘算着之后的计划。凌肆的意识威能所剩无几,就算能单挑胜过蜂鸟,也不一定能逃出蛛网的包围圈,让蜂鸟带自己出去再逃也不迟。凌肆现在最头疼的是不知道蜂鸟有没有什么底牌,以及蜂鸟那诡异的速度。

    “呵呵,这你就不必操心了。”蜂鸟手腕一转,在凌肆的腹部划出一道浅浅的划痕,那黑色匕首化作一道黑影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度,半个呼吸后那黑色匕首的刃尖正抵在凌肆的太阳穴上。“我知道你有某些特殊能力,但我也能随时杀死你,别妄想耍花招。”

    “怎么会呢,我们有约在先,当然不会变卦。”凌肆微微勾起嘴角,脸颊上却有一滴冷汗流下。

    “哼哼,知道就好。”蜂鸟将黑色匕首的刃尖离开凌肆的太阳穴,盖上帽兜,整个瘦小的身子又隐藏回这黑袍之中。

    蜂鸟一只手搭在凌肆的肩部,那只手仿佛有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将凌肆的肩部紧紧吸住。

    “踏。”蜂鸟脚尖点地,身子像离弦的飞矢般,带着凌肆一起飞了出去。

    ……

    身旁的景物飞速倒退着,耳边尽是呼啸而过的风声。凌肆漠然地看着周围的断壁残垣,还有被尘土随意遮掩的散发着腥臭味的尸体,怎么都找不到一丝记忆中的感觉,就好像凌肆现在身处他地,而不是他熟悉的S市。

    “嗖,砰!”蜂鸟突然停了下来,将帽兜拂下,眉目紧缩。

    “怎么?到了吗?”凌肆心中一紧,立即环顾四周,四周皆是倒塌的楼房废墟,没有一点基地之类的样子。回头看看蜂鸟,原本冷静、淡然的神情,此时都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紧张、不详。

    “鹰眼的朋友,路过我们的地盘,起码得让我们尽一下宾主之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