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四十四章 虎蛛猎杀
    “厚颜无耻。”凌肆恶狠狠地等着虎蛛,意识威能逐渐扩散开来。

    “别,相信胡队长吧,我们解决其他的就好”张雨涵突然伸手拦住凌肆,凌肆一惊,便收回了意识威能。凌肆的目的是找到石研、老爹他们,可不是在这里拼命,意识威能的运用是凌肆的底牌,不到危急时刻绝不能轻易动用。

    敌方的人也知趣的绕过胡恒旺和虎蛛,奔向其他特警战斗。胡恒旺和虎蛛四目相对,像是两只相生相克的生物,只要稍不留神,就会被对方吞食。

    胡恒旺咽了口口水,毕竟虎蛛有两把“刀”在双臂上,而胡恒旺是赤手空拳。虽然对自己的空手搏击能力,尤其是单挑方面的搏击能力十分自信,但是那“刀”的威胁实在不容小视。

    虎蛛首先耐不住性子,前腿稍稍向前滑动半步,后腿突然用力蹬地,整个身子顿时跃起,双臂携着寒光相继劈下。胡恒旺反应极快,趁着虎蛛跃起的时刻,俯身前行半步,右拳紧握,旋转着身子向上中击。

    虎蛛轻哼一声:“你以为我会两次输给相同的招式吗?”只见虎蛛双腿一错,竟夹住了胡恒旺的右拳。胡恒旺并不慌张,竟以右拳为支点,身体凌空翻腾,飞起一脚踢开虎蛛的双腿,虎蛛顺势在地上翻滚一圈,双臂上的刀刃在地上划出两道浅浅的划痕。

    “说得厉害,怎么只会跑啊?”胡恒旺故意嘲讽道,后背却流了不少冷汗。胡恒旺的脊椎之前被重击过,刚刚的动作进一步加大了他的痛楚。对方有武器支援,而且自己的身体拖不起拉锯战,唯一的胜机只有激怒敌人,速战速决。

    “那你有种别跑!”虎蛛摆起如若螳螂的架势。胡恒旺刚沉下身子,虎蛛便极速冲来,双臂不断地向前劈下,那闪着寒光的利刃划破风声,散发出危险的气息。胡恒旺仅有肉身,可不能硬抗那诡异的双刀,接连后腿。

    “啪!”胡恒旺感觉脚后有什么柔软的东西绊到了他,索性身体向后一倾,一个空翻越过了障碍,待的胡恒旺落地,才看清那“障碍”正是自己的队员,那名被枪械砸断了手腕,又无法挣脱出来的特警。

    “唰唰!噗噗!”虎蛛的双臂相继劈下,第一刀砍在那名特警的背部,鲜血顿时染红了虎蛛的那一把刀;第二刀直接砍掉了那名特警的头颅,胸腔的的鲜血如喷泉般瞬间喷出,溅了胡恒旺一脸血。

    “躲得不错嘛。”虎蛛邪气的对着胡恒旺笑着,将右臂放在胸前,然后稍稍低头舔了口刀刃上余温尚存的鲜血。

    “别!”一名特警从虎蛛的又后方突袭而来,然而虎蛛的眼珠早已悄悄向那个方向转动。胡恒旺喊的太迟了,只见虎蛛左脚一滑,然后整个身子向左转动起来,整个人如同一个巨大的陀螺,迅速旋转起来。“噗噗噗!”虎蛛双臂上的刀刃接连不断地劈砍在那想偷袭的特警的胸口、腹部。一道道约一米长的血痕在其身上出现,不久,便是一条条沾满鲜血的肉条随着虎蛛的旋转飞离那名特警的身体。

    “你个畜牲!”胡恒旺的怒火被激起,身高压过半身,径直奔向虎蛛。虎蛛脚下步子一变,转动幅度略微变大一些,右臂的刀刃抬高了不少。“噗!”那名脸上尽是痛不欲生的表情的特警,被砍下了头颅。

    “唰!”那虎蛛锋芒一转,这次是自下而上劈砍,对准了胡恒旺的头颅。胡恒旺脚下急忙刹住,立即侧身翻倒,“嘶……”胡恒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虽是躲过了致命的一击,但也在他的右臂上切出一道不浅的伤口。

    “很好!继续逃啊!”虎蛛的眼睛已经发红,胡恒旺在他眼中仿佛就是一块留着鲜血的牲畜,注定要被他屠宰。

    “噗!”又一刀,在胡恒旺的左胸部位划出一道血痕,胡恒旺开始喘起粗气了,体力开始明显的下降。

    “乖乖成为碎肉吧!”虎蛛的双臂开始疯狂地劈砍,刀刀落地,擦出不少火花。突然,虎蛛的脸部肌肉抽动一下,好像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顷刻间,虎蛛忽然调转身子,右臂在空中划出一个巨大的半弧,那寒光闪过之时,好像有什么碧色的物体被切断,然后坠落到地,悄然消散。

    意识威能——恐惧之力!空间置换!凌肆不再隐藏实力,再次调动意识威能包裹住自己和虎蛛。虎蛛感觉自己明明砍到了什么东西,但眼前却空无一物。

    “唰,噗!”凌肆闪现到虎蛛身后,右拳上增殖出寸许长的锋利的荆棘藤蔓,在虎蛛的后腰处割出一道口子。

    “卑鄙!”虎蛛果断的向前翻滚几圈,撑坐在地上,将牙齿磨的发响,恶狠狠地瞪着凌肆。

    “凌肆!”胡恒旺惊呼,他根本没有看清凌肆的动作,更加难以置信的是,眼前这看起来稚气未脱的孩子却能轻易击退令自己苦手的虎蛛。

    “胡队长,能帮个忙吗?”凌肆再次展开意识威能,随时准备好发动能力。

    “什么?”军人的身份迫使胡恒旺立即稳住了神情。这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强者永远具有发言的优先权,此时的凌肆,便是这里的强者。

    “退后,先解决其他敌人,远离我。”凌肆要紧牙冠,现在多少已是暴露了自己能力,虽然自己很自信能战胜这虎蛛,但是有些苦恼之后怎么对待胡恒旺他们。凌肆要是一个人的话,根本不可能到达L山,他需要这些特警的帮助,但是,又怎么解释自己这诡异的能力呢?

    “好小子,隐藏得很深啊。”虎蛛低吼一声,径直冲向凌肆。凌肆的意识威能早已准备就绪——恐惧之力!空间置换!刹那间,凌肆便闪现到虎蛛的身后,荆棘藤蔓增殖!“噗!”寸许长的荆棘藤蔓划开了虎蛛的后颈。

    “该结束了。”凌肆轻轻叹了口气,意识威能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但是将敌人的主将杀死,战局也几近定下胜败了。

    “嗖!”一个瘦小的黑影不知从哪窜出,令凌肆刚刚放松的神经再次绷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