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十六章 新的敌人?
    凌肆僵硬地拿起地上的档案袋,目光一遍遍扫视那两个黑色的汉字,怎么都找不出一丝破绽。

    “为什么?”凌肆用难以置信的眼神注视着林珊,奢望从林珊身上找出缺漏、破绽,为徐山正名。

    “徐山是新空间的人,隶属于深海要塞组。”林珊挤出一个无奈的笑。“这份档案就是我们的老爹给我的,当然,我们曾经都是老爹的实验品。”

    凌肆不自觉后退了几步,感觉心中空落落的,最信任的人却是曾经的敌人。新空间这张巨网,不是凌肆逃不了,而是凌肆从一开始就在这张网中。

    “唉,好啦好啦,今后有姐姐我罩着你,别想太多啦,嘻。”林珊对着凌肆呲牙笑。

    “三天,他在你身旁守了三天。没有离开半步。”石研临走前的话语从凌肆的脑海中掠过。记忆像一根根细针,只刺下去一根或许可以忍耐,但是一根根的全都刺进身体、脑海中,还刺在最敏感、最痛苦的部位时,你还会选择留下这些记忆吗?

    徐山,隶属于敌人;石研,隶属于敌人。难道要信任眼前的这个娇蛮的“同类”吗?

    “凌肆,你只用记住一点:现在新空间不会再追捕你了。”林珊及时的补上最后一刀。

    “呵,你是说我现在已经隶属于新空间了么?”凌肆曾为了保护自己,想潜入新空间,如今自己得到了保护,也莫名其妙加入了新空间,却无法让自己感觉满足。

    “你真麻烦!不理你了,哼!”林珊被凌肆绕的脑袋都晕了,索性冲进卧室,讲房门狠狠地换上。

    “真没耐心……”

    “砰。”房门被粗暴的推开。“你睡沙发,没我的命令不许乱动,更不许进我的房间!”房门再次的重重的砸上。

    “刚刚不还挺好说话的么……”凌肆嘟囔道。

    “闭嘴!”房间内传出林珊尖锐的叫声。

    “这也能听见?”凌肆不敢再乱说话了。

    凌肆躺在沙发上,回想着白天种种所见所闻。既然都是实验品,那肯定有可取之处,不然怎么会选取我和林珊呢?智力拓展应该就是有关智力的参数吧,那么预备供体是什么呢?预备供体还分别划分成智力拓展和肌肉骨骼两项参数标准,这看起来更像是选取智勇双全的全才,到底是什么,会需要这样的人做供体?

    “他们是用我的大脑做计算工具,就像是有一台奇异的大型电脑,由我做cpu。”石研曾这样对凌肆表述过。电脑?供体也是另一种电脑的操作核心?

    “n”是英文new的首字母,意指新空间?空间跳跃?呵,他们完全没有预料到我可以将意识进行空间跳跃,穿越到地灵的位面吧?新空间也不是全知全能的神啊。

    “徐山”对着自己开枪的一幕又一次浮现在眼前,好像是有意嘲讽凌肆的无知,竟小瞧新空间。

    凌肆在沙发上烦躁的蹭着脑袋,感觉像是自己掌握了一切资料,但是读不懂这些资料半点。有一种恐惧感充斥着凌肆的大脑,这种恐惧叫做未知。

    ……

    凌肆依旧是一夜未眠,好像失去了睡眠的需求一样,第二天早上精神状态并不差。凌肆粗略计算过,自己的位面过去一天,地灵的位面就过去五天。

    现在已经过去四天了,也就是说已经和地灵失联二十天了。地灵摆平了洛希尔部族的内乱了么?她选好新任的族长了么?还记得我么?

    “嘿!”林珊不知从哪冒出来,吓的凌肆惊坐起来。

    “你干嘛?”凌肆瞪了眼林珊。

    “陪你上学啊,怎么样,有这么可爱的姐姐陪你上学是不是很开心?”林珊扯着凌肆的脸蛋扯出一个怪异的笑。

    “开心,开心,不过你应该不是s校的学生吧?”

    “大学嘛,大型学生娱乐场所罢了,嘻。”

    ……

    “哇,那妞真是正点,啧啧。”

    “她搂着的那男的也太一般了吧,简直长的跟路人甲一样。”

    “嘘,能泡这样的妞,肯定很有钱。”

    林珊一路搂着凌肆的胳膊走进校园,所过之处皆有人驻足、回首、惊讶、侧目或是议论。

    凌肆第一次感受到被人注视的感觉,尽管被注视的原因被不是凌肆本人。作为一个饱受鄙视的孤儿,凌肆很是享受此刻这种感觉。

    “哇,凌肆,可以啊。”迎面冲出个身子瘦小,尖嘴猴腮的男生,围林珊转着打量。

    “瘦猴,别乱嚷嚷。”他是凌肆搬出宿舍前的舍友,原名候沐,认识他的人一般都叫他的外号瘦猴。

    “你的?”候沐眼睛一转,对凌肆嘿嘿坏笑着。

    “她啊……她,她是我姐。”凌肆也一时不知怎么解释好。

    “哟,现在说我是你姐了,昨天晚上你可不是这样叫的哦。”林珊嘟起嘴仰视着凌肆眨巴着大眼睛。

    “姐,我服,姐姐……”林珊明显想为难一下凌肆,凌肆可没有任何与女孩交往的经验,只能立刻投降。

    “怎么可以这样子啊,昨天晚上在床上的时候你还叫人家小珊珊的。”林珊假装生气的皱着眉头,一副酸啾啾的样子。

    “咦……我受不了了,我先撤了!”候沐假装发冷颤了几下,一溜烟跑走了。

    见候沐离开,林珊又恢复了常态,踮起脚尖捏着凌肆的脸蛋,得意的说:“怎么样,现在知道我的厉害了吧,乖乖叫姐姐,我就不为难你了。”

    “是……是……”凌肆翻了翻白眼。

    林珊就这么粘着凌肆在大学听了一整天的课,凌肆也享受了一整天的注目礼待遇。一切都平平安安,就像是凌肆回归了日常,除了多了个非日常的姐姐。

    夜晚降临,一天的疲惫席卷凌肆全身,如果算上现在正搂着他胳膊的林珊,那就是全身心的疲惫。

    林珊一路憋着坏笑,凌肆则是一脸苦闷与无奈。

    突然,林珊收敛了笑容,手臂用力一钩,直接把凌肆摔到地上。

    “我靠,你干嘛?”

    “嗖。”一只极细的针管扎在凌肆眼前的草地上。

    “新空间?”凌肆立即警觉起来。

    “不,估计是新的敌人。”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