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三十五章 预言的起始者(第一卷终章)
    是的,今天还是单更……原因与昨天一样,发烧tt今天看收藏没增反掉了两个……虽说来推荐前数据不用看,但小魂心里也有种说不出的苦啊。不得不说,28-31章过度章节的质量下降的有点严重32开始质量绝对猛增了。欢迎有追着看这本书的书友发书评来吐槽、挑刺、探讨什么的,这些都是小魂码字的动力。

    ——————————————分割线——————————

    “唰!”怪物高伦巨猿掌中的巨眼突然转动,看向突击而来的凌肆。

    “眼睛?”凌肆不禁勾起了嘴角,凌肆的能力正是利用眼睛得到别人的身体主导权,这巨眼转过来简直是自寻死路。

    “一秒……两……”凌肆使用能力的同时,那绕满荆棘藤蔓的煞无直突向那只巨眼。可是,在两秒即将到达的前一刻,凌肆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突然变得如坠深渊冰窟般冰冷僵硬。凌肆的双眼顿时变得浑浊,就像是被凌肆所控制的生物那样。

    “难道……”凌肆低吟着,身体仿佛已不属于自己,若以他人的视线来看的话,凌肆向那巨眼突进了一段距离便无力地坠落下去。凌肆的眼前不再是怪物高伦,而是一片灰绿色的沾有粘稠液体的巨城。

    “族长大人!族长大人!”蓝丁拼命地呼唤着,可凌肆僵硬着身体,直挺挺坠下山峰。碎骨族士兵也愣在原地,痴痴地望着那天空中已变成怪物的高伦,命之为恐惧的力量,使他们无法移动半步。

    “这……在哪?”凌肆慌张地环顾四周,眼前的怪物高伦已消失不见,自己莫名进入了刚刚见到的那做诡异且恶心的灰绿色巨城。巨城中的墙壁上满是泥状的触须,不断浮动着,仿佛要钻出墙壁,扑到凌肆身上。

    “噗!”一只直径约一米的巨猿一样的手掌从墙壁上钻出,冲向凌肆。凌肆反应极快,调动灵体内的灵体涌向右臂,右臂立即幻化成碗口粗的荆棘藤蔓绕在煞无上,直突向那只巨猿掌。

    “嘶……嘭!”那只巨猿掌的中间突然裂出一道口子,那道裂口突兀的向两边撕裂,一只布满血丝的巨眼出现在巨猿掌中间,直勾勾地盯着凌肆。

    恐惧,这是恐惧的力量。凌肆感觉自己的身体逐渐僵硬,意识也开始模糊,好像要再次坠入新的幻境之中。

    “凌肆!”

    “族长大人!”

    地灵和蓝丁嘶喊着,全速冲向凌肆。可是,还有比他们冲得更前的令人极度恐惧的生物——怪物高伦。此时此刻,怪物高伦的那十几只章鱼触须离凌肆的灵体仅有半米远。

    “噗!”

    “族长!族……”怪物高伦的那十几只章鱼触须径直刺入了山腰的土壤中,蓝丁、洛希尔部族全体禁军士兵以及碎骨族的士兵都被眼前的情况镇住了——凌肆竟凭空消失了。

    凌肆感觉自己的灵体迅速被冻结般僵硬着,在意识即将达到被剥夺的临界点时,突然有一股暖意席卷凌肆的灵体以及意识,这股暖意瞬间除去了附着在凌肆灵体和意识上的恐惧感。

    凌肆的眼前瞬间一黑,之后又逐渐明亮起来。待凌肆的视野清晰后,凌肆发现自己正处于一片空旷的砂石地上。天空是灰蓝色的,但是没有类似月亮那样的任何照明物体,仿佛这片世界原本就是这个颜色。

    “我……被高伦二次引入环境了?”凌肆用颤抖的声音低声说着,可是自己分明已经感觉不到那种恐惧感了,自己的灵体也变得无比轻盈。

    “凌肆。”一个苍老的声音轻唤道。

    凌肆闻声望去,才发现自己的身后正盘坐着以为白发老者。那白发老者身披一灰色的如丝绸般的长袍,双眼闭合,双手交错着放在双膝上。

    “你是谁?”凌肆刚有一丝警惕感,不知为什么,这丝警惕感瞬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对眼前的老者完全的信任感。

    “我?”白发老者缓缓拉起眼帘,满是皱纹的脸摆出一个善意的笑容。“你可以叫我‘预言者’。”

    “预言者?”凌肆屏住了呼吸。地灵正式与凌肆相见时变称呼地灵为“预言的起始者”,而这个称呼的由来,就是这眼前的白发老者?

    “我领悟的法则太少了,身体也无法长时间承受太久,我就简略解释下吧。”白发老者再次对凌肆笑了笑。凌肆用着不敢相信的眼神看着白发老者,在白发老者开始笑的那一瞬间,凌肆感觉自己就是那白发老者。

    “来,先看一下你自己的本体。”白发老者右手轻轻从右膝上抬起,对着凌肆的头部,虚空一拉。凌肆感觉自己的“灵魂”被拉了出来,自己的“灵魂”竟是看着自己的灵体。

    “诺。”白发老者右手虚空轻抚一下,凌肆的灵体顿时变得透明。凌肆能清晰地看到自己的大脑中“镶嵌”着一颗不停“闪烁”着的碧色的石块。凌肆一眼便认出那碧色石块——除了形状外与地灵双眉之间的那块灵石完全一样。

    “灵石?我……其实是一块灵石?”凌肆的“灵魂”嗤笑着,不敢相信眼前的景象,但不知怎么的,内心又无比信服自己的推测。

    “这不是什么‘灵石’,本质上只是一块陨石,再精准一些应该是一块陨石碎片。”白发老者的双唇并没有动,凌肆却是能清晰地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而且能确认这苍老的声音正是从自己的身后发出的。

    “三个时空纪元前,我得到了唯一主神的眷顾,获取了一些我从未了解的知识,这些知识称为‘法则’。求知欲驱使我去钻研唯一主神所赐予的‘法则’,我将一块陨石运用‘法则’的力量击入各个位面,这是我第一次去‘测试’‘法则’,也是我最失败、最后悔的一次。我能预见,由于这一举动,所有的位面都将在不久的将来皆尽崩溃。”

    “这……我不太懂您在说什么……”凌肆眉头紧皱。

    “这块陨石碎裂成三十块碎块,每一块陨石多多少少都领悟了一些法则。其中最大的那一块,被击入你的位面,还阴差阳错的被人发现且赋予了‘身体’。它,将驱使所有位面逐渐崩溃,我必须阻止它,阻止它让所有位面崩溃。你,凌肆,则是我唯一的赌注,我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了——预言的起始者。”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