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四十章 硝烟四起
    “咻……嘭!”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炸响,凌肆所在的整栋楼都摇晃起来,同时,凌肆头顶上的天花板也稀稀落落地断裂、掉落。

    “炸弹?又是鹰眼么?”凌肆无暇再进一步思索,全速冲出房门。房门外的走廊上早已一片狼藉,满地都是混凝土碎块,空气中弥漫了烟尘。

    凌肆眉头紧皱,现在的他是肉身凡胎,就算拥有空间置换的能力,所剩的意识威能也支持不了几次的使用了。跑!这是凌肆唯一能做的。

    “砰!砰!”凌肆前脚刚离地,身后的墙壁便塌了下来,露出钢筋骨架。

    “啊!救命!”一个尖锐的女声从凌肆的左前方响起,闻声望去,一个身着护士服的女护士蜷缩在角落瑟瑟发抖,她身前不时地落下碎石块。石块每多敲击一次地面,她内心的恐惧便多了一丝,身体也缩的更紧了些。

    “快快快!能救一个算一个!”一个身着黑色特警制服的高大男子带上来几名特警,大喊着指挥,其中两名特警顶着头顶坠下的碎石硬是抱起了那角落的女护士,向楼下飞奔。其他的特警也没有丝毫迟疑,奔向楼上或者这层楼的各个通道。

    “你在干什么?快跑啊!”一个中性的声音冲着凌肆大喊,凌肆方才回过神来,只感到自己右臂被面前这名特警紧握着拉往楼梯口。

    “那个……请问一下,现在这是什么情况?”凌肆意识到情况有些古怪。如果只是鹰眼要来追捕或者杀死凌肆的话,就算是他们真的杀鸡宁用牛刀,炮轰这座医院,那么这些特警是从何而来的?不可能这么巧的!

    “嘭嘭!”又有两发炮弹击中了凌肆所在的这栋楼,整栋楼剧烈的震动着,大块大块的混凝土轰然崩塌,烟尘四起,模糊了所有人的视野。

    楼道中的烟尘更是浓郁,抓着凌肆右臂的特警不禁用另一只手遮掩烟尘,“轰!”在那名特警的头顶上,一块直径超过一米的混凝土块突然崩落,那名特警透过烟尘看到它的时候,已经仅距几十厘米了。

    “嘭!”那混凝土块将几阶台阶直接砸碎,几块很小的碎石块砸到那特警的脸上,她才缓缓睁开眼。

    凌肆现在才看清,这名“中性”的特警胸前有两团滚圆的凸起。那特警的脸颊微微泛红,此时她正被凌肆半跪着抱在胸前,二人的视线撞击令她心疼悄悄加速。

    “你,你干什么?”女特警有些慌张,一时不知说什么是好。

    “先跑出去再说吧。”凌肆苦笑了下,“那个……我太瘦弱了,抱不动你。”女特警的脸颊更加红润了,挣脱凌肆手臂的依托,反手揪起凌肆的衬衫便继续向楼梯下方奔跑。凌肆也很知趣的没再说什么,跟紧了她的步伐。凌肆剩存的意识威能已经不足以再次使用空间置换了,跑,是唯一的选择了。

    女特警的脸颊愈来愈红,明明是她在救人,却被别人救了一次,还是被抱着救了。如果凌肆现在是跑在她的前面,回头看一眼的话,一定能发现她的表情很精彩。

    ……

    几分钟后,两人在楼前的空地上大喘着,相视对方狼狈的姿态,不约而同地笑了出来。

    “张雨涵。”女特警缓和了呼吸,站直了向凌肆伸出右手。

    “凌肆。”凌肆微笑着迎合上去握手。

    “嘭!”一发炮弹击中了二人身后的那栋楼,楼体逐渐倾斜,断裂处摩擦着不断地落下沙石。

    “快跑!”张雨涵拉起凌肆的手便向侧边跑,“轰!”钢筋、混凝土撞击地面,发出震耳欲聋的声响。许久,烟尘消散,废墟之中能看见不少嫣红的血迹,以及被碎石砸的变了形的碎尸块,腥臭味被冬季的凛冽寒风中吹开,张雨涵不禁捂住了嘴。

    “没,没事吧?”凌肆也算经历过不少战斗了,类似的惨状见得也不少了。

    张雨涵看身为普通人的凌肆都没有什么反应,强忍着反胃感放下了捂住嘴的手,将凌肆拉直一处角落。

    “你就跟着我吧,我罩着你。”张雨涵说的没有底气,眼神还有些迷离。凌肆的心中却是一抽,“我罩着你”,这句话林珊也对他说过。现在,林珊在哪都不知道,凌肆是孤身一人。

    “嗨!给点反应啊!”张雨涵看凌肆在发呆,有些生气的捶了下凌肆的肩膀。

    “哦,哈哈。”凌肆递上一个傻笑,心中却是酸酸的。

    “砰砰砰!”四周又响起一阵炮声,空气再次回归混浊。

    “这是什么情况啊?战争吗?”凌肆蹙起眉头,百思不得其解,明明是和平年代,怎么突然就狼烟四起了。

    “这个……”张雨涵咬着朱唇,若有所思,好像是在纠结该不该告诉凌肆事情。

    “你们俩在这干什么呢?快走!走!”一名身着特警制服的男子,身抗重型机枪一个滚身躲到凌肆身后的那面墙后。他的右脸颊有一处血迹未干的划痕,还在渗出血液,牙冠紧咬,牙齿上还沾有灰土。

    “胡队长。”张雨涵神情有些慌张。

    “还愣着干什么!你想死在这里吗?拿出你的枪!”胡队长朝张雨涵咆哮着,粗略地大量了下凌肆,从腰间掏出一支手枪丢给凌肆。“拿着!难道你是靠女人保护的那种人吗?”说罢,胡队长脸色一遍,贴着墙转身按动扳机,重型机枪对着远方喷出火舌。

    “砰!”凌肆感觉耳边仿佛有风声,只见身旁的张雨涵的马尾上突兀的多了个洞。

    “卧倒!”张雨涵的瞳孔瞬时放大,右臂硬扯着凌肆将凌肆拽倒。

    “嘶……”凌肆的下巴被石子划出一道小口。“现在是什么情况啊?对方是什么人?恐怖分子?”刚回自己位面的凌肆当然对现在的情况一无所知,凌肆有预感,这跟老爹、石研他们的不辞而别有关。

    “他们,叫做‘蛛网’。”张雨涵的回答令凌肆不自觉地屏住呼吸。凌肆记起来了徐山和石研那时的话语,记起了那次跟踪石研,记起了对战那二十多人时身体所承受的剧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