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二十五章 苦涩的战果
    “地灵!”凌肆赶到地灵身前,看着地灵双眉之间那没入的箭头,慌张的询问。

    “没,没事……”地灵停止了咏唱,很是勉强的挤出一个苦涩的笑容,之后便闭上了双眼。

    “地灵!”凌肆紧盯着那只箭矢,一咬牙,抓住那只箭矢拔了出来。地灵没有任何反应,眉心之中那碧色的灵石也没有恢复原状。凌肆还记得,地灵说那碧色的灵石是她的本体,见状,凌肆的心止不住的飞速跳动着。

    凌肆将手掌轻轻抚在那灵石上,还能感觉到一丝能量的波动,只是那股能量十分微弱。地灵没有死!凌肆缓了一口气。

    凌肆晃了晃地灵,依旧没有动静,凌肆的脸上挂满了忧虑。

    “嗖!”突然,一股杀气划破空气窜来,凌肆一手搂住地灵的腰,一手操起煞无迎接。“锵!”金属的碰撞声响起,只见一箭头上裹着一层玄色箭气的弓矢与煞无碰撞,不断地擦出火花,没有退却之意。凌肆手持煞无向下一抽,弓矢被煞无带了下去,径直飞向地面,数个眨眼的片刻后,弓矢直挺挺的没入地面。

    “还有实力堪比赤鬼的人吗?”凌肆不禁心中一沉。“不是说赤鬼是族内最强战将了吗?”

    高伦在地面冷冷地看着凌肆的身影,再一次将弓弦拉满。凌肆感到喉咙发干,后背开始渗出汗水。如果没了地灵和凌肆,洛希尔部族的军队便没了首领,群龙无首的军队是不可能打胜仗的,尽管是凌肆这个毛头小子,也十分清楚这一点。

    凌肆将地灵的灵体一甩,索性背起地灵。“嗖!”又一发弓矢来袭,此时的凌肆已是满腔怒火,尤其是这高伦的弓矢,更是将凌肆心中的愤怒推向极致。煞无在空中留下一道残影,飞来的弓矢从中间断成两截。可是箭头依旧飞向凌肆,凌肆瞬时发力,从腰间幻化出一条荆棘藤蔓,撞击箭头,使其偏离轨道从凌肆侧身飞去。

    凌肆离地百余米,煞无或者是荆棘藤蔓都不能做出有效的攻击,要战斗,凌肆只能近战。不说身后背着地灵,地面上还有手持断息的赤鬼坐镇,凌肆近战也是偏于不利的那一方。

    “杀啊!”喊杀声不绝于耳,地面上,双方的大军已是相互冲击破去了原有的队形,到处都是刀光剑影、血肉横飞,连自己是下属、士兵都在浴血奋战,身为一族之长的自己有什么颜面临阵逃脱?

    凌肆低吼一声,右手紧握住煞无,腰间幻化出两只浅绿色的羽翼,全速冲向地面。

    擒贼先擒王,凌肆对准了高伦,操着煞无径直捅去。高伦轻哼一声,露出如尖锐的牙齿,像是野狼看着猎物般望着突袭而来的凌肆。高伦丢去弓箭,操起绑在腰间的长刀,一个纵身,向凌肆跃去,正面迎击。

    “锵!”猛烈的冲击迫使凌肆向后退去几米,凌肆眉头紧锁,没料到高伦这样精瘦的身体会有如此强劲的力量。

    “哼哼,冲着么猛,不怕把你身后的美人摔下来吗?”高伦用舌头舔了一圈他那尖锐的牙齿,就像是野兽准备进食一般凶恶、贪婪。

    凌肆眼前略过一道寒光。“美人?”如果是洛希尔部族的族人,理应认识地灵,知道她是洛希尔部族的精神领袖,高伦如此称呼,莫非他不是洛希尔部族的族人?是叛军中无意混入了其他族的族人,还是有意为之,从一开始就是想要联合其他部族灭掉洛希尔部族?

    “假领袖小子!把领袖放下来吧!”沉重脚步声从凌肆身后响起,另一个巨大威胁也来了——赤鬼!

    凌肆意识一转,脚下迸发出巨大的能量,推动凌肆向空中飞去。

    “想跑?省省吧!”赤鬼纵身一跃,很快便追上了凌肆。

    “嗡……锵!”赤鬼没来得及凝聚刀气,凌肆反身冲向赤鬼,煞无与断息相接,迸发出耀眼的火花。下一个瞬间,凌肆因两件灵器撞击所产生的能量波飞到了数十米外,凌肆不禁撇了撇嘴角。

    高伦刚要拉满长弓,一道寒光闪过,一把长刀劈向高伦,高伦本能的侧身,回过神来,长弓已被劈成两段。高伦的眼神变得锐利,再次抽出腰间的长刀,身影携着刀光,杀向那个士兵。

    “族长快跑!”一个苍老的声音大吼着。随那声音望去,正是那个与高伦相对峙的士兵。他曾是洛希尔部族的最强战将,也就是如赤鬼一样能傲视于全部族的最强战将,可是他老了,岁月尘封了本属于他的荣耀,只留给他一颗忠诚的心。

    凌肆眺望整个战场,已经有不少士兵开始逃离了,或者说早已逃去了很多士兵,残存的战力,已经明显不敌叛军了。什么自古邪不胜正,那都是胡言,胜者即是正义,现在,这叛军就是正义。

    明明刚刚任免洛希尔部族族长不久,本预想着平息叛乱赢得些功名以报地灵,如今却是这般惨状。

    “族长!”老兵长与高伦的刀不断交错相接,但是老兵长一直在后退,抵不住高伦的力道。现在早已大势已去,凌肆唯一能做的就是带着地灵逃离。凌肆侧首看看背在身上的地灵,依旧没有半点动静。

    凌肆意识一转,调动灵体内所剩的所有能量,全速向洛希尔边境之外飞去。

    “吼!”赤鬼大吼一声,大步飞奔,欲要追上凌肆。

    “啊哈哈哈哈!”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凭你这半吊子速度,是追不上族长大人的。”

    赤鬼拼命奔跑了一段,发现与凌肆的距离缩短的速度太慢了,根本不可能追的上。

    “老头子!你的对手是我!”高伦又是一套猛攻,老兵长接连退让,近乎没有半点还手之力,只能勉强用刀抵抗。

    “老头子,你的时代早已过去了,受死吧!”赤鬼怒火中烧,全速奔向老兵长。

    “给我滚开!他是我的对手!”高伦加速了攻势,像是要想在赤鬼赶来之前杀了老兵长。

    “足够了。”突然间,老兵长的额头上出现一个金色的符印,同时,老兵长的身体开始极速膨胀起来。高伦见状不妙,全力一击劈向老兵长,而这一次,老兵长稳稳地接住了。数个呼吸间,老兵长原本瘦小的身体已是膨胀到与赤鬼的体型相差无几。

    “年轻人,我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是洛希尔部族真正的最强战将!”老兵长一刀将高伦击飞了出去,此时,赤鬼也操着断息赶到了。

    “锵!”剑身附着紫红色刀气的断息与那把仅约一米长的长刀相撞,赤鬼的手腕感受到前所未有强劲力量。老兵长低吼一声,断息竟脱离了赤鬼的右手,飞向空中,老兵长刚想露出笑容,一阵强烈的痛楚席卷他的全身。

    “哄!”老兵长整个身子炸裂开来,巨大的能量把赤鬼卷上天空,四周的地面皆尽碎裂崩塌。

    许久,高伦捂着满是鲜血的右手看着地上那些残留的碎尸,心有余悸。

    凌肆没有回头,也不知那个可怕的能量是如何产生的,他一心只有一个念头,带地灵走。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