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三十一章 倒戈的赤鬼
    “凌肆,你的灵力纯度好像提升了不少,这才过去九天啊,不愧是预言的起始者。”地灵投给凌肆一个温和的笑容。

    “什么灵力?”凌肆一脸疑惑。

    “就是你灵体内的能量啊,在你的位面没有么?”地灵反问道。

    “没有。”凌肆如实回答。同时,凌肆又陷入了沉思:他原有的肉身中确实没有灵力,但是在昏迷之前,也就是与候沐对战时,凌肆却能令自己的皮肤上增值出荆棘藤蔓,那这又是什么能力呢?

    “好吧。在我们这个位面,每个人的身体中都蕴含着能力。一般来说,按照身体中灵力的多少、纯度高低可以分为四个层次,这四个层次依次为:粹体期、灵展期、锻魂期、衍魄期,每个层次又分为一至九阶,高于九阶就是大圆满,突破大圆满便是下一个层次。”

    “四个层次都应该有什么特征吧,不然怎么判断对手的强弱?”凌肆追问道。

    “有,但是我只知道很少的一部分。粹体期是可以将灵力附着与身体或者与身体相连的物体上,例如赤鬼的‘刀气’,赤鬼是粹体期大圆满的强者;灵展期则可以利用灵力改变自己的身体,将自己的身体幻化成期望的样式;锻魂期则可以将大量灵力外放,且利用这些灵力构成某些物体,比如刀剑武器之类的;衍魄期……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特征,据说能达到衍魄期的都是万年难遇的奇才。”

    “哦……”凌肆也是看过不少玄幻小说,这种抽象的等级体系还是能很快理解的。“地灵,你达到什么境界了?我呢?都是灵展期?”凌肆意识一转,右臂幻化成了荆棘藤蔓。

    “不,我们不受这种等级限制,我们的灵体是独有的。灵体内的灵力永远是充盈的,但这不意味着我们是强大的。我们的确可以随意将身体幻化成荆棘藤蔓,可你尝试过幻化成其他的东西么?”地灵的反问问住了凌肆,凌肆发现自己确实无法将身体幻化成除荆棘藤蔓以外的任何东西。而且,任凌肆调动体内的灵力,也无法附着在体表。

    “那……地灵你是怎么判断我的灵力纯度提高了啊?”

    “直觉吧,安静!”地灵突然拉住凌肆,迅速坠向地面。

    “锵!”武器的碰撞声响彻整个山头。地灵和凌肆伏在山下看得一清二楚——山顶上赤鬼与高伦正在厮杀。

    “什么情况?他们怎么自己打起来了?”凌肆轻声问道。地灵没有作声,示意凌肆安静些。

    赤鬼比高伦高半个身子,每将断息劈下,高伦都不禁顿一下下身。

    “你竟然骗我!”赤鬼高呼,同时攻势愈加猛烈,逼得高伦不断地后退。

    “不对。”地灵自言自语道。“他好像是……”

    “是什么?”凌肆见地灵望着高伦出神,也紧盯着高伦。只见高伦大喝一声,本是精瘦的身体开始膨胀,全身的肌肉开始变红,之后又长出一层蓝色的毛,如果要凌肆来整体概括下高伦此时的状貌的话,他现在就像是一头野狼。

    “他是碎骨族。”

    “碎骨族?”

    “碎骨族,属地行种,一般身材精瘦,天生好战。成年的碎骨族身体能够‘狼化’,‘狼化’后身体的各种机能都会得到强化。叛军的兵长竟然不是洛希尔部族的族人……”地灵放缓了说话的语调,绣眉蹙起。

    “锵!”赤鬼全力一击砸向高伦,高伦迎面抗击,这一次,高伦的身体没有挪移半点。刀刃相接,锋芒中迸发出灼热的火花。

    “你以为得到了断息就能够碾压我?撒兰大人早都算到你会倒戈了。”高伦右手发力,竟是将断息压了回去,在日光的照耀下,隐约能看见他的长刀上附着着一层玄色的灵力。

    “你……”赤鬼发觉仅靠蛮力已经压制不住高伦了,断息上逐渐附着上紫红色的灵力。

    高伦裂开嘴,露出尖锐的獠牙,长刀上附着的玄色灵力突然爆裂,化作无数细小的灵力箭矢飞向赤鬼。赤鬼全身附甲,没有把那些灵力放在眼里,可下一个瞬间他便后悔了。那些灵力箭矢毫不费力地穿过了赤鬼了胸甲,直入赤鬼的肉身,之后在赤鬼的身体中炸出一个个血洞。

    赤鬼踉跄连连,嘴角溢出些许血液。

    “不可能……你应该也只是粹体期大圆满啊……”赤鬼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被他蔑视的碎骨族,竟然会如此诡异的招式,还重伤了自己。

    “粹体期?”高伦冷笑着,持刀的手的背部逐渐增值出三片锋利的刀刃,这分明是灵展期的特征。

    “灵展期又如何!”赤鬼大吼一声,浑身的灵力一并暴发,原本通体赤色的断息瞬间变成了紫红色,剑身周围还不时闪过一些形似闪电的波动着的灵力。高伦右手将长刀拉往身后,蓄势待发。高伦与赤鬼身旁的空气都开始震颤。

    “走!”地灵拉起凌肆便沿着山底向部族内部疾速飞行。

    “怎么突然……”凌肆刚想发问,整齐的行军声从山的另一边响起。

    “杀!”叫杀声一起,洛希尔部族的军队一齐冲入那山下的村子。若是洛希尔部族的军队再早半个钟来到,便不会是现在这般惨状了——遍地都是洛希尔部族族人的尸体,有些甚至被切成了碎尸块,村中的屋舍墙壁上满是未干的血迹,空气中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给我杀!杀了这帮畜牲!”喊杀的人冲在队伍的最前方,脸上早已因愤怒变得扭曲、骇人。他手持斩舰刀,所过之处,皆是横断成两节的敌人的尸体。半晌,村中的叛军全灭。

    “怎么可能?这叛军只有区区几十人?”领兵的人将手中的斩舰刀刺入地面,目中的愤怒没有丝毫消散。

    “哄!”山峰之上,高伦与赤鬼愈战愈烈,山头已近乎被能量冲击成平地。

    “赤,赤鬼?”领兵的人眺望着山峰上的两个身影,一眼认出了赤鬼。“碎骨族?赤鬼怎么在跟碎骨族战斗,那不是叛军的人吗?难道,赤鬼又倒戈了?”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