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三十八章 新生的灵武
    蓝丁握紧了斩舰刀,做好了战斗准备;洛希尔部族禁军士兵们也跟随蓝丁拔出了各自的武器,地灵双眉之间的“嘴”重新裂开,开始吟唱咒语;凌肆则调动仅剩的也是刚刚因怪物高伦死去而恢复活力的灵力,涌向拖着断息的右手。

    “滋滋……”银白色的金属球体已完全显现,与凌肆的记忆想违背的是,这次它的外壳并没有像是被烧灼了似的开始萎缩、脱落,它没有半点损伤。

    “咔咔……嘭!”两只粗壮的手臂分别从金属球体的两侧钻出,同时,炸裂开少许金属碎片。地面上的士兵将武器握的更紧了,他们从未见过这种东西,刚刚经历血战的他们,早已是惊弓之鸟,哪敢有半点懈怠。

    半空中,那金属球体上的各个部件开始迅速翻转、接合,数个呼吸后,它变成一个健壮的人形,一个凌肆最不想见到的人形——灵武。

    “这时间挑的真准啊……”凌肆蹙起眉头。此时凌肆的灵力已所剩无几,意识威能也消耗殆尽,蓝丁腹部的刀伤还在渗出鲜血,地灵已经多次召唤魔法阵了,虽说是人多势众,但也是强弩之末了。此时此刻要对抗这个战力堪比赤鬼的人造人灵武,免不了一翻苦战。

    “又见面了,零壹。”灵武临空而立,俯视着地面的凌肆。

    “灵武,我不是什么零壹,你为什么要追着我不放?”一滴冷汗从凌肆的脸颊滑下。凌肆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个身着儒生白褂的身影,那个人是自称“零壹”的人,或许他就是灵武真正要找的人。

    “数据不会错。”灵武面无表情地说道,其背部突然喷射出火焰,与凌肆的距离迅速拉进。

    “保护族长!”蓝丁大吼一声,操起斩舰刀就向灵武跃起。洛希尔部族禁军的士兵们将各自的武器握得更紧了。

    “一群蝼蚁。”灵武放声大笑,那年轻版徐山般的肆意大笑着的脸,冲击着凌肆的记忆深处。但眼前的人是战力恐怖的灵武,想要取他性命的人造人,并不是那个默默背负一切的老爹徐山,凌肆顿时怒火中烧,在右手处迂回的灵力开始沸腾。

    在灵武俯冲的同时,其双臂、双腿以及前胸处迅速凸起,然后翻转、断裂、拼合,十几只枪管指向各处。凌肆意识一转,用意识威能将自己的灵体和断息包裹起来。

    “砰砰砰!”灵武身上的十几只枪管一齐吐出火舌,子弹划破空气窜向四方。洛希尔部族的禁军士兵们仅仅将武器对向灵武,并不知道这些快到肉眼无法捕捉的子弹能轻易了结他们的生命,他们所在的这个位面并没有“枪”这种武器。

    “兹兹……”浅绿色的魔法阵出现在灵武身后,灵武像是被什么拉住了身体,速度减缓下来。意识威能——空间置换!凌肆虚空一踏,身形便到了灵武的身后,凌肆将右手中储备已久的灵力全部注入断息,断息瞬时发出了耀眼的红光。

    “噗噗噗……”地面上十几名士兵的眉心上出现了一个边缘光滑的圆洞,脑后喷溅出灰白色和血红色的混合物。

    “死!”凌肆所有灵力都赌在这一击上了,三米有余的通体赤色的断息,好像长出了本不存在的剑尖。那剑尖直刺入灵武那喷射出推进火焰的喷射口,银色的金属管道被轻易地切开。

    “咔咔……”那金属管道的末端突然断开,然后因为受到魔法阵的吸引冲向凌肆。灵武收敛了脸上的笑容,右肘裂开一道口子,然后拉出一个方形的蓝色喷射口。在断息的剑尖将要刺入灵武体内的前一刻,其右肘处喷射出海蓝色的光束,灵武整个身体突然向左加速,断息仅在灵武身上留下一道浅浅的划痕。

    “咔……嗖!”那裂开的金属管道碎片在空中竟相互吸引,组合成了一颗形似子弹的物体,借助地灵所唤召的浅绿色魔法阵,对准凌肆的双眉之间加速飞去。

    凌肆虚空一踏,但是凌肆这次仅移动了半米远,那颗突袭的子弹从凌肆的左腹钻进,然后在后背钻出一个骇人的血洞,殷红的鲜血在空中挥洒。

    已经没有灵力可以调动了,意识威能也所剩无几了,凌肆从未有过如此的绝望。明明上一刻还沉浸在打败高伦、平定洛希尔部族叛军叛乱的喜悦之中,而下一刻,死神般追命的灵武竟带着加强过的身体杀来。

    “啊啊啊啊!”蓝丁大叫着在原地留下两个深深的脚印,跃上高空,但是距离灵武还差数米远时,其身体已经开始下坠了。灵武的耳朵动了下,脸上浮现出那本属于徐山的肆意的大笑。灵武身后和右肘处的喷射口一齐喷出蓝色的光束,在空中划出一个蓝色的光弧。半个呼吸后,光弧变追及到下坠的蓝丁,灵武将右手握拳,将手臂向身后拉伸。灵武的右手手指上浮现出一层银白色的带有金属光泽的物体。只见那些物体像是什么液体一样流到指缝间,指缝便消失了,整个右拳变成浑然一体的椭球形。

    “嘭!”灵武的右拳径直砸在蓝丁那早已被“狼化”高伦破坏过的斩舰刀上,斩舰刀应声碎裂,蓝丁震惊地看着那块银白色的物体再次向后拉伸,然后遮住了他的视野。

    “嘭!”蓝丁的头颅在半空中炸裂,就像是有骨骼、血肉、脑髓等各种组织组成的烟火,携着死亡的气息在半空中炸开。

    灵武没有停歇,两处喷射口再次喷射蓝色光束,他这次的目标,是凌肆。空间置换?意识控制?还是刚刚吸收到的恐惧之力?凌肆已是强弩之末,连断息也因为没有灵力驱动而握不住,坠落了。

    灵武再次在空中划出一个蓝色的光弧,半个呼吸后,便带着他那古怪的银色右拳来到凌肆面前。

    凌肆已经没有考虑的时间了。意识威能——恐惧之力!

    “兹兹……”深绿色的魔法阵突现在灵武身后。高空中,地灵以不亚于灵武的速度极速下坠,两只“嘴”分分合合发出极快且极其尖锐的吟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