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科幻恐怖 > 超位面吞噬 > 第十五章 身世之谜
    “嘭!”凌肆重重的把门关上。“一定是我打开的方式有问题。”

    凌肆晃了晃脑袋,刚转身要走,身后发出一声巨响,浴室的门径直飞向凌肆,将凌肆砸倒在地。

    浴室里慢悠悠地走出一个身上还散发着水汽的少女。

    “靠,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凌肆双臂发力,手臂上浮现出一层带有荆棘的藤蔓,将门板推开,站了起来。凌肆并未感到异样,只感觉痛感消散的出奇的快。

    “我都邀请你了,你关门还这么果断,我有这么差吗?”面前的少女鼓起双腮,双手叉腰,假装生气的样子。少女面容姣好,身子也颇有韵味,只是身上一丝不挂,准确的说是一片朦胧。

    凌肆想转身闭眼回避,少女身上的朦胧出渐渐发出海蓝色的金属光泽,光泽越来越耀眼,几个呼吸后,少女的双肩到大腿根部浮现出一层由纽扣大小的蓝色鳞片构成的“紧身衣”。

    “怎么,想什么呢?”少女调皮的眨了眨眼睛,露出个俏皮的笑。“初次见面,我叫林珊。”

    “哦哦。”凌肆不敢放松警惕,将手缓慢的抬起。林珊的手突然下坠,捉住凌肆的手,狠狠地握了下,手掌被挤压的痛感传入了凌肆的大脑。

    “嘶……”凌肆连忙缩回手,仔细大量着眼前的少女,林珊还顺着凌肆的目光摆了几个诱人的动作,逼得凌肆收回视线。

    “哈哈,可以可以,还挺清纯的嘛。”林珊轻易莲步,凑到凌肆身前,凌肆很警觉的退了两步。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凌肆死死盯住林珊的双眼,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

    林珊看到凌肆的反应,却是露出略显满意的笑容,举止也拘谨了些。

    “现在就别问我这些没营养的问题了,先看看那个吧。我想你会感兴趣的。”林珊指了指沙发上的一个棕色档案袋。“关于你的。”

    凌肆盯着林珊的眼睛慢慢向后退,将信将疑的拿起沙发上的档案袋。档案袋的封面印有黑色印刷体的“深海要塞活体实验品档案”字样。

    凌肆打开档案袋的封口,抽出一打布满了各式图文的硬纸。凌肆依次一张张翻阅,纸张上印有英文、法文、德文等多种语言,旁边还配有各式各样的数据统计图。但所有的统计图都含有“n值”这一项。

    再向后翻阅,纸张上出现了不少类似的图片:一个婴儿蜷缩在一个巨大的柱状容器里面,容器内满是海蓝色的液体。从各样图文中可知,那是个健康的男婴,但是有一个重复出现字段引起了凌肆的好奇:“无明显现象”。

    “这是什么意思?”凌肆将纸张转向林珊,指着“无明显现象”发问。

    林珊微微一笑:“别着急问,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下一张,就能解答你的疑惑了。”

    凌肆将信将疑的抽出下一张纸,工工整整的汉字出现在凌肆眼前。标题用加大加粗的字体写着:深海要塞活体实验品04总结报告。

    “这……”凌肆抬头看了看林珊,林珊做了个点头的动作示意凌肆继续看下去。

    ——04.

    “n值”平均波动数值低于达标数值范围,峰值达到达标值的三倍,排除具有空间跳跃的能力。

    骨骼增长速率为预备供体所需数值的百分之二十,肌肉强度预算为预备供体所需数值的百分十二十四,并未达到预备供体的身体数值标准。

    智力拓展数值为预备供体所需数值的百分之七十,并未达到预备供体的智力拓展数值标准。

    结论:实验品04暂未具有实用价值。

    ——2143年10月13日。

    “这……到底是什么?”凌肆看完总结报告依旧一头雾水。

    “慢慢来,当初我也没反应过来。”林珊转身倒了杯清茶,端给凌肆。“还记得不,我叫什么?”

    “林珊啊。”凌肆感觉莫名其妙。

    “好的,那介绍下你自己。”林珊笑得有些得意。

    “我?”凌肆摸不清林珊有什么意图。“我叫凌肆,我……”凌肆不自觉顿住了话语,凌肆?04?这是在开玩笑吗?凌肆立即翻出前面那几张带有婴儿图片的纸张,想找出什么线索。

    “不用找啦,你就是深海要塞活体实验品04。”林珊笑看着凌肆一脸茫然的样子。“而我,是深海要塞活体实验品03,你要叫我姐姐哟。”林珊走到凌肆面前,踮起脚尖伸高细嫩的手臂,抚摸着凌肆的头发。

    凌肆不耐烦的退回,小腿绊到沙发的一角,索性坐了下去。

    “我凭什么相信你?”凌肆还想做最后的抵抗,他不接受自己是实验品这个设定,他宁愿相信自己是个普通的孤儿,也不想掺合进这些奇怪的边缘机构。

    “唉,亏你的智力拓展数值还那么高呢。”林珊指指自己,再指向凌肆。“我,你,都是未达标的实验品,新空间的。”

    “什么?”新空间三个字刺痛了凌肆的神经,凌肆的正常生活正是被这个叫新空间的组织打破的,尤其是在结识了地灵之后,凌肆对新空间简直恨之入骨。

    “深蓝要塞是新空间麾下的一个分组,你我是深蓝要塞的活体实验品,总结说就是我们原本都归为新空间的一员。”林珊坐到凌肆身旁,轻松的语气就像是说着与她毫无关联的事情一样,跟凌肆愤恨的表情完全相违。

    “你为什么在我的房子里?”凌肆强行压制住自己的情感,使自己镇静下来。

    “我的傻弟弟哟,当然是老爹让我住进来的呀。”林珊将食指和拇指伸入自己的腹部,掏出一串钥匙,与凌肆从徐山那里得到的钥匙一模一样。

    林珊将手臂搭在凌肆身上,就像是关系很好的哥们似得,拍拍凌肆的肩膀:“好啦,别想太多,照老爹的意思照常上学就好。从今天起,我罩着你哦。”

    凌肆挣脱开林珊,站了起来,用怀疑的眼神打量着林珊,不想让林珊靠近半点。林珊微微苦笑,顺手把档案袋反手扔到凌肆脚下。两个凌肆再熟悉不过的汉字,用凌肆再熟悉不过的字体印在档案袋的背面——徐山。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