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二十七章 修炼
    凌肆遵从希尔曼的指示,将地灵平躺放在床上。希尔曼将三根手指放在地灵的手腕处,令凌肆哭笑不得,这活脱脱就是中医的“把脉”啊。

    “嗯……地灵大人的身体没有大碍,而且,她正在自主的恢复中。”希尔曼转身撬开一条土色细蛇的嘴巴,拔下了它的四颗牙齿。那条蛇正是凌肆昨晚遇见的蛇。

    “你这是干什么?”凌肆见希尔曼用清水洗去蛇牙中残留的液体,然后向里面倒满这条蛇的蛇血,一脸疑惑。

    “我在做一种辅助药品,能加快地灵大人的恢复。”希尔曼将四颗蛇牙丢进一个桶装的木质容器里面,拿出一个比容器的开口稍小的石棍,不停地向其中砸下,研磨着带有蛇血的蛇牙。凌肆吃惊的近乎要张大嘴巴,这分明就是中药的研磨方法啊!这也太“离谱”了吧!

    不久,带有蛇血的蛇牙被研磨成了红色的粉末,希尔曼将容器递给凌肆。“接下来的你来吧,凌肆。”

    “啥?”凌肆一脸懵逼。

    “用手指,在地灵大人这里涂一个圈。”希尔曼说着,把手放在自己胸口出划了一个圈。“慢慢涂,直到把药全部涂完。”

    “这……”凌肆看着希尔曼真诚的眼神,没有丝毫故意挑逗凌肆的意思。“行,我来!”

    凌肆接过容器,用食指沾上稍许药材,看着地灵熟睡着的脸,咽了咽口水,将食指放在了地灵的胸间。

    “涂啊,这样涂。”希尔曼以为凌肆没有领会,再次给凌肆做了个示范。

    凌肆深深吸了口气,决定行动。每当凌肆的手指伸进地灵的衣袍中,绕过左右两端,都有一种柔软的感触传入凌肆的大脑。凌肆的手指不停地画着圈,脸颊也渐渐泛红。

    “凌肆,你很热吗?”艾琳关切的问道。

    “没……没……”凌肆躲开视线,继续涂抹。

    ……

    “嗯,应该再过十天半个月,地灵大人就能苏醒过来了。”希尔曼将三根手指从地灵的手腕处拿开,微笑着对凌肆说道。“我记得你有一根铁棒是吧,我这正好有一本残破的棒法,你可以带这个去后山的蛇洞练练。哎凌肆,你的铁棒呢?”

    “哦哦……这是我的灵器,煞无。”凌肆意识一转,煞无便从凌肆的身体中浮现出来,灵器都有相应的主人,同时,灵器也能融入拥有该灵器的人的身体中。

    希尔曼和艾琳露出惊异的神情,这灵器近乎是代表着地位,非武力高强者,或者权位极高者,是不会拥有灵器的。

    “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凌肆接过那本棒法,书的封面已经残破不堪,其中的内页也有不少是破烂到无法识别的。可这有总比没有好,凌肆空有一把灵器,而不会半点功法,实在是太浪费资源了。单打独斗,凌肆可以利用自己的能力夺取敌人身体的主导权,可是在群战中,凌肆是来不及使用能力的,只能依靠灵器或者地灵给予他的灵体去战斗。灵体,凌肆已是能灵活运用了,就剩这灵器有待开发了。

    ……

    后山。

    “这就是……蛇洞?”凌肆来到希尔曼所指的山洞前,望着漆黑的洞口,缓缓放下希尔曼所给的棒法。凌肆已经在后上山练习棒法七天了,书中的内容已经了然于胸,现在正是试炼自己的时候。

    凌肆慢慢挪动步伐,渐入洞穴的黑暗之中。

    “嘶……”凌肆的脚边有蛇吐息的声音,“唰!”只见凌肆右手手腕一转,煞无便闻声砸去,那条蛇的蛇头瞬时变得血肉模糊,一股刺鼻的腥臭味弥漫开来。

    “不行,还不够!”凌肆索性闭上了双眼,几个大步迈进了洞穴身处。战场可不是比武,没有公平之说,以一敌十,以一敌百,皆有可能。而且,凌肆不可能眼观六路,不能看准每一处杀机,这视觉的不足就要用其他来弥补,例如:听觉。

    “嘶嘶……”洞穴上方的石钟乳、洞穴中的各个小洞里逐渐钻出细小的蛇,这些蛇吐着信子,把前身高高抬起,后身轻轻地挪动着,伺机一举放倒凌肆。凌肆双手轻握煞无,静听洞穴中的动静。

    “滴答……滴答……”洞穴十分空旷,其中能清晰的听到滴水声,不过这不足以干扰到凌肆。“滴答……嘶嗖!”凌肆双眉一紧,煞无在凌肆手中灵活的舞动起来,在空中留下数个残影。

    数个呼吸间,数十条小蛇相继扑向凌肆,凌肆手中的煞无宛若一条粗壮的黑色巨蟒,在凌肆的身边不断飞驰着,途经之处,皆是小蛇被击飞的身影。

    “嘶……嚓!”凌肆心中一惊,这声音不对劲!凌肆身体向后微微倾倒,只听有液体喷洒到凌肆侧身出的石乳上,石乳发出被腐蚀的声音。这是蛇毒!

    凌肆轻哼一声,手中的动作变得更加迅速、流畅,煞无在洞穴中划出各式各样的弧圈,弧圈围绕着凌肆,像是有一个无形的球体包裹着凌肆。煞无飞速运转着,带起一阵阵风声。

    “嚓嚓嚓!”蛇群发现已是无法近身凌肆,一个个都张开血口,向凌肆喷出毒液。凌肆听状,蹙起眉头,一个纵身跃到洞穴的一角,意识一转,左臂幻化成一条碗粗的荆棘藤蔓,荆棘藤蔓在洞穴中划出一个巨大的弧形,一路破开蛇身,遍地蛇血。

    “哄……”凌肆隐约感觉到洞穴之中有一道光亮,索性睁开了眼睛。只见一道火光从洞穴深处射来,“嗤嗤!”一条碗口粗细的通体带着红色火焰的火蛇盘曲着身子,急速从洞口钻出。洞口边缘的小蛇见状,连忙扭动身子想要逃脱,但是它们的速度太慢了,瞬息间,那些小蛇便被火蛇身上的火焰烧到,顿时一阵烧肉的“嗤嗤”声传来,凌肆甚至能闻到蛇皮的焦味。

    “总算来个有意思的了。”凌肆双手轻握煞无,将煞无的一端对准火蛇,难以抑制的兴奋在凌肆的脸上浮现。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