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三十九章 孤身一人
    深绿色的魔法阵迫使灵武的身体后移,再加上恐惧之力的效果,灵武的动作迟缓了许多。随着尖锐刺耳的咒语吟唱声不断接近,灵武身后的魔法阵旋转的更加迅速。

    “咔咔……”灵武胸前的“肌肉”突然翻转,然后断裂、拼合,四个直径超过五寸的炮口对准了凌肆。

    “嗖嗖嗖!”三条荆棘藤蔓从灵武的上空突然袭来,两条荆棘藤蔓生长迅速,直窜向灵武胸前的四个炮口,还有一条荆棘藤蔓直突向灵武的头颅。

    “砰砰!嘣!”冲击灵武头颅的荆棘藤无法钻入其头颅半寸,同时,四个炮口一齐喷射出玄色的光束。顷刻间,挡在炮口前的那两条荆棘藤蔓化成灰烬。玄色的光束穿过荆棘藤蔓,径直照射在凌肆的灵体上,剧烈的烧灼痛感刺激着凌肆的意识,凌肆痛苦的想要大吼,却又发现已经发不出声音了。

    “凌肆!”地灵眼睁睁地看着凌肆的灵体在玄色的光束照射下迅速变形扭曲、萎缩,最后变成一撮淡绿色的粉末。一滴晶莹的泪珠从地灵的眼中滴落,紧接着是第二滴、第三……然后接连不断。

    “任务完成。”数个呼吸间,灵武的身体又变回了年轻版徐山的模样,若没有看到他身后的两个推进器的喷口,根本看不出灵武是人造人。灵武身后的两个喷口喷吐出蓝色的光束,消失在远空中。地灵望着凌肆消失的地方久久伫立,上一刻还享受着胜利喜悦的他们,在下一刻便生死两别。

    地灵深深地自责着——是她任免凌肆为洛希尔部族的族长,是她将凌肆卷入这场战争,是因为她的吟唱太慢所以无法及时支援凌肆使其死去。地灵将所有都归咎于自己,但这已经于事无补。

    ……

    “踏踏……”凌肆隐约听到一个脚步声。一股浓郁的消毒水味充斥着凌肆的鼻腔,身体好像被什么柔软的东西包裹着,很是温暖。

    “唔……”凌肆睁开惺忪睡眼,纯白的天花板逐渐清晰。“我好像……知道这里是哪了。”凌肆低头看到身上盖着的纯白色的被子,以及余光所瞥见的旁边的柜台,证实了凌肆的猜测——这里是医院。

    “果然,是林珊送我来的吧。”凌肆还记得之前与候沐对战时,身后被一支针管刺中,之后便昏迷了,然后意思跳跃到地灵所在的位面。凌肆晃动脑袋环顾四周,整个屋子空荡荡的,没有半个人影,顿时,凌肆的心也变得空落落的。

    “还以为会跟上次一样,会有人一直守在我身边呢。”凌肆谈了口气,腰部发力,将身体直坐起来。

    柜台上,一张被水杯压住的白纸吸引了凌肆的视线,凌肆将其取出,然后摊开。上面是凌肆再熟悉不过的字体——死党石研写的:凌肆,醒来后尽快赶到L山山腰上的人工湖,我们会在那里接应你。——2162年1月3日。

    “什么?”凌肆一头雾水,想不通石研这留言的用意。其次,标注的时间令凌肆陷入深思,凌肆清楚地记得自己是在2161年的10月17日重返校园,然后当晚遇到突袭而昏迷的。凌肆翻出手机,查看日历,上面赫然显示今天是1月17日,也就是说凌肆昏迷了整整三个月。

    “为什么……”按照之前凌肆的推算,在地灵所在的位面度过一天,自己这位面就过去五至六天。这次,凌肆在那边度过的时间还不足一个月,自己的位面却过去了三个月,这推翻了凌肆之前的换算。“难道它已经开始令位面混乱了么?”凌肆想起来预言者所说的话,心中一紧。

    无论如何,凌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到石研他们。凌肆现在是肉身,不是灵体,就算是拥有多项特殊能力,领悟了多种法则,依旧寸步难行。

    “啪。”凌肆感觉有什么冰冷的东西抵住了他的后脑勺。

    “别动,除非你不想活了。”一个听起来很年轻的男声从凌肆的身后传来。

    “你是谁?”凌肆试探性的随意问道,心中细细盘算着如何解决身后的人。如今凌肆是孤身一人,什么事都要小心行事。

    “闭嘴!自己乖乖走出去。”后脑勺上那个冰冷的东西再次撞击了一次,凌肆能确认那是什么了——手枪。

    “是是。”凌肆往房门处走去,嘴角微微勾起。“鹰眼是吧?”

    “你小子别想耍……嗯?”被枪口抵着后脑勺的凌肆竟凭空消失了。那男子不禁后退一步,脚后跟恰好碰到了什么,他慌张地举着枪转过身来。

    “砰!”凌肆的右拳上增殖出寸许长的荆棘藤蔓,荆棘正中男子的枪管,枪管应声飞出。

    “你……你敢跟鹰眼作对?”男子踉跄着后退两步,冷汗从脸颊上滑落。右手伸到腰后,那里别着另一把手枪。

    “新人吧?”凌肆暗暗嗤笑着,眼前的男子明显战斗经验不足,还胆怯的很。胆怯,这正是凌肆最希望的。凌肆意识一转,意识威能——恐惧之力!眼前的男子“扑通”地跪下了,原本在身后握着手枪的手不禁松开,手枪掉到地上发出让其绝望的撞击声。

    “说吧。”凌肆慢慢地相其走近,每走一步,男子的面色便更加苍白一些。“你们鹰眼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追捕我?甚至不惜杀了我?”

    “我……我……”男子的双眼可怖地凸出,脸上写满了恐惧,“踏”,凌肆更近了一步,男子的身体突然抽搐几下,然后直挺挺地倒地。

    “喂!醒醒!”凌肆连忙撤去了恐惧之力,上前将手放在男子的脖颈处,已经感觉不到脉搏了。“可恶……”凌肆狠狠地咬了咬牙,他本想从这男子嘴中逼问出点东西的,没想到这男子如此胆小,竟被活生生吓死了。

    凌肆长呼一气,望着窗外的景色,喃声道:“老爹、石研、林珊,你们一定要等着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