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三十六章 新的能力
    “您好,预言的起始者。”凌肆还能清晰地记得那时地灵的声音、语调乃至神情,还记得自己因面对未知而恐惧的感觉,还有那时紧张却又兴奋的极速的心跳。

    这白发老者就是给予他这个称呼的预言者,那未知的恐惧之源近在眼前。

    “为什么是我?”凌肆用颤抖的声音问道,自己深知已逃不出这被赋予的使命。

    “因为你所领悟的法则,你所具有的能力——意识空间跳跃和能力吞噬,是阻止它的唯一可能。”白发老者神情淡然,左手从右膝上缓缓拂起,左手手心之下有一颗发着微弱光亮的碧色石块。“这是我唯一找寻回来的一部分陨石,也是唯一一块没有化成生物形态的陨石,或者按照你的习惯称作灵石也行。”

    “这……”凌肆已是被震惊的无言以对了,从孤儿到活体实验品,再到一块陨石碎块,短短一个月间,自己的身份变换了两次,且每一次都刷新凌肆对这世界的认知。若换作心理承受能力差一些的人,恐怕早已崩溃了吧。

    “凌肆,一定要记住:去各个位面吞噬掉所有的‘陨石’碎块,再去挑战你的位面的那个最强大的‘陨石’碎块。时间不多了,我只能帮你这些了。”白发老者的右手向前微微轻推,凌肆的“灵魂”便被推回了凌肆的灵体内部,再顺势往回一拉,凌肆便倾身到白发老者的身前。其左手抬至凌肆的下巴处,手心上的灵石大致漂浮在凌肆眉心的前方,只见其左手手指一钩,那灵石瞬时消失了,在下一个刹那,凌肆感觉自己的大脑中好像多了什么东西。

    在凌肆的大脑中,那两块灵石已愈合成一块,并不断地消失——出现这样闪烁着,这灵石仿佛像是没有实体的投影,其所在之处的脑髓并没有受到任何挤压或者有任何变形,这灵石好像没有体积。

    当两块灵石愈合成一块时,凌肆瞬时领会到这世间的玄妙。“或许,这就是所谓的‘法则’吧,如果预言者没有给予我这块灵石,这预言也无法实现啊。”凌肆自言自语道。

    “凌肆,再见了。”白发老者的双手收回,摆回原来交错在双膝的样子,凌肆的身影在淡蓝色的空气中一闪,无端地消失了。

    “咳咳……只剩最后一次了吧?看来没办法了呢……”白发老者咳出一滩鲜血,同时,双眼的眼角处也都分别流出两道血痕,白发老者轻闭双眼,准备下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唤召。

    ……

    “族长大人!”蓝丁嘶吼着,可是怎么都寻不到凌肆的踪迹,不单是蓝丁,洛希尔部族禁军士兵还有碎骨族的士兵都诧异地望着那片天空,无法理解凌肆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比起凌肆的离奇消失,更令人瞩目的还是那怪物高伦。那如同发了疯的艺术家雕刻出的巨型怪物像是实体的“恐惧”,俯视着已被赤鬼和高伦夷为平地的山峰上的所有生物,它仿佛有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强大威压,使大半的生物无法行动丝毫,这那么僵硬着身子望着它,等待它来处刑。

    “嘭!呼呼……”怪物高伦拔出刺入地面的十几条章鱼触须,整个身躯开始缓慢的向山峰上移动。它那泥状而多汁的黑绿色短触手就像海洋深处被海水拨动的珊瑚虫一样,缓慢地摇摆着,还不时地滴下少许灰绿色的粘稠液体,那液体所溅之处皆发出“嗤嗤”的腐蚀声,且散发出一股如同泡了水的死尸一样的恶臭。

    “快跑!”蓝丁能感受到那来自怪我高伦的强大恐惧,随着它的靠近,这股恐惧感成倍猛增。在蓝丁喊出的同时,他发现自己的脚已经动弹不了了,准确的说,山峰上所有的生物都像是被冻住了似的,僵硬在原地。

    “唔……”地灵双眉之间的灵石迅速愈合,变回原来的菱形,双唇也逐渐放缓了行动,地灵的灵力仿佛被冻结,灵体直挺挺地坠落。

    怪物高伦的十几只章鱼触须突然冲向山峰,数个呼吸间,几十名士兵被章鱼触须砸成肉酱。蓝丁就僵立着看着自己麾下的士兵死去,却不能移动半步,甚至无法变动自己脸上了表情。

    “难道就这样死在这里了吗?”蓝丁已经陷入绝望了,他看到一只章鱼触须正冲向自己的面门。

    “咻……”蓝丁吓得闭上了双眼。在蓝丁闭上双眼的一刻,内心竟是无比的震惊——在怪物高伦的恐惧强压之下,自己应该不能控制眼帘使双眼闭上的啊。

    蓝丁慌张的睁开双眼,本是近在眼前的怪我高伦竟跑去了几十米外,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并不强壮的熟悉的身影。

    “族长大人!”凌肆突然重现身影,令在场的所有士兵都目瞪口呆。由于怪物高伦的远离,山峰上的士兵都重获“自由”,但这不代表他们远离了恐惧,怪物高伦的威压依旧存在。

    “族长大人!快走吧!”蓝丁朝着凌肆的背景放声大吼,可凌肆就是一动不动。

    “交给我吧。”凌肆轻声回应。

    凌肆虚空一踏,灵体变前进了数米,不过,凌肆并没有动用灵力。“嗡……”煞无开始发出低沉的轰鸣声,震颤的幅度不断变大,近乎要震开凌肆的右手。

    怪物高伦缓慢的向凌肆移动着,每接近一点,它所发出的恐惧威压就强一些。凌肆轻哼一声,右手竟是松开了煞无,刹那间,那煞无竟突然消失,然后出现在怪物高伦的“蛇头”旁。

    “嗡……嘭!”煞无对着“蛇头”的颈部重重一击,大的“蛇头”被打得弯了下去,而分支的“蛇头”直接被震颤着的煞无搅得血肉模糊。

    “这,这是什么招式?”蓝丁使劲眨了眨眼,确定那重创怪物高伦的正是凌肆的灵器煞无。

    可怪物高伦并没有因此停止移动,凌肆能感觉到自己的灵体内的灵力开始冻结。凌肆意识一转,虚空几个踏步斜冲到怪物高伦的正下方。怪物高伦的那只巨猿掌中的巨眼,看得一清二楚。

    “又见面了呢,呵呵。”不知何时,煞无又回到凌肆的手中。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