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四十一章 枪战
    “又是新空间。”凌肆讲牙齿咬的嘎吱作响。

    “什么新空间?”张雨涵眉毛轻挑一下,右臂撑着身子使自己翻滚起来,原本身处的地方一阵子弹侵扰,顿时烟尘四起。

    凌肆见状,立即向反方向翻滚,这里是现世,自己是肉身凡胎,在这里死了,就是真的死了。

    “小心!”张雨涵向后转身、突然蹲坐起来,双手稳稳拖着手枪,只见她的手枪枪口微微向上震动了一下,远处了碎石堆上炸裂出不少碎石块。

    “谁?”胡队长紧绷着神经被靠近的脚步声触动,抡起重型机枪便将枪口对向声音的出处。

    “胡队长!是我们啊!”八个人影从朦胧的烟尘中钻了出来,有五人是身着特警制服的,另外三人身着已被灰尘染成灰色的白大褂,看样子应该是医院里的人。

    “给他们没人一支枪,这是战场,稍有不慎都会死人!”胡队长扑向地面,翻滚几圈然后前身微微抬起,将重型机枪架在几块混凝土块的间隙上。胡队长扣动扳机,同时拖拽着将枪口方向平稳的移动,凌肆看见几十米外的五个身影震颤了几下,飞溅出十几朵血花,便倒了下去。

    凌肆沉住气息,学着胡队长的动作翻滚到离自己最近的一块可做掩护物的混凝土块旁,将身体贴紧掩护物,仔细探听着周围的动静。子弹可不长眼睛,瞬息之间便是生死之隔,凌肆可没有任何枪战经验,能赖以生存的只有他的特殊能力,以及意识威能。

    “砰!”凌肆身后的混凝土块受到子弹的冲击,炸裂出不少沙石,凌肆的心率陡然上升。子弹的速度能高达几百米每秒,两秒,实在是太奢侈了。在凌肆侧身要转移地点的时候,凌肆感觉有一道光亮随着自己的动作在眼前划过。

    凌肆侧脸望去,是一栋倾斜的楼房上的玻璃在作祟。凌肆的嘴角稍稍勾起,抬起手对着那玻璃就是一枪。刹那间,那玻璃碎裂开来然后坠下,同时,凌肆手扶着身前的混凝土块,将自己翻了过去。

    “别冲!你想死吗?”凌肆的动作吓到了胡队长,胡队长连忙抡起重型机枪对着远处的掩体就是一阵扫射。凌肆无视胡队长的叫喊,只缓了半口气,再次翻越掩体,冲向前阵。

    “砰!”凌肆感觉自己的右颧骨出有强烈的灼烧感,伸手一擦,手上沾了不少鲜血。

    “找到了。”凌肆偏转头颅一下,粗略瞄了眼不远处的敌人,意识一转,所剩的所有意识威能铺展开来,意识威能——恐惧之力!敌人的动作顿时变得缓慢,面部僵硬、眼睛发直,像是看到什么十分可怕的东西。

    一秒,凌肆趁机贴地翻滚,同时不忘紧盯着地上那些碎裂的玻璃片。

    “妈的疯子!”胡队长看到凌肆疯狂的举动再也忍不住,直接越过掩体,俯身向前冲去。

    恐惧归恐惧,军人的下意识使敌人那扳机上的手指开始运作,“砰砰砰!”火舌从枪管中喷吐出来。

    两秒。凌肆已经借用玻璃片锁定敌方一名士兵的眼睛两秒了,一股寒流从凌肆的脑海中窜过,凌肆眼前的景物瞬时变换。

    凌肆将手中的机枪调转方向,朝着人最多的方向,狠狠地按下了扳机。凌肆能感受到那来自自己的恐惧之力,迫使这个身体变得十分僵硬,这正是凌肆想要的效果,或许这会让这“一秒”变得更长些。弹壳从机枪的一侧崩落,子弹在前方的人的躯体上穿出一个又一个血洞。

    一秒实在太短暂了,凌肆只看到约莫有十几人倒在了血泊之中,但没看清对方的整体部署、位置;一秒实在太慢长了,当凌肆的意识跳跃回来时,他看见一名身着灰色服装的敌人正死死盯着凌肆,举起枪口。

    “砰砰砰!”在枪口几乎要对准凌肆的时候,他的头颅瞬间被子弹穿出几个骇人的血洞,灰白色的脑浆和殷红的鲜血撒了一地。凌肆闻声望去,是胡队长在举着重型机枪疯狂扫射。

    “走!还愣着干什么?”胡队长大喊着,瞪了一眼凌肆,招手示意凌肆跑过来。胡队长的身后又窜出六名身着特警制服的身影,那三名身着白大褂的人不知去哪了。凌肆连忙翻身起来,俯身跟了过去。

    “进去!”胡队长撬开一个井盖,其他的特警立即顺着楼梯爬了下去,凌肆看了看胡队长那不容置疑的严肃的脸,也跟了下去。

    井下一片漆黑,半晌过后,凌肆的眼睛才略微适应这昏暗的环境。这井下的空间出齐的大,约有五六米宽,若不是能闻到污水的恶臭味,凌肆还以为是进入了什么秘密基地。

    “嘭!”外面的炮声听得清清楚楚。

    “快快快!”胡队长拿着枪身顶了下凌肆的后背,催促着凌肆。“你小子安分点!别再乱来了!”

    五分钟后,前方有一束微弱的红光从一米多高的地方照射出来。胡队长加速奔跑过去,手指在那光束中点了几下。

    “咔……哄!”凌肆能听到有金属机械运作的声音,视野好像变得开阔了些,隐隐约约能看见有什么东西向两边移动。

    胡队长率先钻了进去,凌肆也跟随着其他特警进入了那金属门内的空间。

    “咔……哄!”好像按动了什么按钮,那金属门开始闭合,白帜灯瞬时亮起,照亮了周围。

    胡队长放下了重型机枪,瘫坐下来,抹了一把脸上血液与汗水的混合液体,大口大口地喘着气:“哈,大家先修整一下,补充下弹药,再计划怎么冲出去与总部联系。”

    “这,是哪啊?”凌肆轻声问道。

    “这里是一处迷你弹药库。”张雨涵回应道。凌肆环顾四周,尽是方方正正的军绿色铁柜子,单调但肃穆,凌肆有种莫名的不适,面色极其难看。

    “别紧张,放松点。”张雨涵用安慰的语气说道。“凌肆,你已经很厉害了,你是唯一一个活着跟我们过来的。”

    凌肆眉头紧锁,感觉心头悬着什么,很是不安。

    “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战况,蛛网把S市怎么了?”凌肆环视着身前的七名特警,没有半点恐惧的神情,相反,有几名特警的脸上尽是无奈、失落的意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