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十八章 重逢
    “鹰眼么……”林珊皱起绣眉,忍着反胃感翻动候沐的头颅,用手在其后脑勺轻轻划过,林珊神情稍变。“怎么会……”

    ……

    “身体……好沉……我,在哪……啊!”大脑中一阵强烈的钻痛感首先使凌肆的意识逐渐清晰,然后是身体的感觉。

    “噗噗噗”,凌肆的四周窜起一团团蓝色幽火,将整个屋子照成蓝色。

    凌肆将手臂伸到自己的视野范围内——无数带着荆棘的纤细藤蔓相互缠绕,构成了自己的手臂。

    “这……这就是灵体最初的状貌?”凌肆的意识一转,眼前的荆棘藤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幻化成凌肆的手臂的原貌。

    凌肆抬头向上看,如拼图般的石板并未像上一次那样运作,也没有投下光芒。以及,还少了一个地灵。

    “地灵没有放弃我啊,呵呵,如果换作我的位面,尸体早都烂在街边了吧。”凌肆离开了五天半,依凌肆推测,地灵的位面应该过去了二十二天。

    赤鬼回来复仇了么?洛希尔部族的新族长选取了么?洛希尔部族的内乱摆平了么?地灵现在又在哪呢?

    凌肆迫不及待的推开房门,耀眼的日光射入凌肆的双眼。凌肆用手稍稍遮住些光亮,隐约看见一个人影,侧对着他。

    半晌,凌肆逐渐适应了日光的强度,眼前的人影变得清晰。

    一身若古时儒生所穿的白褂,脚踏白布鞋,手执一把白帘纸扇。前脚稍稍迈出,踏下之时却是五米开外。他微微转首,一副端庄秀丽的儒生面相,对着凌肆用舒展而不放荡的笑容示意凌肆不必拘谨。

    “你是谁?”凌肆的眼睛变得锐利,坚信眼前的人不属于这个位面,但又没有危险的感觉。

    “我?哈哈。我……是谁呢?或者……是什么呢?我也不清楚。”那人手腕一转,扇子随势展开,扇帘上落下些许白色的粉末,以十分缓慢的速度向下飘落。

    不久,粉末都停在半空中,若有一阵清风拂过,粉末渐渐有规律的扩散,最终形成两个汉字——零壹。

    “我……只有这个代号,可供称呼。”零壹手腕一转,将扇恋收回,把扇柄顶在下巴处,对凌肆微微一笑。

    零壹?是深海要塞活体实验品01的意思吗?凌肆心中一沉,照现在这样,那至少还有个02吧,我的这些“同类”现在都是什么状况呢?

    零壹轻轻地将身子转向凌肆,在转成正对面的同时,零壹竟来到了凌肆面前——明明之前相距十余米。

    “看不出呢。”零壹依旧缓慢的运作着自己的身体,却同时绕过了凌肆的前后左右。要让凌肆描述的话,零壹就像是瞬间移动似的总是突然出现在某个地方。然而实际上,看着零壹的动作,好像整个世界都慢了下来,零壹也像是在缓慢的移动,只是恍惚间,零壹便“缓慢的”来到了他想去的地方。

    凌肆心里发虚,但又没有惧意,零壹仿佛是凌肆的一位世外高人般的好友,脱俗却亲近。

    “空间跳跃,没错吧?”不知何时,零壹又距凌肆约十米,测这脸对凌肆儒雅的微微一笑。

    “是……是的。”凌肆的动作也不禁被零壹拖慢了。

    “哈哈,妙哉妙哉,有缘再会。”零壹的身形逐渐模糊,混入日光,不久,凌肆的视线中只剩下日光。

    “零壹……你到底是什么?”零壹消失之后,凌肆方才恢复自己原有的感觉与意识。与零壹交谈时,若入仙境,全身飘飘然,无法设下半点防御,只全身心向零壹展开,如老友般亲密无间坦诚相对。凌肆回想起来,感到后怕。

    凌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用手拍击两下自己的脸颊,尽可能让自己镇定下来。

    “地灵。”凌肆向前走了几步,俯瞰下方的街道——那条自己被“杀死”的街道。街道上的碎石断壁已经被清理掉了,只是见不到生物出没了。

    凌肆拓开视野,能俯视到的原本繁华的街道都变得冷冷清清,偶尔出现几个地行种。

    “地灵,你在哪啊?”凌肆望着远处,心里空落落的。

    ……

    “喂,你知道领袖大人今天召集我们来是干什么么?”一只牛首人身的地行种俯身在宫殿的殿堂外侧,轻声对其身旁的另一只地行种询问。

    “你是新来的使徒?这种阵势,肯定是关乎整个部族的要事。”

    “你这话等于没说。”

    “噗噗噗……”宫殿内石柱上窜起一团团蓝色幽火,这些蓝色幽火强烈的要摆着,颜色逐渐发青,再转变为翠绿色,火舌一摇,又变回蓝色,如此不断循环。

    突然间,十二道疾风从宫殿内部各处袭来,这十二道疾风相互交错,并各自掠过一团蓝色幽火。霎时,十二道疾风化作十二个身穿黑袍的长者,他们各持一只法杖,法杖的顶端,临空燃烧着不断变换色彩的蓝色幽火。

    “哇,那些穿黑袍的是什么人啊?”牛首人身的人问道。

    “闭嘴,他们是我们洛希尔部族的十二元老,权利和地位仅次于领袖大人和族长大人。”

    十二元老同时挥舞手中的法杖,口中念叨着相同的咒文。十二只法杖一齐向天冲击,十二团蓝色幽火撞到一点,相机融合成一个巨大的火球。

    火球微微内缩,突然间,整个火球爆裂开来,蓝色幽火四散到每一根石柱旁,都幻化出一个身穿铠甲、半跪在地的战士。战士起身战立,双瞳中燃着不断变化的蓝色幽火。

    宫殿外,两侧的使徒俯身向两旁退行,挪出一个约三米宽通道后,将各执的法器叩击地面,整个通道染上了绚丽的色彩。

    地灵悬在高堂的半空中,朱唇默念着古老咒语,将黛色纤指从右胸滑向左胸,再从下腹划至双峰之间,指尖钩出一滴银色血液。地灵双臂舒展,银色血液悬浮在地灵身前,像是被地灵的身体虚托住。

    “来了。”地灵轻声说道。

    只见“地灵”顺着宫殿外使徒铺出的道路,径直飞入殿堂。落足,每走一步,“地灵”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幻着模样,走到银色血滴下,“地灵”变成了凌肆的样貌。

    “好久不见。”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