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二十六章 逃亡
    凌肆带地灵逃出的那片洛希尔部族的边境是一片沙漠。关于沙漠,凌肆也只是在儿时所看的百科全书上了解过,面对真正的沙漠,没有半点头绪,何况,这还是异位面的沙漠。

    为了使灵体内的能量得以恢复,凌肆早已放弃了飞行,背着地灵,在沙漠中艰难的一步一步前行。好在灵体不像凌肆原本的肉体,不需要食物供能,也不需要水源滋润。睡眠呢?不知是不是也因为灵体,无法入睡。或许睡着了,就会回到自己的位面了吧?但是现在凌肆不能回去,他放不下地灵。

    赶了一天一夜的路,眼前依旧是一望无际的沙漠,凌肆切身体会到什么叫荒凉和无助。

    灵体倒是没有疲惫,但是凌肆的心已是疲惫至极,凌肆索性找了个低矮的地方坐了下来。

    人一静,思想便会活跃起来。夜空中繁星点点,若不是身旁还倚靠着地灵,凌肆还以为他身处地球。这一次来到这个位面,也有三四天了,地球应该仅过去半天左右。凌肆望着星空,不禁叹气。自己的肉身是不是正在某家医院躺着?老爹和林珊会不会焦急的守在我的身旁?上一次回去,还没来得及告诉他们关于这个位面的事,也没来得及弄清楚自己那奇葩的身世与新空间到底有什么关联。命运不由得自己计划,总是猝不及防。

    看着地灵精致的脸,凌肆多么希望她只是酣睡着,没有半点损伤。可是那裂开的像是一张嘴巴的碧色灵石又戳破了凌肆的幻想,凌肆将手放在地灵的眉心之间,能感觉到丝丝温热,这示意地灵的生命尚存。

    “嘶……”凌肆感觉沙下有什么东西在动。

    “咻!”一只手指粗细的小蛇从沙子中钻了出来,张开蛇嘴,露出四颗尖锐的毒牙,直扑像地灵。凌肆意识一转,将能量注入煞无。“嗡……”凌肆纵向一击,把蛇身打落下来,手腕一转,捅下,蛇头被砸的血肉模糊。

    “找死!连你都想要落井下石!”凌肆用煞无挑起蛇身,一脸凶相对着已被砸烂的蛇头怒喝道,仿佛它还能听到一样。看着煞无上面一动不动蛇,一种预想从凌肆的脑中划过。

    凌肆将自己的食指幻化成一条荆棘藤蔓,在蛇身上轻轻划过,蛇身中的内脏一并暴露出来。

    “嗯……这一团应该就是蛇胆吧。”凌肆用手小心的捏起蛇胆,柔软的感触和腥臭味令凌肆有些反胃。凌肆将蛇胆拿到地灵面前,又开始犹豫了。“这个……到底有没有用呢?”凌肆只听说过蛇胆能当药用,但具体能医治什么、怎么服用,凌肆是一窍不通。而且,最关键的一点,这不是地球,不能以地球的思维用在这个位面上。

    凌肆隐约能感觉到蛇胆中有一摊液体在流淌着,看看地灵精致的脸,再想想她的脸沾满腥臭的胆汁的样子,凌肆有些于心不忍。

    “算了!死马当活马医吧!”凌肆将蛇胆慢慢靠近地灵。

    “嗨……”

    “我擦!”远方突然传来叫喊声吓了凌肆一跳,凌肆的手更是不禁捏破了蛇胆,比相像中更令人作呕的腥臭味从凌肆的手那里散发着。

    “嗨,朋友。”两名身有双翼的人形生物从天空中飞下,落在凌肆的面前。“别担心,我们是重羽部族的。”

    “重羽部族?”凌肆根本不知道除了洛希尔部族以外的任意部族,看这两人的样子,应该是地灵所说的“天行种”。

    “不用担心,我们是住在这片沙漠上的沙漠猎人,以打猎为生,当然,必要时也会帮助下在此迷路的其他族人。”带头的一名天行种首先跟凌肆打招呼,说话时带着憨憨的笑容。

    “不过我门并不是你们的族人。”凌肆没有放松警惕。信任,有时会是种很可怕的东西,带引来灭亡。

    “不不不,我们也很乐意帮助其他族的,哦!这不是地灵大人吗?”带头的天行种惊讶的高呼起来。“天呐,实在是太荣幸了。哦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希尔曼,这是我的妻子艾琳。”

    “你们认识地灵?”凌肆看到希尔曼和艾琳的神情,稍稍放下了警觉。

    “地灵大人是我们的恩人啊!你不知道吧?这些年,在我们重羽部族和洛希尔部族之间的边境上,总是出没着一群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强盗,他们骚扰我们两族的边境,还将罪行丢给我们两族的人民。几经惹得两族要开战,地灵大人不仅专程过来探寻过,还赶走了不少强盗,是我们的恩人啊。只是这些事只有我们边境上的居民知道,上边的长老、族长什么的,竟然还一口咬定就是洛希尔部族的族人想要挑衅开战,还想在开战前拉拢边境的我们,唉,地灵大人不容易啊。”

    凌肆陷入了沉思,高伦的身影从凌肆的脑海中窜过。地灵说过,赤鬼是族内最强战将,这高伦却能与赤鬼势均力敌,

    有问题!而且,地灵应该是没有考虑到高伦这一高手的存在,只锁定住赤鬼,才中箭昏迷的。凌肆暗叹一声,地灵实在是太单纯了。

    “哦,地灵大人怎么了?”希尔曼探身过来,见到地灵一动不动,惊奇地问。

    “她……与那些强盗战斗受了伤,昏迷了。”凌肆磨了磨牙,愤恨自己当时没有及时赶到。

    “唉?你手中拿的是蛇胆吧?那东西可不能乱用,剧毒啊!嗯……这蛇身倒是可以带回去补补身子。”希尔曼挑起摊在一旁的蛇尸体,饶有兴趣的看着。“带地灵大人来我的住处吧,这些年我也救助过不少人了,多少懂一些医术。敢问,这位少年怎么称呼?”

    “凌肆。”凌肆淡淡地说,看着地灵,满脸忧愁。

    “好的,那么麻烦您带着地灵大人跟我们去住处吧。我们不敢乱动地灵大人,你能带着地灵大人从强盗手中逃出来,想必也不是一般人吧。”

    ……

    沙漠中刮起一阵阵夜风,带来丝丝凉意,凌肆缓缓回首看着背在身后的地灵:“或许,这就是你单纯的原因吧,你所处的这个位面啊,很暖和呢。”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