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二十二章 断息
    “可恶……”凌肆手腕一转,反手握住煞无,将能量注入其中,在身后划一个半弧,顿时烟尘四起。

    赤鬼大喝一声,整个边境上的叛军都骚动起来,右手握拳,整只右臂夸张的膨胀,且不住的颤抖。右拳上隐约出现一层紫色的气层,赤鬼一拳直击地面,地面瞬时皲裂,裂纹飞快的向四面八方蔓延。

    凌肆意识一转,使自己的灵体腾空,在离地的瞬间,脚下的地面轰然裂开,崩落的砂石坠入漆黑的裂缝之中。赤鬼冷哼一声,转身冲向屋内,欲要得到断息。

    凌肆控制灵体冲向屋内,全力与赤鬼竞速。赤鬼奔向屋内的同时,还不忘在双掌上凝聚刀气,不断地攻击身后的凌肆,阻挡其飞行。

    “砰!砰!”凌肆哪敢停歇,只能用煞无暂时抵挡刀气袭来,可这刀气并不是实体,煞无能挡住刀气的一部分,其他未触及的部分依旧划破空气在凌肆的灵体上破开一个个口子。

    “断息是我的了!”赤鬼伸出巨手,扑向断息,脸上满是贪婪和暴戾。

    “嗡……”凌肆及时赶到,右臂已幻化成荆棘藤蔓,缠绕在煞无上。煞无微微震动着砸向赤鬼伸出的手,赤鬼手掌成刀,凝聚出一层深紫色的刀气与煞无相撞。

    “砰!”强烈的撞击迸发出巨大的能量,木屋的两侧被能量冲击得凸起,赤鬼与凌肆也双双被震开。

    赤鬼稳住足下,漠视着凌肆,欲要窥出凌肆的破绽,一举夺得断息。凌肆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不是第一次与赤鬼交战了,凌肆深知赤鬼的恐怖之处。尽管现在拥有了煞无的凌肆已是今非昔比,仍不能轻敌赤鬼。

    脚步声突然从屋门外响起,凌肆警觉地一瞥,叛军已经过来了!

    初入屋内的地行种见到赤鬼与凌肆这对峙的情形,杀声喊起,操着长刀便冲向凌肆。凌肆意识一转,煞无开始发出低沉的轰鸣声。

    煞无在空中留下一段黑色的虚影,径直砸中冲在最前面的地行种的胸口,长刀与煞无碰撞,迸发出些许火花。只见那地行种双眼眼珠布满血丝,微微凸起,艰难的看着被煞无捅到的胸口,身体随着煞无震颤几下,体内的经脉完全碎裂,连内脏也承受不了这猛烈的能量而崩溃,鲜血流淌,这地行种轰然倒下。

    此时已有不少叛军冲入木屋,见同伴这一惨烈的死状不禁畏缩。赤鬼两团粗气从鼻孔中喷出,杀意腾腾。位于前方的叛军受到赤鬼的威压,一咬牙,挥着长刀一齐杀向凌肆。

    赤鬼的眼神变得锐利,急速奔向断息。“嗡……”煞无再次发出低沉的轰鸣声,凌肆咬紧牙关,拼死挡住赤鬼的去路。

    赤鬼开始疯狂的撞击挡在他面前的煞无,像是要拼死得到断息,凌肆控制着灵体内的能量不断注入煞无,不敢对让半步。赤鬼如此渴望这把“断剑”,这把“断剑”到底是有什么可怕之处呢?

    “杀!”两只地行种操着长刀直突向凌肆,凌肆只顾着赤鬼的撞击,身子一倾,只躲开一把刀,另一把刺入凌肆的右腿。赤鬼见状,右臂成刀,凝聚出一层深紫色的刀气,对准凌肆的腰身,横劈过去。

    凌肆紧握煞无,调动灵体内大量能量一并爆发,脚下留下两个像是被炸出来的深坑。右腿肌肉撕裂的痛感传入凌肆的大脑,但是凌肆并没有在腾空后使其恢复。所剩的能量已经不多了,不能再把能量浪费在小伤上面,现在凌肆只有两件事要做:保命,以及夺得断息。

    凌肆摸了下腰间用麻布捆绑着的一块橙色的石头,那是地灵给他的一块灵石,一旦形式难以掌控或者成功夺得断息,就将能量注入其中,灵石变回冲上天空炸裂开来,然后地灵便会带领援军前来增援。可是现在凌肆身处木屋之中,想要发动灵石,必先破开屋顶,若是凌肆去破开屋顶,则断息可能就会落入赤鬼的手中,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近二十只地行种叛军已经冲进了木屋,其中有十只地行种手执强弩,对着半空中的凌肆一阵射击。

    “锵锵锵……”凌肆一边用右手挥动煞无打落射来的弓矢,一边将左臂背在身后,准备蓄力一击。

    “嗖!”一个圆环状的紫色气刃从飞向凌肆面门,凌肆一个侧身,将煞无调转砸中那气刃,同时,两只弓矢刺入凌肆的灵体。那紫色气刃没有被击散,竟回旋回来,凌肆再也不能按耐住左臂的能量,刹那间,半米粗的荆棘藤蔓从凌肆的身后钻出,径直冲向地面正不断射击的地行种们。“噗噗……”接连数只地行种在瞬间被藤蔓贯穿了身体,殷红的鲜血喷洒了一地。

    “啊哈哈哈!”有铁器的碰撞声从地面传来,凌肆闻声望去,赤鬼的右手已是紧握住那通体赤色的断息。凌肆刚想突袭,环形气刃再次袭来,凌肆不再犹豫,控制煞无尽力喷发出能量硬是震碎了气刃。

    铁链的撞击声愈加响烈,听起来像是快达到了极限。

    凌肆控制荆棘藤蔓,全力冲向赤鬼。“砰!砰砰砰!”断息上捆绑的铁链尽数断开,霎时,一股强大的能量向四面八方喷涌,只见剑芒一闪,凌肆的荆棘藤蔓已断成数节。

    “啊哈哈哈哈!断息,不需此名!”赤鬼癫狂的大笑着,断息更是不断地喷涌出强大的杀气。凌肆倒吸一口冷气,想起来地灵对这把“断剑”描述:那不是剑,那是剑形状的——死!

    赤鬼抬手一击,深紫色的刀气径直飞向凌肆,凌肆用煞无硬抗,尽是被击飞出去,撞在木屋的墙上。

    “怎么可能……”凌肆还依稀记得上一次与赤鬼交战时,赤鬼凝聚这种深紫色的刀气多少要蓄力一段时间,可是现在却是轻易的挥出,是赤鬼变强了,还是那断息的作用?

    凌肆反握住煞无,用力捅破身后的墙壁,冲了出去。附身一看,地面上密密麻麻全是叛军的身影。不说这地上的叛军,单是现在持有断息的赤鬼,凌肆都应对不过了,孤军奋战是绝对不可行了。凌肆把手放到腰间的灵石上面。

    “嘭!”木屋轰然炸裂,全身赤色铠甲、手持赤色断息的赤鬼,宛如地狱的恶魔,两只滚圆的紫色瞳仁充斥着暴戾。

    凌肆将能量注入灵石,灵石立即飞向空中。

    “嗖!”一袭深紫色的刀气在半空中截断了灵石,灵石炸出了碧色的花火。

    “乖乖留下吧,假领袖。”赤鬼低吼一声,像是宣判了凌肆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