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四百六十七章 调动
    嘉庆三年,农历十月初一,崆峒山上,寨子之中,一个白鸽远远飞来,盘旋于空中,随即飞流而下,落于一个木架之上,咕咕的叫唤着。立即之间,一名士兵快速跑来,来到信鸽之前,动作轻柔而利落的取出盛放信笺的竹筒,没有任何停留,更不敢私自拆开来看,飞奔而去,向着某个方向奔跑。

    某个房间里,霍雄赫然在里面,依坐在卧榻之上,怀里还躺着一个美人儿,正是可儿姑娘,此时的两人是那么的如胶似漆,放佛黏在一起。

    “夫君,既然咱们已经打下了整个江西,更有好多的繁华城池掌握在崆峒军控制之下,怎么还要躲在这深山里啊?城里的生活环境难道不比这里好吗?”

    “哎可儿,城里的生活虽好,哪比得了这里?鸟语花香,环境清幽,绝对神仙眷侣居住的地方!如果生活在城里,到处都是莺莺燕燕,难道就不怕我拈花惹柳,冷落了你?”霍雄一点可儿的琼鼻,一双大手又开始不老实起来,肆意妄为,弄得可儿娇小连连,连喊不要。

    “呵呵,夫君,怎么会呢?我知道你最疼我了,眼里怎么还会有其他女人呢?如果夫君真的变了心,宠幸其他女人,那也是贱妾的不是,伺候的不到位,怨不得别人!”可儿温言软语的说着,格外强调伺候二字。

    “哈哈,还是娘子理解我,说的不错。不过,可儿,有一句话你可是说错了。”霍雄从可儿的怀里抽出大手,宠溺般的捏了捏她的琼鼻,若有深意的说道。

    “啊夫君,奴家的那句话说错了?”可儿的面颊晕红,尽是撒娇之意。

    “嘿嘿,哪还用说?你可是我八抬大轿弄上山的,在所有的兄弟见证之下拜过天地,怎么能是贱妾呢?最起码也是贱妻,以后不可以再自称贱妾了。否则,拿出我的大棒,家法伺候!”霍雄霸道的说道,临了又在可儿的翘臀上拍了一巴掌,得意般大笑起来:“哈哈!”

    一瞬间,旖旎的气息翻飞,流动在屋子里,霍雄虽是以调笑的语气说出,可儿却是感动连连,出身于qg楼女子,自小就遭人白眼,能够得到霍雄如此这般对待,平常之时,虽然言语粗俗了一些,但尽显铁骨铮铮之色,真正的英雄。

    然而,就在这时,两人就要温存之际,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一名兵士径直而入,破坏了两人的好事儿,看清来人,原本升腾的怒意顿时消失,沉声问道:“快说,来了什么紧急军情?”

    那名兵士正是从信鸽身上取出信之人,敬了军礼,边从怀里掏东西,边不卑不亢地说道:“报告军长,刚刚收到飞鸽传书,属于红色机密军情,属下无权拆开来看,因此也不知道是什么紧急军情,需要你亲自打开才知道。”

    说话之间,可儿已经从霍雄的怀里挣扎而出,一本正经之色,那名兵士也将放有信笺的竹筒递上,面色很平静。

    接过短短的细细竹筒,霍雄看着上面封印的火器,标注的sss字母,意味着绝密等级,顿时胸中了然,明白了,随即摆了摆手,示意那名兵士可以出去了,一脸的郑重之色,取出里面的信笺,缓缓展开,似乎刚收到自己的女人正在靠近,头也不抬的淡淡说道:“可儿,你先出去一下,我还有要事处理。”

    态度的前后巨大落差,由热情似火到冷淡如水,可儿并未生意,霍雄的这一转变,她深深地知道,一定有大事情发生了,这个信笺牵扯极大,事关机密,不可以让他人看到。

    这样的事情,一年多的时间里,可儿见过的太多了,似乎习惯了,每当霍雄出现这种神情,都会自动的离去,让霍雄一个人呆在屋里,处理事情。

    吱呀

    房门关上的那一刻,信笺已经完全展开,入目的是密密麻麻的数字,横纵分明,就像每一组数字都放在一个空格之中。见此情形,霍雄立即就反应过来,想都没想的下床而去,直奔一个隐秘之处,取出一个密码本,随即坐在桌子前。

    霍雄的神情专注而认真,一身不吭,信笺平铺在桌子之上,霍雄一边翻阅着密码本,一边看着信笺上面的数字,从密码本上摘抄文字,誊写在白纸之上。

    渐渐地,随着翻译的深入,越来越多的文字出现在白纸之上,组成一个个完整的句子,内容越来越清晰,霍雄平静的神色中开始出现波澜,变得兴奋起来。

    当写完最后一个字之时,霍雄不禁长长舒了一口气,来不及伸展身体,放松一下,就迫不及待的拿起纸张,再次认真读阅起来,灼灼之意弥漫,战斗之情在蒸腾,豪气在酝酿,萦绕于周遭,使得霍雄全身都是力气,充满斗志。

    突然之间,霍雄猛地将纸张和信笺收起,放在怀里,又将密码本放回秘密位置之后,这才迈步而行,打开房门,向不远处的聚义厅走去,也就是崆峒军的军事指挥处,高级军官开会的地方。

    军号声响起,崆峒山上的将领神情就是一凝重,仔细一听,不管是正在做什么的,立即放下手中的工作,相继行动起来,快步而行,向着山寨最中央的那个聚义厅而去。

    聚义厅之中,装修早就换了一种风格,完全按照杨麟所说的那样,现代作战会议大厅,长长的桌子,上面摆放着沙盘,用于战斗推演,进行实战模拟。

    沙盘就是各种地形的仿真版,无限浓缩,上面插满了旗帜,代表敌我双方,军力部署,敌我态势。

    大厅里一片嘈杂,乱哄哄的,或者三五成群,议论着:“哎,军长突然将咱们叫齐,事前没有一点消息,各位,你们知不知道是什么事情?”

    “不知道,我也是突然接到的命令”

    “谁说不是呢?一听到集结号的声音,我就放下了手中的所有工作,马不停蹄地向这里赶!”

    或者两个人站在沙盘之侧,各自拿着指挥棒,趁着闲暇之际,相互对垒,检验彼此的军事谋略,以及再现一些战斗案例,更能理解其中的要理,关键之处。

    也有人站在悬挂着的巨幅全国地图之前,对于各个地区直指点点,讨论着目前的形势。

    “根据前方传回来的军事行动报告,以及一些小道消息,咱们地盘从以前的广东、福建、江西和浙江,继续向北推进,已经渡过长江,元帅和晁军长相继拿下了江苏和福建。”

    “看着情形,两路大军的攻打方向,元帅这是准备一举拿下黄河以南之地,彻底切断满清的财政与粮食来源!”

    “谁说不是呢?元帅选择的这个时机太好了,掐的极准,正是夏收刚过不久,清廷还没来得及征粮。即便有些地方已经开始征粮,但也是刚刚收好,还未运出,如此一来,清廷的这个年可就不好过了,国库绝对非常的空虚!”

    “嘿嘿,哪有那么简单?空虚,那都是最好的情况!你们应该知道,元帅派雷霆封锁住了长江与黄河水域,中原之地和江南几乎都控制在咱们的手中,清廷的日子不是不好过,而是非常不好过。”

    大厅里的气氛很是轻松,没有丝毫的紧张可言,说什么的都有,霍雄端坐在那里,默然不语,每有一个将领到来,就会到他的身前报道。

    渐渐地,大厅里开始变得拥挤起来,声音愈发的嘈杂,这时,霍雄瞥了一眼花名册,又看了看四周,见人员到的差不多之后,拿起一旁的鼓锤,对着铜锣敲了一下。

    咚!

    脆亮的声音响遍大厅,传到每个人的耳中,立即之间,大厅里变得安静起来,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谈,放下手中的东西,向霍雄望去。

    这时,霍雄站了起来,来到地图之前,面对着众人,朗声说道:“我知道你们一定很疑惑,没有任何的通知,突然就召集你们来这里。不过,我刚收到一个信息,相信你们听到之后,一定会很高兴,理解我这么做。”

    “军长,别磨磨蹭蹭了,究竟什么事情,让你这么高兴,你快点说吧,兄弟们都快等不及了!”众人之中,传过来一个声音。

    突然被人打断,霍雄并未生气,反而微微一笑,朗声说道:“好吧,既然你们都等不及了,我也就不再卖关子了,直接告诉你们。”

    “是这样的,刚刚接到消息,晁晟那那小子已经打下了河南,正准备攻打湖北,元帅也拿下了山东,派兵协助晁军长的行动。”

    然而,出乎霍雄的意料,说完之后,并未出现热烈的欢呼之声,没有任何的喜悦之语,反而是一种安静,使得霍雄不禁有些尴尬悻悻然。

    见此情形,霍雄略微一沉吟,立即就明白了,明白了众人为何是这种反应,笑了笑,以此掩饰那种尴尬,随即说道:“各位,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咱们可以行动了,可以攻打湖南,进而南下,攻打云贵广西,咱们不必再窝在这个地方了,也有仗打!”

    欢呼声传来,所有人都笑了出来,霍雄再次说道:“好了,现在开始说这次会议的重点,召集你们的目的。听好了,传令下去,立即飞鸽传书,通知江西与湖南交界处的大军准备好,做好进攻的准备。”

    “同时,让福建、江西、浙江和广东的新兵出发,以广东和广西、江西和湖南交界处为基线,向那里聚拢,准备上前线,和大军一起作战,增加他们的实战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