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三十四章 异变
    高空之上,地灵双臂松弛着张开,双眉之间的碧色灵石已是裂开成一张夸张的“嘴”,那张“嘴”与地灵真正的双唇以相同的频率和幅度分分合合,咏唱着相同的古老咒语音节——双重咏唱!

    高伦感觉自己的身体愈加沉重,双脚正缓慢了陷入地面,无法抽离。脚下的深绿色魔法阵颜色逐渐加深,魔法阵那并不存在的边框的旋转速度也不断增快。

    “啊啊啊啊!”蓝丁手持斩舰刀,怒吼着下压,强逼着高伦手中的长刀。

    “该死!”高伦的眼中闪过一道锐利的寒光,将手中的长刀抵着蓝丁的斩舰刀狠狠地向下划动。在蓝丁的眼中,高伦的身影仿佛变得缓慢,慢到使蓝丁感觉这根本不是在战斗,而像是在表演一样,用慢的夸张的动作令观众看得一清二楚。

    “嗡……”低沉的轰鸣声已经逼近到高伦的耳旁,不过,已经迟了。蓝丁那银白色的胸甲的腰部突兀的出现了一个长约一米的口子,数个呼吸后,银白色的胸甲内部渗出不少殷红的鲜血。血液染红了胸甲的同时,蓝丁的斩舰刀也断了一半,高伦的长刀深深地劈入那厚重的斩舰刀之中。

    “嘭!”煞无携着风声,往高伦的脸上就是一击重击,高伦的身体随即飞了出去。因为高伦的右手与其长刀早已化为一体,那长刀竟崩断了蓝丁的斩舰刀,蓝丁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自己手中那一同征战多年的斩舰刀就这样殒命了。再加上腹部的刀伤,一股腥气涌上咽喉,喷吐出鲜血。

    “可恶……晚了一步。”凌肆拼命冲杀,追赶深入洛希尔部族禁军的高伦,还是没能阻止高伦使出这毒招。

    比起重伤的蓝丁,生吃了凌肆一棒的高伦也好不到哪去,其右脸的颧骨被打得凹陷进去,嘴角也不停地溢出鲜血。

    主将关乎整个军队的士气,高伦一受伤,洛希尔部族禁军的气势就起来了,银白色的大潮开始侵蚀黑色,碎骨族兵败如山倒。

    “唔……噗!哈……”被击到半空中的高伦吐出一大口鲜血,还有两颗沾满鲜血的尖牙。高伦看了看高空上以及咏唱着的地灵,山峰上正斩杀着自己族人的凌肆和蓝丁,竟狰狞地笑了出来。

    “没有人性的畜牲!怎么?这……”蓝丁叫骂着,旋即又愣住了。碎骨族属于地行种,地行种是不可能飞行的,而此时此刻,高伦却悬空而立,癫狂的对自己大笑。

    一个浅绿色的魔法阵出现在高伦的身后,高伦眉毛一颤,那魔法阵竟是碎裂开来,然后消散了。

    “还有留后手么……”凌肆意识一转,调动灵体内的灵力涌向背部,第六条藤蔓从凌肆的背部钻出。那荆棘藤蔓好似一条手指粗细的绿色灵蛇,扭动着蛇身,接连贯穿了三名想从凌肆身后偷袭的碎骨族士兵。

    “哈哈哈哈!”高伦笑得越来越癫狂,他的脸都逐渐笑得扭曲。突然,一个像是象形文字一样的金色印符出现在高伦额头的正中央。在下一个刹那,金色印符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散到高伦身体的各个部位,半晌,高伦整个身子都变成了金色,发出刺眼的金光。

    凌肆调动一条荆棘藤蔓,在眼前略作遮挡,只见高伦的身影开始迅速膨胀,同时,他身上发出的金光逐渐黯淡……待到光芒竭尽,高伦已经完成了异变。现在的高伦,已经不可能被称作为“兽种”或者“地行种”了。

    如果要让凌肆的形容,此时高伦的形态就像是数种生物因核辐射而融合、变异成的不该存在的生物。他有三个头,或者说双头一尾。一个犹如章鱼般光滑的极富韧度的章鱼头,一个脸部布满绿色鳞片,其形类似海龟的方形头颅,还有个在身后延伸出来,约有三米长的长着血盆大口,口中还竖着四颗獠牙的蛇头,蛇身接近蛇头的颈部还有六个分叉出来的小蛇头。

    其身上布满了泥状而多汁的、触角横生的黑绿色短触手,前胸则是大小不一的灰绿色的还流淌着绿色粘液的鳞甲,背部还有一双初步成型的简陋翅膀。下身则有十几只章鱼触手、一只直径过一米的、长满了灰色鬃毛的举爪、一只粗壮的、能清晰看到肌肉线条的像是巨猿的手掌,手掌中间还有个眼白中皆是血丝的巨眼,那眼球还不断地转动着,像是在搜寻着什么。

    “这……这是什么怪物……”眼前的高伦,已是成了一个只有病态的幻想才能构思而成的、拥有着极度畸形外形的怪物。不光是蓝丁、凌肆,连碎骨族的士兵都不禁停了下来,望着天空中那拥有骇人身形的高伦。

    若只是看高伦身上的某些细节部位,只能使自己产生呕吐感,而若在山峰山仰视着他的整体轮廓,能清晰的感觉的一种无法用语言描述的寒意,看到它,大脑中便只剩下两个字:恐惧。

    “兹……嘣!”一个深绿色的魔法阵出现在高伦的身下,但不过半秒钟的时间,魔法阵立即炸裂、消散。

    “后退!后退!”蓝丁强忍着痛处,一只手捂着腹部,一只手在半空中挥舞着,示意全体禁军士兵后退。“狼化”后的高伦已不是蓝丁能抵抗的水准了,这再次异变的怪物高伦,像是发出一种无形的强压,迫使蓝丁感受着无限的恐惧。他现在只有一个想法——走!绝不能贸然行事!

    “嗡……”低沉的轰鸣声从山峰直冲向怪物高伦。

    “凌肆!”高空上,地灵撕声大喊,可是凌肆并没有因此做出什么变动。

    凌肆的双眼紧盯着怪物高伦那只巨猿掌中间的巨眼,灵体上的六条荆棘藤蔓迅速钻回凌肆的灵体,同时,凌肆的右臂幻化成一条手腕粗的荆棘藤蔓。荆棘藤蔓缠绕着煞无逐渐向前,整体像是个长满了倒刺的绿表黑心的诡异钻头。

    “喝啊!”凌肆控制灵力突然迸发,向前直突。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