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二十一章 一触即发
    “零壹……”凌肆陷入深思,脑海中浮现出一个身穿古儒白褂,脚踏白鞋,手执一把白帘纸扇的男子。

    “你认识他?”地灵看见凌肆下意识地抿嘴,追问道。

    “不,我或许见过他……”凌肆眉头紧锁,阔步走向煞无,右手握紧并且向煞无注入能量发力,煞无破土而出。“就在这个位面。”

    凌肆双臂一齐发力,挥舞煞无,全力一击砸向灵武遗留下的手臂上,顿时烟尘四起。数个呼吸后,只见手臂已没入地面,但是手臂本身仅有一处极其微小的凹陷。

    “我到底是在跟什么鬼东西在战斗啊?”看着灵武的残骸,又仿佛看见了自己的老爹徐山,若不是徐山在凌肆年少时教他一些简单的武术,恐怕凌肆都不知道怎么挥动煞无,更不用说打败灵武了。灵武的样子又与徐山无比相像,就像是用老爹所教的击败老爹一样,无奈而讽刺。

    “凌肆。”地灵轻声换道,凌肆紧缩着的眉头稍稍松开。

    “嗯,没事,不用担心。”凌肆勉强挤出笑容。“继续探讨平息内乱的要事吧。”

    ……

    洛希尔部族边境。

    赤鬼的右胸到肩膀处捆着手指粗细的黑色铁链,肩膀的末端浸在一个半球体熔炉之中。赤鬼没有戴头盔,双眼紧闭,额头上的毛发不时滴落汗珠,裂开嘴,把牙齿磨得嘎吱作响。

    “好了。”站在赤鬼面前的一位身穿黑袍的地行种用低沉的声音发令。两个半人身高,身有四手的地行种分别站在赤鬼右肩的两旁,抓住黑色铁链,呲着牙费力的拉扯。

    “唔……”两只地行种拼尽全力也没能拉动丝毫。

    “滚开,废物!”赤鬼猛然睁眼,口鼻喷出炽热的气息,右肩上开始暴出青筋。

    “喝啊!”赤鬼连着熔炉,将自己的右肩抡起,在空中划出一个半圆,“嘭。”熔炉与地面撞击轰然炸裂,爆发出的冲击波将那两个地行种击飞上天。

    赤鬼将自己那紫色的瞳孔瞪得滚圆,仔细端详着自己还滴着红色液体的新生右臂,扬天大笑。

    “怎么样?赤鬼,新手臂可还满意?”黑袍人走上前去,将手轻轻放在赤鬼的胸甲上。

    “哈哈哈,满意!满意!不愧是撒兰大人,煅术名不虚传。”

    撒兰将手放下,露出邪魅的笑,转身向一顶帐篷走去。

    赤鬼缓了一口气:“撒兰大人,别忘了你给我的承诺。”撒兰停下脚步,微微侧首,轻点头颅,便继续前行。

    赤鬼望着撒兰的背影,目光愈加锐利。“我不管你是上任族长的子嗣,还是出神入化的煅术师,胆敢威胁我,只有死。”

    赤鬼轻蔑的一笑,拿起身旁的头盔戴上,右臂奋力一震,将困在胸肩上的铁链震断,用贪婪的眼神望着右方不远处的一个黑屋。赤鬼几个阔步走到黑屋门前,屋门是木质的,边缘的木材已有些腐朽。赤鬼对着门就是一拳,门缝中突然喷发出红光,然后又迅速消散,屋门竟没有损伤半点。

    “老狐狸,死了还那么多规矩。”赤鬼鼻孔喷出两团热气。赤鬼将拳头摊开,轻轻的推动木门,门缝中没有发出红光。木门被缓慢的推开。

    在木门被完全推开的同时,刺眼的红光从屋内喷发出来,数十米开外的土地都仿佛披上了红纱,许久,光芒才褪去。屋内,一把通体赤色的巨剑几乎横跨整个屋子。剑身到剑柄都用赤色的锁链捆绑着,剑的尖端是平的,不过依旧闪着锋利的剑芒。

    “断息啊……哈哈。”赤鬼望着屋内的巨剑肆意的大笑着。断息是洛希尔部族上任族长的灵器,名为断息。断息原本就没有剑尖,但使用它时仿佛能长出剑尖一般,隔空破敌。赤鬼与洛希尔部族的上任族长一同征战过,深知断息的可怕之处。那不是剑,那是剑形状的——死!

    “嗡……”在赤鬼踏出第一步前,一股杀气从赤鬼的后方袭来。赤鬼屏息,右臂迅速暴出青筋,全力向后挥击。

    “砰!嗡……”煞无被赤鬼硬生生用手臂挡住。“怎么可能?”凌肆定了定神,确认眼前这丈许高的巨兽正是赤鬼,惊异的看着与煞无相抗衡的手臂。

    “小子,我记得你的气息,假领袖。”赤鬼右足踏地,奋力跃向凌肆。凌肆意识一转,调动能量将煞无撤回身前,赤鬼强烈的冲击迫使凌肆拖地滑行了数米。

    赤鬼眼神一变,转身向断息奔去。凌肆随着赤鬼的身影隐约看到一把被赤色锁链捆绑的巨剑,心中不禁一紧。凌肆将双臂幻化成两条碗粗的荆棘藤蔓,径直冲向赤鬼,藤蔓尖端一绕,死死地缠住赤鬼的双腿。

    “可恶……”赤鬼回身锁住藤蔓的尖端,猛力击打缠绕在腿上的部分。凌肆眼神一变,煞无周围的空气仿佛静止般寂静,直冲向赤鬼的腹部。赤鬼变拳为手刀,大喝一声,手掌边缘微微泛起紫色的刀气,手刀劈下,藤蔓尽断。

    “嗡……”凌肆手执微微震动着的煞无冲向赤鬼,赤鬼重心一倾,侧腰的盔甲被煞无震得尽碎。赤鬼双臂发力,一齐砸向煞无,凌肆反应不及,被煞无带着趔趄了几步。

    “吼!”赤鬼发出震天的怒吼,周围的空气都震动起来。

    “我靠,谁他妈半夜乱叫!”

    “哪个不要命的!”

    “又是送死的吗?”

    ……

    周围陆陆续续出现全副武装的地行种,凌肆慌忙地查看四周,已经有近百人从军营中出来了。

    凌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使自己尽快镇定。前方有赤鬼挡道,还有断息在那构成潜在威胁;后方是全体叛军,凌肆已无路可退。

    凌肆本是计划先单兵突袭,首先夺去可能成为最大威胁的断息,没想到晚了一步,正巧撞上了赤鬼,还是复生了右臂、战力完全的赤鬼。

    现在不仅仅是赤鬼了,凌肆已经惊动了所有叛军,大战一触即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