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三十七章 恐惧之力
    “眼睛……三个头……还有这股恐惧之力。”凌肆眉头紧缩,紧盯着那缓缓下落的怪物高伦。怪物高伦离凌肆越近,凌肆灵体内的灵力便越难调动。不过,现在的凌肆已经不是完全依靠灵力了,在吞噬了那块“同类”后,凌肆得知了另一种能量——意识威能。顾名思义,意识威能是由意识操控的,只要凌肆的意识没有被侵蚀、控制,一个念头即可调动意识威能,运用所领悟的法则知识。

    “两秒。”凌肆的脑中窜过一股寒流,同时,意识威能发动——空间置换!

    “怎么回事……”凌肆的意识已经侵入到怪物高伦体内,空间置换也确定发动成功,但怪物高伦并没有被置换到远处,而是被置换到山峰上,也就是说怪物高伦与凌肆更近了。山峰上的士兵从未如此近距离的感受到怪物高伦所散发出的恐惧威压,有十几个离的最近的士兵,在怪物高伦来临的瞬间,面容立即失去了血色,全身僵硬着倒了下去。

    一秒,就算空间置换有误,但也决不能因此浪费这关键的一秒。凌肆控制怪物高伦的十几条章鱼触须冲向怪物高伦的章鱼头,那类似海龟的方形头颅咬向已是受了重创的“蛇头”。

    “噗……”两条章鱼触须刺入了怪物高伦那章鱼头的双目之中,与此同时,那类似海龟的方形头颅咬断了“蛇头”,绿色的粘稠液体与暗红色的血液混杂着喷溅出来。

    “赢了。”这一秒的效果远好于凌肆的预想,凌肆将所能调动的灵力全部注入煞无,煞无开始高频震颤起来,同时发出低沉的轰鸣声。凌肆意识一转,意识威能发动——空间置换!本在凌肆手中的煞无突然消失,然后出现在怪物高伦那只巨猿掌下方,仅差几寸距离,煞无即可触到那只巨眼。那只巨眼突然睁大了不少,眼球突出来不少,像是想要触碰到震颤着的煞无一样。

    “可恶……就差这么一点。”凌肆灵体内已经没有可调动的灵力了。怪物高伦再次开始移动,其巨猿掌上的巨眼离煞无越来越远。山峰上,一名名士兵相继僵硬着身体倒下,脸上皆是扭曲着的被恐惧威慑住的表情。

    “噗!”怪物高伦的那些泥状触须突然开始剧烈震动,突然,一个粗壮的手臂钻了出来,除了手掌中没有巨眼,跟另一只巨猿手一模一样。新生的巨猿手和那只长满了灰色鬃毛的巨爪从两个方向伸向煞无。

    凌肆心中一紧,若是煞无被怪物高伦夺取,那更没有胜算了。

    “唔……嘭!”怪物高伦的头顶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浅绿色的魔法阵,但立即炸裂消散了。凌肆顺着魔法阵向上望去,远空中一个身着碧色长袍的身影微微张开双臂,双唇不断地分分合合,其双眉之间的碧色灵石正缓缓地撕裂开来。

    “族长大人!”离怪物高伦不远处,蓝丁拼尽全力大吼,他的右手悬在半空中,想去抓住那镶入地面的斩舰刀,但不能靠近丝毫。他的脸上写满了恐惧,面部肌肉不受控制地抽搐着,眼球拼命向下撇。凌肆顺着蓝丁的眼神望去——半山腰上插着断息。

    断息!凌肆的眼前一亮,立即调动意识威能,瞬时,断息出现在凌肆面前,深深地插入地面。凌肆握住断息的刹那,感觉到自己灵体内本是因恐惧而冻结的灵力恢复了生机。

    “嗡……”煞无那低沉的轰鸣声开始弱化,凌肆已经没有犹豫的时间了。只见凌肆握着断息虚空一踏,同时竭尽自己灵体内的所有灵力推动自己。眨眼间,凌肆握住了煞无,而断息被煞无抵在上面,同时,灵力全部暴发,凌肆带着煞无、断息一同穿破了那只巨猿掌上的巨眼,钻进了怪物高伦的体内。

    “唔……”怪物高伦的体内是中空的,凌肆看见“狼化”的高伦正被与怪物高伦相连的泥状的组织包裹着,好像在口齿不清地说着什么,但凌肆只能听到呜咽声。

    “高伦?”凌肆将煞无收入灵体内,右手拖着断息前行,断息的利刃切割着怪物高伦的泥状的“肌肉”组织,切口处喷溅出灰绿色的液体。

    凌肆意识一转,原本被凌肆拖在手下的断息突然闪现在高伦的头顶。

    “嗖……噗!”断息坠落下来,轻易地砍下了高伦的头颅,殷红的鲜血从其胸腔内喷涌出来,同时,怪物高伦的泥状身体迅速萎缩、崩塌。

    “噗……啪啪啪……”数秒后,原本那拥有无比恐怖的恐惧之力的怪物高伦竟变成了一块块烂泥样的东西,坠在山峰、山腰上,然后慢慢渗入山体内消失了,连气味都一同消失了,只剩身首异处的“狼化”高伦的尸体。

    “结束了……”凌肆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洛希尔部族禁军士兵和碎骨族士兵都瞪大了眼睛,一脸震惊地看着凌肆。

    “原来这就是‘法则’的力量么?”凌肆好像想到了什么,走向最近的一名碎骨族士兵,那名碎骨族士兵的脸部瞬间抽动起来,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吞噬么?看来我也有这恐惧之力了。”凌肆不禁勾起了嘴角。

    “族长大人!”蓝丁单膝跪地。

    “好了,一切都结束了。”凌肆微笑着示意蓝丁起来。幸存的碎骨族士兵不再抵抗,全部缴械投降。

    终于结束了,历经几个月,洛希尔部族终于平定叛乱。对于凌肆来说,他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一个离奇却又绝对真实的梦。而这只是一个开始,凌肆已经知晓自己的真正身份,也知晓自己必须去完成的使命,旅程,刚刚开始。

    “滋滋……”半空中的空气好像变了形,勾勒出一个并不光滑的球体,那个球体逐渐显现出它原本的银白色。羁押着碎骨族士兵的洛希尔部族禁军士兵停了下来,望着那颗逐渐显现的球体。

    “地灵!快攻击他!”凌肆突然咆哮道,因为他深知那球体内的东西,是有多么恐怖。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