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四十五章 蜂鸟
    昨天,小魂的手机掉厕所了……捞起来后作死的开了下机,主板果断烧坏了。小魂没有电脑,所以这几天只能暂时借同学的手机码字了,关于更新的话暂且只能保证每天单更不断更了。另外,最近收藏掉的好惨,不知道是不是某些章节写得太毒或者质量下降太多,希望能有支持小魂的读者指出来吧,小魂在此先谢了……

    ————————————分割线————————————

    “谁?”胡恒旺一脚踹飞一名敌人,感觉有什么东西从身后袭来,一个滑步将身体侧倾出几个身位。

    “唰!”一个身披黑袍、身材瘦小的人影从胡恒旺的身旁窜过,一把锋利的黑色匕首划过胡恒旺的肩部,鲜血瞬时喷溅出来。胡恒旺只感到自己的肩部传来刺痛,然后看见一个瘦小的拳头冲向自己的又太阳穴。

    “哼!”胡恒旺身影一倾,右臂如豹首般以凶猛而迅速的姿态直冲向那瘦小拳头。就在胡恒旺的右手快要抓住时,那瘦小身影的速度猛然加快,手臂收回,取而代之的是一记飞踢,正中胡恒旺的后脑勺,胡恒旺眼前一黑,扑倒在地。

    那瘦小身影没有就此停歇,脚尖轻轻点地,整个人却如飞矢般冲出,“砰砰砰!”他接连冲到三名特警身后,全部精准的命中他们的后颈,三名特警相继应声倒地。

    “住手!”凌肆调动意识威能,向那瘦小身影运动的方向蔓延。

    “唰!”那瘦小身影窜到张雨涵身后,左臂绕在张雨涵那白嫩的脖颈处,右手手持黑色匕首,将匕首的刃尖抵在张雨涵的太阳穴上。

    “你是谁?”还能正常活动的五名蛛网的人异口同声地问道。

    那瘦小身影拂下黑色帽兜,一张消瘦且苍老的面容显现出来——双目尖细狭长,右眼下有一道两厘米左右的刀痕,发皱的鹰钩鼻挺得很高,就像一弯陈旧的短刀,薄薄的嘴唇微微张开,里面蜡黄的牙齿一览无余。“不要紧张,我也是新空间的人,代号:蜂鸟。”蜂鸟咯咯坏笑着。

    凌肆的意识威能已经触及到蜂鸟了,但是现在的凌肆是孤身一人,每一步都决定自己的生死,必须步步为营。

    “蜂鸟?‘蛛网’中的干部没有这个代号吧?”其中一名蛛网的人缓缓说道。

    “哈哈,我说了我隶属于‘蛛网’了吗?再正式自我介绍一次:我是‘鹰眼’的副组长,蜂鸟。”蜂鸟仰头大笑着,那苍老而瘦小的身体也随之颤抖,但是被他右手紧握的黑色匕首却没有移动丝毫。

    “‘鹰眼’么?”凌肆不禁屏住了呼吸,脑海中浮现出学校小树林中的场景。就在那天夜里,候沐突袭而来要取凌肆性命,另一个极其瘦小的身影则与林珊对峙。当候凌肆服候沐,并逼问候沐时,那瘦小身影射出一支针管,最终使凌肆昏迷过去,意识跳跃到异位面。

    “凌肆,还记得我的针管吧?哈哈哈哈……”

    “你想干什么?”凌肆眉目厉色,将意识威能稳定住,但是不敢轻举妄动。那五名隶属于蛛网的敌人正一步步靠近凌肆,凌肆是唯一能自由活动的了,也是此次作战他们所需要解决的最后一个目标。

    “别动!”蜂鸟喝住蛛网的人。“凌肆,你多少也有点底牌吧?好歹是‘猛禽’看中的人,是吧?”

    “呵呵。”凌肆冷笑着,将意识威能慢慢回收,意识威能的浓度越大,强度也就越大,运用速度也会越快,凌肆要对付的不单是蜂鸟一个,还有这蛛网的五个人。单纯靠武力或者增殖荆棘藤蔓这种只能出其不意的能力,凌肆是打不赢任何一个人的。

    “别动,那个人,我得带回去。”蜂鸟再次警告蛛网的人。

    其中一名高瘦的男子前进半步,腆着脸对蜂鸟说:“蜂鸟大人,组织上面将S市交给我们处理,不必让您出手。”

    “小崽子你算什么?要跟我理论不成?除非你们叫组长过来说清楚。”蜂鸟的眼睛中透出寒光,狠狠地瞪着那高瘦男子。官大一级压死人,那高瘦男子可不敢跟副组长级别的人争论,顿时哑口无言,且不再移动半步。

    “你想怎么样,蜂鸟?”凌肆将意识威能完全收回。蛛网的人已经被蜂鸟镇住,那么凌肆唯一要对抗的只有蜂鸟。

    “放心,只要你乖乖听我的,我不会伤你一根毫毛。”蜂鸟那绕在张雨涵脖颈处的左手略微发力,黑色匕首的刃尖浅浅没入张雨涵的右太阳穴,渗出一丝鲜血。左手手指慢慢地抚摸着张雨涵的脸颊,就像是在把玩什么东西似的。

    “你……”张雨涵气的脸颊涨红,但右太阳穴的刺痛又时刻提醒她不能意气用事。

    “新空间的人都这么下作吗?”凌肆用厌恶的眼神看着蜂鸟,心想如果林珊不是极善战斗,也会被眼前这个老流氓这样把玩调戏。

    “哈哈哈哈,怎么?这么在意这个小妞啊?”蜂鸟的手指活动地更放肆了。“这样吧,我们做个交易。”

    “什么交易?”凌肆大致猜到了蜂鸟的意图。

    “你乖乖跟我走,我放过这个小妞。”蜂鸟冷笑着,用手指将张雨涵的脸颊再一次变形。

    凌肆假装深思片刻,短促地回答:“好的,我同意。”凌肆是不得不同意,剩余的意识威能不足以连续发动能力,独自对抗这六名敌人。凌肆首先需要的是脱身,之后再找契机逃脱蜂鸟的掌控。

    “很好。”蜂鸟的左手突然抽出,从腰间逃出一支手枪。轻扣扳机,一支针管从枪口射出,那针管刺入张雨涵的身体候迅速将其中的液体注入到她的身体之中。张雨涵的双瞳顿时变得混浊,然后身体沉沉地垂下。

    “你干什么?”凌肆怒吼。

    “哈哈,别紧张。”蜂鸟一个纵身变来到凌肆身前,其右手上的黑色匕首正抵着凌肆的腹部。“喂说到做到,只要你乖乖跟我走,我保证不伤害他们。怎么样?不仅是那个小妞,又给你多加了四条人命,满意了吧?”

    “抱歉,蜂鸟大人。我们的任务是获得这片地区的控制权,必须除掉他们。”那名高瘦男子还是忍不住站了出来,认真地对蜂鸟说。

    “哦?”蜂鸟的脸色稍稍变化,其左手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移向腰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