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四百六十五章 改变
    嘉庆三年,农历九月二十五,黄河以南,山东济南,整个山东大部分地区,仅仅是杨麟的正规步骑兵,就有二十五万之众,新兵还在不断募集,补充到各个部队之中,或者负责江苏与山东城池的防卫。

    自从广东巡抚伊江阿被射杀之后,巡抚衙门就成了杨麟的歇脚之处,还是军事参谋总部。

    调动黄河以南沿岸的十万大军配合,短短一个月零两天的时间,杨麟亲率十五万大军,两相夹击之下,一举拿下了江苏与山东两省,这两个粮食主产区,向来是清廷征收响粮的重点之地。

    此时,济南府济南城里,巡抚衙门的遗址,驻军司令总部,参谋总部大厅之中,杨麟召集了所有的将领,聚集在那幅悬挂的全国地图之前,站在那里,

    气氛是那么的轻松而恣意,透着畅快之感。

    看着踌躇战意的众将领,满脸都是亢奋之色,斗志昂扬,杨麟还未说话,就有一名军官兴奋地问道:“元帅,咱们是不是有什么行动啊?渡过黄河,占领直隶,攻打鞑子的京畿之地。”

    一石激起千层浪,这句话瞬间点燃了众人的激情与战意,放佛相信了一般,纷纷附和道:“元帅,渡黄河吧,趁着鞑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一举拿下直隶,断了狗皇帝的狗窝,使得满清乱成一锅粥。”

    一瞬间,杨麟也有一些意动,心中起伏,连连,如果二十五万步骑兵使用得当,越过黄河,再辅以雷霆海军的协助,从渤海直取天津府,两面夹击,遥相呼应,来个直掏黄龙,活捉嘉庆帝和乾隆帝,也不是没有可能。

    然而,仿若洞察了杨麟的心思,原本是雷霆参谋长的诸葛谋却出现在大厅里,打断了杨麟的,沉声说道:“各位将军,尽管几个月以来,大军进展的非常顺利,攻占了江南和东南的大部分地区。”

    “但是,各位,请不要忘了,清廷虽然日渐式微,远不如从前,但也不能轻视他们,尤其是直隶这个地方,直隶省可是巩固着满清的京师之地,驻军远比咱们的多,要想取下直隶,一锅端了鞑子的老巢,没有想象的那般容易,尽管咱们的武器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又有海军的配合。”

    诸葛谋的这番话下来,就像一盆冷水,浇灭了众人的热情,打击士气,但杨麟还未发言,其他人更不好说些什么,诸葛谋的话语却未停止,依旧继续。

    “不同于其他的地方,以满清京畿为中心,鞑子的防卫非常严,以直隶周边、外围为两道中环线,沿边是五大将军,沿线是旧长城一线,沿河,沿江,沿海为五道外环线,以各省府为网络节点的点线面结合的网状布防体系。”

    “这样的体系,目前为止,满清在东北打退了俄国人的进犯,在漠北西北镇住了准噶尔、蒙古,西南镇住了大小金川。”

    “虽然满清已经腐朽透顶,贪官污吏横行,绿营和八旗腐朽不堪,但俗话说,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一旦咱们的行动有所迟缓,不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攻克京畿之地,结束战斗,我军很有可能陷入重重包围之中。更何况,马上就要冬季了,咱们的冬衣还没有到来,如果有什么闪失,就会功亏一篑,丢掉目前打下的打好前景。”

    尽管诸葛谋说的平平淡淡,表现的没有那么愤慨激昂,但是,却使人振聋发聩,引起共鸣,言之凿凿,有理有据,更是使得众人百口莫辩,刚刚的那股恼怒之惑消失不见,同时也明白了,为何元帅如此器重这个书生模样之人?

    这番战略的分析,结合古今,令人不佩服不行!

    杨麟已经清醒过来,对诸葛谋笑了笑,再次看向众人,徐徐说道:“诸葛参谋所说的,你们都听到了,只要不傻,我相信没有人不明白,现在不是北渡黄河,攻打满清的老巢的时机。就按照目前的节奏,稳扎稳打下去,推翻清廷,指日可待,咱们根本没有必要冒这个险。”

    一锤定音,没有人再想着北渡黄河,而是再次将目光聚拢在杨麟的身上,其中的一名指挥官出言问道:“元帅,不知道你这次召集大家,究竟是什么事情啊?”

    杨麟并未答话,而是先取出一张纸,众目睽睽之下,在空中挥了挥,同时徐徐说道:“各位,这是晁军长送来的军事情报,飞鸽传信来的,又经过了咱们的密码本翻译,先不说是什么,你们先传阅看看,然后再发表意见。”

    随即,那张纸先是递给诸葛谋,然后一一传阅,这时,似乎想到了什么,杨麟突然说道:“对了,赵虎,诸葛谋,你们两个催促一下,让广东和江西的秘密纺织厂加快生产速度,尽快将过冬的棉衣运抵黄河与长江水域,一旦冬季来临,立即给将士们派发棉衣。”

    “是,将军,等会议一结束,我就通过聋哑堂这个情报机构,进行飞鸽传书,下达你的命令,让咱们在广东和江西的纺织厂和制衣厂加班加点,以最快的速度赶制棉衣。”

    赵虎刚一说完,诸葛谋也没有闲着,扫了一眼众人正在传阅那张纸,立即表明了态度:“好的,将军,会议结束之后,我也向广东的战船编队传达你的指令,让他们配合制衣厂,只要棉衣一出来,立即向这边运送。同时,属下还会从长江与黄河水域抽调战船,前往广州府,加大运送棉衣的力度,只要棉衣足够量,保证运到各个沿岸,送到士兵手里。”

    “恩,那就行,要的就是你们这句话。”杨麟满意的点点头,面带几分笑意。

    很快,所有人都看过了那张纸,晁晟传递回来的军事信息,关于在安徽省的行动情况,以及将要付诸行动的军事部署。

    纸张再次回到杨麟的手中,一转身,指挥棒在地图上比划,朗声说道:“你们看,晁军长他们改变计划之后,准备先从河南省下手,然后攻打湖北。”

    “如此一来,即便他们顺利的拿下河南,若是转身攻打湖北,尽管有咱们在长江上的雷霆海军策应,但也将背部裸露了出来,势必受到清廷在山西、山西的驻军威胁,很可能陷入三面重围之中,毕竟雷霆海军只有十万人,又过于分散,肯定有鞭力不能及之处,给晁军长提供的帮助有限。”

    “嗯这样的话,元帅,晁军长三面受敌,士兵数量不到十万,尽管有五万骑兵这样的钢铁洪流,依然无法有效消除这种威胁,为今之计,最好的方法,就是立即从咱们这边调兵,进行驰援,增加晁军长的兵力,协同他们进行西征。”诸葛谋有些急切的说道。

    众多高级指挥官都在频频点头,认可了诸葛谋的方案,更有心思玲珑者,好战之人,快速反应了过来,立即请缨道:“报告元帅,属下愿意领兵前往安徽,协助晁军长,进行西征!”

    在场的都是不易相予之辈,有几个不是好战的军人,一听到此言,纷纷也请缨起来:“报告元帅,属下也愿意前往,率兵驰援晁军长!”

    微微一笑,杨麟挥了挥手,轻声说道:“先不说这些,驰援晁军长他们是肯定的,但在这之前,势必要商量一个计划,如何增援?总不能就这样,随便的派兵前往。”

    “元帅说的正是,如果计划不周密,不能形成很好而有效的执行力,只会将增援的效果大大降低,达不到预期的理想。”诸葛谋附和地说道。

    好像早就知道了诸葛谋会说这些一般,杨麟并没有意外,而是笑吟吟地看着诸葛谋,徐徐说道:“诸葛参谋,关于驰援晁军长他们的军事行动,你有什么看法?”

    “恩元帅,从你给我们的军事报告来看,就在这几天,晁军长他们就会采取行动,攻打安徽。所以,属下以为,咱们的增援应该是以骑兵为主,步兵为辅。而且,援兵也不是前往安徽,应该直接从山东的兖州府直扑河南的开封府和归德府,这样才能将咱们的驰援效果最大化,最有利于晁军长他们的行动。”

    一语点醒众人,拨开云雾,使得众人豁然开朗,这些陆军将领愈发佩服诸葛谋的战略观,军事行动谋划。

    “不错,我也是这样想的,将咱们的五万骑兵全部派出,十万步兵在后,从兖州府直接前往河南,攻打就近的州府,减轻晁军长的压力,加快攻取河南的进度。”杨麟这般说道。

    这时,有一个指挥官像是自语般地说道:“这样的话,加上晁军长那边的人,整个河南就汇集了我军二十多万人,拿下河南根本就是小菜一碟,完全有能力应对山西和陕西的威胁。”

    接下来的事情就很简单了,以支援晁晟为中点,直接攻打河南为纲要,众人商量具体的行动细节,五万骑兵如何行动?步兵怎样配合?

    就在众人商议之时,赵虎和诸葛谋退出了大厅,一起走出驻军司令部,前往不同的方向,完成各自的任务,进行协调。

    自从拿下山东,无论是五万骑兵,还是二十万步兵,这些军队都处于战时准备状态,随时都可以拉出,前往各个战场。因此,当天商议好行动细节之后,有了完善的方案,第二天一早,大军就有了动作。

    一只只白鸽飞出,前往各个州府,青州府、兖州府、和沂州府,相继派出部分驻军,先后前往山东与河南交界的方向,进行集结。更有五万骑兵从济南府出发,兵分两路,直扑河南的开封府和归德府,步兵紧跟在后方,疾驰而行。

    一时之间,中原之地再次风卷云涌,紧张起来,战事一触即发,向西推进,东部区域渐渐回归平静,进行战后的治理,百废待兴。

    在有心人的推进之下,一个个工厂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出现在东部区域,使得流民拥有了工作,各个城镇渐渐恢复往日的繁华,热闹,杨麟大军带来的改变越来越明显,不仅是人们的发式上面的,还有经济与生活。

    相比以前,法治越来越完善,人们的生活愈来愈有序,不再划分三六九等,一视同仁,只要犯法,出了人命,必追究责任和罪名。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支持杨麟的基础之上,也是反清。在杨麟的势力范围之内,除了一些山野偏远地区,人迹罕至之处,再也看不到满清鞑子的那根猪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