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四百六十九章 剽窃
    “队队长,我做错什么了?你为什么打我?”那人捂着脏的不成样子的右脸,声音是那么的委屈,丝毫没有反应过来,傻傻的看着队长转身而去,走向杨麟。

    这一切来得那么突然而具有震撼力,太过烧脑,考验众人的敏感神经,完全没有想到这些奇装异服者会发生“内讧”,自己人打自己,而且,眼前的这个队长太奇葩了,行为诡异,还将那些话语粗言秽语骂回去,恨不得一副跳脚骂人的样子。

    即便是淡定自若的杨麟,眼角也在微微跳动,为那名队长的奇葩举动与言语而惊愕的不行。

    众人还在错愕,处于震撼之中,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儿之时,而那名队长已经来到了杨麟的身前不远处,猛地全身绷紧,双腿紧闭,一正,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崆峒军少尉排长朱子炯,见过元帅!”

    一瞬间,所有的疑惑随之消失,豁然开朗,都理解了朱子炯令人意外的言行举止,原来都是自己人,紧张的气氛戛然而止,变淡消失。

    一开始辱骂杨麟的那人冷汗哗哗直流,忐忑不已,后悔的肠子都快青了,暗道没事儿瞎得瑟啥?不安之中,杨麟的声音再次响起:“朱子炯,安排一下,找一些马车过来。”

    元帅没有再追究,无论是朱子炯,还是那人,闻听此言,都不禁暗暗松一口气,提到嗓子眼的小心脏总算可以放下,朱子炯没有再迟疑,朗声回应道:“是,元帅,我这就去安排!”

    朱子炯就要转身离去,忽的一下子,停了下来,放佛想到了什么,对着刚才那队人命令道:“一排听令,立即分兵前往前方的各个哨位,通知那里的兄弟,元帅即将通过这条路,免得再出现这种事情,耽误元帅与兄弟们的行程。”

    “是,排长!”一排的兵士感激的回应,总算不用留在这里了。

    见此情形,杨麟满意的点点头,暗道,这个朱子炯还不错,想法很周全,这马屁拍得很舒服。

    就在这时,只见朱子炯突然侧身,对着山上做了一个手语,杨麟看得明白,那是叫一个人下来,为自己带路,很快就验证了杨麟的猜测,草丛中又出现了一个身穿伪装服的兵士,连滑带跑而下,直奔杨麟等人而来。

    不知什么时候,崆峒山上,寨子里,聚义厅之中,只有杨麟、张三和薛凯奇三人,大厅里非常的安静。

    “张三,你怎么在山上?你不是负责江西的政务?霍雄呢?”杨麟直直的看着张三,这个当初攻打崆峒山的领路之人,胆小者,连连发问。

    “那个,元帅,是这样的,自从崆峒军拿下江西之后,我的确是负责日常的管理,而霍军长负责军事统筹。就在前两天,霍军长将我召集回来,说他要行动了,准备攻打湖南,而崆峒山上必须有一个人坐镇,他才能放心的出征打仗。”张三一副荣辱不惊的样子,疑惑的看着杨麟。

    立即之间,杨麟恍然大悟,暗道,这些日子一直赶路,怎么把霍雄要南下进军的事情给忘了?于是,顺着张三的话语说道:“喔也是,崆峒山一带有着咱们的兵工厂以及重要的研究机构,如果没有一个威望之人坐镇在这里,负责协调和沟通,还真不行!”

    接着,杨麟的话锋一转,突然问道:“对了,你离开了抚州府,留在崆峒山上,那江西的政务怎么办?会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报告元帅,你尽管放心吧,不会出现什么乱子的。江西有着咱们将近三年的暗中经营,各种人才一直培养和储备,向咱们攻打下的地方输出,协同驻军稳定占领区,推广咱们的政策。现在的江西省,即便是张三不再,也能照常运转,不会耽误任何事情。”

    “更何况,元帅,我就在崆峒山上,还在江西,即便是有什么重大的事情需要我来处理,依然能够遥控处理。”

    说话之间,张三有些得意,忘乎所以,杨麟并不在意,而是转而再次问道:“对了,张三,最近崆峒山上有没有什么新的研究项目成功?”

    立即之间,张三回转心神,出口答道:“报告元帅,确实有一项新的项目研究成功,根据你提的意见,前段的时间里,咱们的科学家终于找到了孵化鸡蛋的最佳温度。”

    “而且,不仅如此,鸭蛋、鹅蛋,都找到了它们的最佳孵化温度。我们还做出了改进,与蒸汽机联合使用,蒸汽机运转的同时,又能孵化各种蛋类,如此一来,大大节约了咱们的煤炭和树材的使用了,大大降低了成本。”

    杨麟微微点头,右手轻摸鼻梁,接话道:“这样的话,咱们就可以在各地开设养鸡场,大规模孵化各种禽类的蛋卵,大大缩短禽类的养殖周期,提高孵化蛋卵的成功率,降低鸡鸭鹅的成本,使得百姓们都能吃得起鸡鸭鱼肉。”

    “恩,是的,元帅,只要将孵化技术推广和应用,就能增加各种食用禽类的供应量,降低价格,使得每一个平常之家都能吃得起鸡鸭鱼肉。”张三附和的说道,就连一旁的薛凯奇都很羡慕,因为,他平常负责的那些精英者们,都是研究武器或者科学的,基本没有人研究生物学的,即便是有那么一两个,也会被杨麟带走。

    这时,放佛又想到了什么,张三突然说道:“对了,元帅,咱们的生物研究所还研究出了一种菌类养殖方法,特别是蘑菇,已经具体实施了,开始在崆峒山试验了。只要将一些玉米棒子和秸秆打碎,放在筒状模型之中,保持一定的温度和湿度,就能长出蘑菇来。”

    此言一出,立即唤醒了杨麟往日的记忆,再次问道:“哎,张三,还记得我让人送来的那篇植物杂交实验吗?”

    然而,等待杨麟的却是张三一脸茫然之色,看到这种情况,杨麟的心里很不是味儿,植物杂交实验的事情可是很重要,可以说关乎国计民生,杨麟的未来国家治理。

    尽管胸中闷闷的,但杨麟并未发作,而是提醒般地说道:“就是关于豌豆杂交的论述,由此衍生出的分离定律和自由组合定律,里面还提出了关于遗传因子的概念!”

    这一刻,说完之后,杨麟觉得有些汗颜,有些心虚,这是彻彻底底的剽窃,将孟德尔的成果说成自己的,孟德尔两大定律偷换概念,重新定义为杨麟两大定律。

    杨麟的心里素质很过硬,一点脸红都没有,期待地看着张三,希望从他嘴里听到自己想要的消息来。

    张三揉了揉脑袋,特别是那光洁的秃头,眉头微皱,深深回想着,突然之间,眼前猛然一亮,朗声说道:“哦元帅,我想起来了,关于你的那篇论述,最后沦落到一个园艺之人的手里,其他的生物学家都看不懂,没有人研究。”

    然而,出乎两人的意料,听到生物学家对自己的论述不感兴趣,杨麟并未生气,反而面露喜色,暗道,孟德尔不就是出身园艺世家吗?否则,也就不会有孟德尔两大定律了。

    思索之间,杨麟隐隐兴奋起来,看得张三与薛凯奇有些摸不着头脑,很是期待,不免问道:“那张三,那个园艺之人是谁?现在在哪里?有什么成果没有?”

    张三想了想,这才回答道:“报告元帅,那个人叫做陈淏,由于进入秋季,这里的气候不再适宜种植豌豆。所以,他去海南岛了,准备在那里渡过冬天,继续研究他的黄绿豌豆实验。具体有没有什么成果,属下也不得而知了。”

    “那他什么时候回来?”杨麟表现的有些急促,下意识的出口问道。

    “呃元帅,属下也不知道,听得一些朋友亲近之人说,如果没有研究出个所以然来,他不会回来的。所以,他什么时候回来,这个还真不好说?”

    张三回答之后,一丝失望之色从杨麟的眸子中闪过,转瞬即逝,紧接着,又说道:“恩张三,立即派一些好手前往海南,协助他研究豌豆杂交实验。总之一句话,要人给人,要钱给钱,全力配合他的研究工作!”

    张三和薛凯奇都很吃惊,元帅这也太小题大做了,不过就是一个植物研究实验吗?用得着如此重视吗?一时之间,两人心里酸溜溜的。尽管如此,张三还是立即回道道:“是,元帅,明天一早,我就去差人办理这件事情,全力配合陈淏的研究工作!”

    杨麟收敛心神,激动的心绪渐渐回归平复,沉稳下来,朗声说道:“恩,行,就这样吧。”

    张三才一缓口气,杨麟又说道:“对了,关于蛋类孵化和蘑菇养殖的事情,尽快推广,在咱们控制的地区快点施行,还有那些工厂,也要增大规模,不用再遮遮掩掩了,厂址就选在城镇之中。如此一来,就凭空增加了许多工作岗位,让那些不能上战场打仗之人,流落到城市里的难民可以有一份工作,有助于咱们稳定各个地区,推进民生工程。”

    自始至终,一再没有发言的薛凯奇见此情形,突然说道:“报告元帅,关于武器研究人员和那些科学家的工作,我也有事情向你汇报,他们也有了很大的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