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十九章 灵器
    地灵要任免凌肆为洛希尔部族的族长,凌肆记得清清楚楚。地灵能与其他位面的生命交流,也将凌肆的归来算的无比准确。

    如果放在两周前,凌肆刚刚觉醒能力,他会把自己归为巧合;现在,太多的“巧合”已经打破了凌肆正常的生活,凌肆方才明白所谓的巧合,都是必然。

    十二元老一齐将法杖微微举起,再向地面一叩,十二道颜色各异的能量光束冲向空中,同时,石柱旁的所有“战士”幻化回蓝色幽火汇入那十二道光束。

    所有的能量汇聚成一个圆盘状的能量盘,能量盘飞到地灵与凌肆之间,稳稳的悬停在空中。

    地灵控制银色血滴滴入能量盘。“凌肆,把手给我。”地灵微笑着轻声说道。

    凌肆疑惑的伸出右手,地灵意识一转,将食指幻化成一条极细的荆棘藤蔓,荆棘藤蔓径直窜入凌肆的食指,痛感的刺激使凌肆不禁颤了一下。

    地灵控制荆棘藤蔓收回,带出一滴银色血滴,这是凌肆的灵体中的精血。银色血滴坠入半空中的能量盘,能量盘立即发出耀眼的光芒,同时快速的向下“生长”。

    几个呼吸后,能量盘变成了一根与凌肆等身长的能量棒,光芒瞬时收回,能量棒变得漆黑。

    “抓住它,这是属于你的灵器。”

    凌肆沉默,迅速的抓住这新生的灵器,凌肆感到有一股能量疯狂的从灵器中喷涌出来,霎时,这些能量又急剧的收缩回来,像是被什么东西吞噬着,将所有能量凝聚在灵器的一处。

    “现在你是我们洛希尔部族的新任族长了。”地灵向凌肆递上一个温和的笑容。

    ……

    凌肆意识一转,灵器从凌肆的右臂中浮现出来:“这是什么啊?”地灵带凌肆回到施法用的小屋,凌肆憋了一路的问题终于得以释放。

    “灵器,上面滴有你的精血,这灵器所蕴含的能力也与你自己的能力相关。”地灵盘坐在空中,双目合实,早已料到凌肆的疑问。

    “我哪有什么精血,这不是你给我的灵体么?属于我的只有意识啊。”

    “不,灵体也像这灵器一般会认主的,所以你的灵体身上留着的血液就是属于你的,而不是灵体本身。”地灵伸出纤细的食指,指着自己双眉之间那颗碧色的宝石。“这才是我的本体,我的灵体也是自己制造的,并不是天生就有的哦。”

    凌肆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半空中的地灵:“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因为你是‘预言的起始者’呀,我相信你,就像相信那个预言者一样。”地灵微微露出笑颜。

    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地灵了,更不是第一次感受到地灵的单纯,或者说对其他位面的倾信,凌肆依旧无法理解地灵这种性格。凌肆所生活的世界满是欺骗与功利,所谓的信任也是建立在双方皆有砝码的条件上。

    与上一次在“蛛网”的门前昏迷不同,这一次,凌肆还清晰的记着昏迷前的种种细节。

    “鹰眼”?新空间麾下的一个分组?如果我已得到新空间的庇护,又为什么想要至我于死地?老爹呢?我的位面的老爹真的不是敌人么?那这个位面的年轻版的“老爹”有是谁?凌肆的思维飞速运转着,想要从记忆深处搜寻到蛛丝马迹。

    凌肆隐约感觉这一切都相互关联,但怎么也做不出实质性的结论。凌肆索性狠狠地挥动一下刚得手的灵器,随着灵器划过的路线,带起一阵小风,屋内窜动着的蓝色幽火像是被灵器吸引,外焰都偏向灵器。当灵器停住时,蓝色幽火一并熄灭。

    “这是……”凌肆眨了眨眼睛,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在凌肆挥动灵器的同时,凌肆感觉到有一种类似于自己灵体中的能量在灵器中涌动,经过与蓝色幽火相近之处,这股能量像是变成了一个能量漩涡,贪婪的吸取蓝色幽火的能量。

    “这灵器所蕴含的能力也与你自己的能力相关。”凌肆想起刚刚地灵在宫殿内所说的话。

    我的能力不是意识的空间跳跃吗?这灵器……凌肆看着灵器,眼前闪过一道亮光。吸收?凌肆想起来,在自己的位面时,自己也可以将身体幻化成荆棘藤蔓,就好像吸收了原本专属与灵体的能力。

    “我的能力是吸收?”凌肆再一次挥动灵器,屋内的蓝色幽火全部熄灭。

    “吞噬,”凌肆想起来地灵说过的那个预言,“就是指的这个么?”

    “不错啊,就叫它‘煞无’怎么样?”黑暗中,依旧能看到地灵的双眼带着笑意。

    凌肆满意的点了点头。

    “地灵,族内除了赤鬼,还有什么势力需要镇压么?”无论所谓的预言到底是什么,一系列关于新空间的谜团又关联着什么,凌肆唯一能做的,就是一步步完成急事要事。帮助地灵,正是现在的当务之急。

    “原本除了赤鬼还有一股反动势力的,现在赤鬼与他们联合了。赤鬼是族内最强战将,上一次你我联手才勉强逼退他。这次,恐怕会是一场残酷的洛希尔部族内战。”地灵的语气愈加低沉。

    “不如我们主动出击,先灭了他们。”在生死边缘挣扎的经历已经改变了凌肆,“弱肉强食”四个字已经深深印入凌肆的心里。

    “可以,趁着你刚刚就任族长,他们不敢轻举妄动……等等……”地灵的话语突然变得急促。

    “哈?”凌肆并未感到什么异样。

    “嘭!”小屋一侧的石壁突然炸开,对着月光,一个硕壮的身影出现在眼前。

    凌肆不禁心中一颤,月光将其身影照得逐渐清晰,凌肆的惊讶被收回,转变成愤怒:“你到底是谁?”眼前的身影触动了凌肆的杀意——那个“杀死”了凌肆的“徐山。”

    “灵武,即将取你姓名的人造人。”灵武举起右臂,右臂上的肌肤凸起一排类似枪管的东西。“我很好奇你是怎么复活的,零壹。”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