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三十二章 战死
    忽如一阵疾风吹来,一黑一绿两个残影来到领兵的人的面前。

    “领兵的人先是一惊,之后立即高声呼喊:“族长大人!领袖大人!”洛希尔部族的士兵全部单膝跪拜。

    “蓝丁,你怎么来了。”地灵蹙起秀眉,抿了抿嘴。蓝丁是洛希尔部族禁军军队的兵长,禁军军队是保卫洛希尔中心的最强也是最后的力量,他的到来意味着洛希尔部族中心已是空空如也,没有一丝防御力。

    “在下自作主张调集禁军前来参战,重罪难逃,望领袖大人、族长大人在战胜叛军后降罪于在下,在下无怨无悔。”蓝丁将手中的斩舰刀握的更紧了,如果能从地面往上看蓝丁的双眼,定能看见他那视死如归、怒火沸腾的眼神。

    “起来吧,蓝丁,你无罪,大家都起来吧。”地灵刚微微分开双唇,凌肆先声夺人。听到蓝丁的话语,凌肆想到了一个人——他的老爹,徐山。徐山总是做出些出人意料甚至是与凌肆的意愿截然相反的事,不过,他做的这些事,都是为了凌肆,为凌肆着想。凌肆知道,蓝丁正是担忧凌肆和地灵,才破戒前来增援的。

    禁军一同起身,动作幅度、速度整齐划一,看得出来个个都是素质极高且身经百战的锐卒。

    “嘭!”远处的山峰上又是一声震天般的能量相撞的声音,细小的沙砾、大块大块的岩石一团被掀上天空。稍许,待土尘落下,一大一小两个身影逐渐清晰。

    赤鬼的头盔,不知何时已被击飞,其胸甲只剩下可怜的一小片,暴露的腹部上划有十几道深浅不一的刀痕,其中有两道刀痕正泪泪留着殷红的鲜血,鲜血一直流到赤鬼的下身,滴入早已被剥去植被的土壤里。

    “族长大人、领袖大人,这是……赤鬼又倒戈了吗?”蓝丁呆呆地盯着山峰上的两个身影,问道。

    地灵和凌肆不约而同地看向蓝丁,又看向山峰处,默声无答。地灵深知,能触怒赤鬼的事情太多了,她无法判断是那高伦单方面触怒了赤鬼,还是真是因为某些原因,赤鬼再次倒戈。

    凌肆则想起了初次见赤鬼的场景:赤鬼先是按照礼节单膝跪地,口中称呼还是“领袖大人”,前来诉状的是元老的昏庸,边境上外族人的侵袭。依某种方面来说,赤鬼还是忠于部族的。但是赤鬼突然暴起,扬言要杀死地灵和所有长老,再加上被击败时被砍断了右手,赤鬼不会因怨怒,誓要助这碎骨族灭了洛希尔部族吗?

    此时此刻,全体禁军、地灵、凌肆,所见到的现存的敌人只有赤鬼和高伦,叛军的主力部队不知踪影,现在率领军队要去哪里呢?而且,高伦和赤鬼还在拼杀,杀上山头后,谁又敢保证高伦和赤鬼不会形成临时的合作关系呢?

    “锵锵锵!”高伦全身附着着淡蓝色的毛,整个身体就像是一只站立着的野狼。高伦手中的长刀在半空中留下一个个充满杀气的残影,不断地与赤鬼手中的断息相碰撞。起初还是赤鬼强压着高伦,高伦狼化后,便完全调换了角色,高伦的攻势愈加凶猛,赤鬼只能接连退让,身体从山头一直退到半山腰。

    赤鬼高高伦一米有余,体型更是比高伦强壮数倍,而赤鬼却被高伦逐渐逼向绝路,看起来有种莫名的怪异感。

    “很好!不愧是洛希尔部族的最强战将。”高伦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一抹冷笑,右手的手腕上溢出银色的灵力,在高伦挥刀的同时,那些银色的灵力迅速覆盖住高伦的整只右手,一直接连到刀刃处。高伦的右手和他的长刀仿佛化成一体,刹那间,赤鬼感觉高伦的速度变慢了,但这只有赤鬼有这种感觉,山下的人根本看不出有何不同。

    赤鬼感觉高伦手中的长刀仿佛如玉女的手指,轻轻地点落在断息上,然后缓慢的触着断息,滑动了约一米的距离。

    “噗!”明明没有碰触,赤鬼的腹部却出现了一道约一米长的刀口,鲜血立即喷溅出来,高伦蓝色的体毛被染上了血红色,配上高伦的可怖的面容,恍若地府的鬼差,无比骇人。

    “这是……什么刀法?”赤鬼的双眼瞪的滚圆,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本是被他所不齿的小小兵长,却有远超与他的实力,还能使用各种诡异的招式。

    “碎骨妖刀刀法——雪走。”高伦盯着赤鬼,就像盯着死物一般。“游戏到此结束。”高伦宣判了赤鬼的死刑。

    “锵!”在高伦刚欲挥刀之时,一根长约两米、通体纯黑的棍棒,中途截住了高伦致命的一击。

    “是你小子。”高伦瞪大了双眼。“回来送死了么?”高伦话虽如此,却没有什么底气,他并没有发觉到凌肆前来,更没想到眼前这曾经败逃的人如今能挡住他的攻击。

    凌肆意识一转,调动灵体内的灵体使自己的身后幻化出一条荆棘藤蔓,荆棘藤蔓宛若一只灵活的手,沿着赤鬼残存的胸甲,卷住赤鬼,向身后丢去。

    “嘭!”赤鬼恰好被丢到地灵的面前,赤鬼感觉喉内有一股腥气,仰头喷出如若泉涌的鲜血。

    “领,领袖大人……”赤鬼费力的呲牙,但怎么都挤不出一丝笑容。“对不起……我,我竟然会帮助碎骨族屠杀族人……”

    “现在才醒悟?太迟了!当你对战领袖大人和族长大人的时候怎么不醒悟!死到临头给我装模作样!”蓝丁的脸上暴出青筋,愤怒的对赤鬼大吼,同时,蓝丁的战舰刀已是逼在赤鬼的咽喉处。

    “蓝丁……”地灵拨开蓝丁的手,斩舰刀这才离开赤鬼的上方。

    “啊?他……他是新的族长吗?哈……无所谓了,对不住了地灵大人,咳咳……”赤鬼腹部的刀口开始快速渗出鲜血,任赤鬼怎么捂,都挡不住。“来世,咳咳……再报吧。”赤鬼自知命数已尽,在自己捂着腹部的手上凝聚了一层紫色的灵力,只见手掌一划,那层灵力迅速飞出,一路破开赤鬼的内脏、骨骼,直至破开赤鬼的天灵盖,才在空气中消散。

    “赤鬼……”地灵默念着赤鬼的名字,心理有股说不出的痛苦。

    “嘭!”巨大的能量冲击在山头暴出,高伦和凌肆被弹开到两旁。

    “哼哼……来了。”高伦冷笑着,渐渐又变成大小。山的另一边,如海般黑压压的一片正缓慢的奔向高伦这一边,叛军的主力部队来了,战争的号角正式吹响。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