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二十章 人造人灵武
    “既然不是‘老爹’,那就好办了。”凌肆把牙咬地嘎吱响,右臂抡起煞无挥向灵武,与此同时,灵武手臂上的枪管喷出了火舌。

    “嗡……”煞无发出低沉的轰鸣声,灵武射出的子弹一并在空中减缓了速度,在即将触及凌肆时无力的坠落下去。

    “别。”凌肆打断正在咏唱咒语的地灵。“让我独自跟他做个了断。”

    “啊?”地灵停止了咏唱,看着凌肆那无比坚定的眼神只好点头默许。

    “或许真的是我低估你了,零壹。”灵武的右手向上折断,露出一个黑漆漆的炮筒,像是正集聚着什么能量,炮筒内部隐隐发出白芒,且光亮正不断增强。

    “两秒了。”凌肆用怜悯的眼神看着灵武,一股寒流从凌肆的脑中窜过,凌肆夺取了灵武身体的主导权。

    只要把炮筒调转,灵武就会自取灭亡——凌肆是这么预想的,但实际却没这么简单,凌肆发觉着蓄力的右臂无比沉重,肘关节又像是被焊死了一样,无法弯曲半点。

    “地灵,小心!”意识回到本体的凌肆,只能选择躲避。凌肆用煞无撑地跃起的刹那,灵武所执的炮筒将白芒全部喷发出来,凌肆的左臂在瞬间感受到强烈的灼痛,之后这痛感便随着左臂一齐消失了。

    凌肆意识一转,尽可能的将灵体内的能量调转到断臂处,加速复生。灵体内的能量就像凌肆在自己位面中自己身体的体能一样,在一定时间内都是有限的。

    不能拖!凌肆脚尖发力,直突灵武的正面,右手操起煞无直接突刺,同时将右臂幻化成荆棘藤蔓缠绕在煞无周围窜向灵武。灵武的脸上露出爽朗的大笑,将右手归位,左脚后挪一尺,将身体的重心沉了下去。

    在煞无与荆棘藤蔓抵达灵武眼前的刹那,灵武甩动双臂,双双重击在荆棘藤蔓的侧面,双手无视尖锐的荆棘,顺势紧握住荆棘藤蔓和煞无。“喝啊!”荆棘藤蔓连着凌肆本体,一齐被灵武抡了起来,凌肆撞破了小屋的墙壁,飞了出去。

    “可恶……”凌肆恨恨的咬着牙。

    “死。”灵武的脚下喷着白芒,飞快的追上凌肆,在白芒减弱之时,灵武抓住了凌肆的右腿,手腕发力,将凌肆扔向地面。

    不等凌肆触地,灵武再次加速奔向凌肆,右拳紧握向后拉伸蓄力,指缝中隐约有白芒射出。凌肆意识一转,调动灵体内的能量输入煞无,煞无周围的空气好像都静止了,听不见半点风声。

    “嗡……”煞无因能量的注入发出低沉的轰鸣声,轻微但高频地震动着,灵武的右拳像是受到极大的阻力,前进愈加艰难。

    “嗖。”一条碗粗的荆棘藤蔓从灵武侧面袭来,灵武急忙调转身体。

    “砰。”灵武的右拳被凌肆突袭而来的荆棘藤蔓撞断,灵武没有流下一滴血液。

    “这人造人是纯金属么……”凌肆心中一沉。“那么弱点会是在哪?”

    恍惚间,灵武在空中将失去了拳头的右臂指向凌肆,一束白芒喷向凌肆。凌肆只能用煞无抵挡,白芒的边缘部分躲过了煞无,在凌肆的脸上擦出一道伤痕。

    灵武没有停歇,右臂的炮筒不断地喷发出白芒,像是连发的火箭筒,不给凌肆喘息的机会。凌肆调动灵体内的能量,幻化出一只由荆棘藤蔓构成的盾牌,挡在身前。每受到一束白芒的冲击,盾牌的外侧便凹下一个深坑,但是怎么都击不穿。

    “没有蓄力就弱的多么?”凌肆低语道。

    盾牌凹陷的频率慢了下来,凌肆将盾牌稍稍下移,只见灵武径直袭来,一个肘击将盾牌击穿。灵武的左臂上凸起一支枪管,正对着凌肆的脑门喷出了火舌。凌肆急忙挥动煞无,将能量竭尽注入其内,子弹恰好擦到煞无的边缘,改变了方向穿入凌肆的肩膀。

    “嘶……”火烧般的痛感从肩膀穿入凌肆的大脑,凌肆的眼帘一紧,又被凌肆硬生生撑了起来。

    凌肆已经没有多余的能量用来恢复身体或者变化身体了,唯一的希望只有自己本身的能力以及手中残存着能量的煞无。凌肆双目不变,抡起煞无直面灵武从天而降的一拳。

    “两秒。”一股寒流从凌肆的脑中窜过,灵武的左臂突然弯曲,落拳变成了肘击,左肘与煞无相撞,灵武的肘部微微凹陷,在同一个瞬间,其左臂上的枪管对着灵武的头部吐出火舌。

    “砰!”灵武的左眼处直到灵武的后脑被贯穿出一个圆孔,脑部还零零散散地掉落出不少破碎的芯片。

    凌肆没有停歇,向上跃起,意识一转,将煞无中的能量全部释放,煞无突然加速,冲破了灵武的左肘,径直贯穿了灵武的胸口。煞无带着灵武坠落,煞无直挺挺的插入地面,灵武就像是不会流血的死尸般,半挂在煞无的中央。

    “呼……”凌肆终于缓了一口气。“结束了吧,人造人灵武?”灵武的身体猛然抽动了一下,惊的凌肆连忙后退两步。

    “你……我……”灵武的声音中夹杂着电流声。“零壹……”灵武慢慢抬起破损的头颅,露出本属于徐山的标志性的大笑,此时此刻,这原本爽朗的笑容却是变得诡异渗人。

    “凌肆……”远方传来地灵的声音,地灵正一脸焦急,飞向凌肆。

    灵武脸上的笑容突然顿住了,灵武险难的晃动身体,腹部碰撞出不少火花。“咚。”灵武摔到地面,但腹部依旧被煞无贯穿、固定着,无法移动。

    “可恶……”灵武望着愈来愈近的地灵,恶狠狠的叹气。

    “零壹……是我低估你了。”灵武再次抬起残破的头颅放纵着笑容,腹部以上的身体开始发出白芒。“这次……算你走……”

    “凌肆!”耀眼的白芒夺去了凌肆和地灵的视野,凌肆用双臂挡在前面,心已提到嗓子眼里。

    待白芒渐弱、消散,灵武仅剩下像是被烈焰烧灼过的黑褐色的四肢,头部和躯体部分消失不见了。

    “灵武……”凌肆咽了口口水,平息身心的紧张。

    地灵终于赶到,看着灵武的残体,再看看右肩受伤的凌肆,快步奔到凌肆面前。“忍忍,我马上帮你疗伤。”地灵意识一转,将自己灵体内的能量注入凌肆的灵体中,凌肆右肩里的子弹被渐渐逼出,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

    “凌肆,他……是什么?”地灵稳住惊讶的身前,看着地上残破的遗体。

    “人造人啊。”凌肆顿了下,意识到地灵不可能懂得“人造人”的定义。“嗯……一种由我的同类用某些非生物材料制造出的生命体吧。”凌肆苦笑着撇了撇嘴,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定义好。

    “这样啊……”地灵抿嘴沉思。“他为什么叫你‘零壹’呢?”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