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十七章 鹰眼
    林珊和凌肆走的是小道,要经过一片小树林才能看到大路,走出校门。凌肆本是想躲开别人的注视,没想到又碰上这种事。

    “我不是已经算是新空间的人了么?还有什么组织能与新空间对抗的?”凌肆的眼中闪过一道亮光,站起来后压低了身子。

    “不可能,新空间可是有对抗超级大国的实力。”林珊依旧站的笔直,闭着眼睛,像是能感觉到什么。

    刹那间,林珊前腿一屈,右臂像上方划出半个弧形,“啪啪”,两个针管应声碎裂。

    凌肆看呆了,眼前身材娇小的林珊活脱脱一个战场老手,力量过人、身手敏捷,比凌肆强了不知多少个等级。

    “在那。”林珊脚下带起一阵疾风,冲向一颗树的后方。

    只听有落叶的破碎声从那树后作响,一个瘦小的身影窜出,面蒙黑布,手握一把刃长十公分的匕首,携着风声,划向林珊。

    林珊哼笑一声,右臂直迎匕首向上挥击。刀光一闪,匕首的尖端没入林珊右臂半寸,两人都震惊的看着对方。

    只见那黑影一个握着刀柄向前一个空翻,脸上的黑布顺势滑落,暴露出的面容令凌肆大吃一惊。

    “候沐?为什么?”

    “唰”,凌肆感到耳旁有一阵疾风,下意识伸出手臂去挡。“完蛋了。”凌肆方才意识到现在的自己又变回了那个肉身凡胎,没有地灵所造的灵体的力量和恢复力,这么直接接招肯定没好下场。

    一股灼烧感从凌肆的手臂涌入大脑,凌肆看见自己的手臂上长出一层手指粗细的荆棘藤蔓,正与袭来的踢腿相抗衡。

    “我竟然……怎么回事,候沐?”眼前的人也是候沐的面容,使凌肆停顿了片刻。

    候沐从身后掏出一把半米长的砍刀,横握着向凌肆的腰间砍去。凌肆再一次调动身体中的能量,令自己的腰部增殖出一层藤蔓。砍刀破开了藤蔓,浅浅切入了凌肆的肌肤,凌肆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眼睛。”凌肆意识到自己依旧不能像异世的灵体那般自由变换,必须动用自己最擅长的能力来对抗候沐。

    凌肆右拳紧握,拳面上增殖出一片荆棘,砸向候沐握刀的手。候沐反应迅速,连手带刀一齐抽离回来,凌肆的腰部因砍刀的撕扯涌出不少血液,染红了凌肆的衬衫。

    一秒。凌肆旋转腰身,避开砍刀的轨迹,右拳实在的击中候沐的腹部,候沐的身体顿了一下。凌肆看见候沐发红的双眼稍稍淡了一点,又变回了原来的红色。

    两秒。当候沐刚要发力挥动砍刀时,手臂的力量方向瞬间改变,竟直接将砍刀甩了出去,砍刀插在距离凌肆几米处的草地上。

    候沐一脸震惊的看着没入地表的砍刀,就在这个瞬间,凌肆那布满荆棘的右拳正再次冲向候沐的腹部。

    “咚。”面对凌肆全力击出的一拳,候沐硬生生的抗住了。凌肆不可思议的看着候沐,眼前瘦小如猴的候沐,平日里被轻轻推一下就得退三步,稍稍拍一下就得咳半会的候沐,面对自己全力一拳,竟然没有半点反应。

    “不对,为什么刚刚候沐就顿了一下,现在怎么……”凌肆瞄到候沐发红的眼睛,一种预想从脑中产生。

    没有了武器的候沐,面对着身体随时能增殖出荆棘藤蔓的凌肆,没有半点退缩。一击直拳正面冲向凌肆的拳头。凌肆能感觉到自己拳上的荆棘刺入了候沐的肌肉,候沐的脸色却是没有半点改变,像是没有一丝痛感。

    候沐又是飞起一脚,凌肆反应迟钝了些,仅增殖出浅浅一层荆棘,肌肉强烈的撕裂感从手臂直入凌肆的大脑。

    凌肆踉跄几步,恰好退到砍刀旁边,用力拔起砍刀,横对着候沐。

    “如果你是候沐,就给我清醒点,我可不会手软。”凌肆的眼神中充满了杀意。如果放在两周前,别说是杀人了,凌肆连犯罪都不敢想。但经过新空间的几次遭遇,凌肆变了,因为他知道这个世界上所谓的法律是来约束好人、凡人的,对于恶人,往往只能以暴制暴。

    “凌肆,小心!”林珊的声音从身后传出,凌肆稍稍回头,候沐立即抓住这间隙几步上前一脚踢飞了凌肆手中的砍刀。

    凌肆的背部感到一阵刺痛,凌肆立刻调动体内的能量,令疼痛处增殖出一层荆棘藤蔓。同时向后跳了两步,躲开候沐的迎面一拳。

    草地上的针管闪着寒光,借着月光,凌肆能看到针管中的液体已只剩一半。

    候沐不留给凌肆一丝喘息的机会,直扑上来。

    “大半夜的你们在干什么呢!”一束刺眼的灯光从小树林的出口扫射着,灯光照射的范围越来越大。

    凌肆瞄准了候沐的破绽一拳击中候沐的下巴。

    “我靠,你小子。”一个瘦小的黑影飞快的从林珊身边逃离,跑来的身材臃肿的保安气喘吁吁的望着黑影干瞪眼。

    “还有你们,大半夜的不好好休息在这干什么?哈?”胖子保安吹胡子瞪眼的想威慑住凌肆他们。

    候沐的下巴因荆棘的穿刺不停地渗出血液,发红的双眼逐渐变回了黑色瞳仁。

    凌肆托扶着候沐,装作一脸焦急的样子。“叔,我朋友他摔着了,我得扶他回宿舍敷敷药。”

    “哦?那你呢。”胖子保安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凌肆和候沐,侧脸转向林珊。

    “叔叔~”林珊轻轻扭动着身子向胖子保安眨巴着双眼。

    “妈的,啧。”胖子保安一脸厌恶,掉头就走。“下次别让我抓到你们。”

    凌肆假意放声傻笑回应他,在胖子保安完全转身离去的同时,凌肆向他的背影送上中指。

    “气死了,跑了一个。”林珊气鼓鼓的奔向凌肆。

    凌肆手臂用力,将候沐的身体压倒,一道玄色的光从凌肆眼前闪过。凌肆的瞳孔瞬时放大,立刻拨开候沐后脑勺的头发,衬着月光,一个字母“n”清晰可见。

    凌肆的眼神充满了恨意,在林珊跑来前,凌肆将候沐的身体翻转,正面压倒在地。

    “说,你是谁?”凌肆的言语中字字蕴含着威慑。

    “凌肆……我是候沐啊。”候沐紧张的有些发抖。

    “谁派你来的?另一个跑掉的是谁?”林珊赶到,把脚伸到候沐两腿之间。

    “我说我说,你别乱来啊……我是属于一个叫鹰眼的组织,那个人我也不知道是谁啊,我跟凌肆打斗时根本不是我在控制身体,我是被逼的。”候沐紧张的发抖,就差尿裤子了。

    “说,你到底是谁?”凌肆将拳头抵在候沐的脖子前。

    “我真的是候沐啊……我承认,我是为了让自己拥有强大的身体才加入鹰眼的,他们给我注射了一种药,我全身的机能都得到了提高。”

    “候沐……”凌肆的恨意涌了上来,刚想用力,却感到自己眼前的景物开始晃动,身体一软,昏厥过去。

    “凌肆!”林珊抱住昏厥的凌肆,怎么摇都没有反应。

    “你……”林珊恶狠狠地瞪向候沐。

    “不是我,不是我啊,啊……”候沐的双眼突然变红,然后快速肿了起来,直到爆裂开来,同时,耳孔、鼻孔、嘴也流出鲜血,候沐的身体一震,便瘫了下去。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