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四百六十四章 应对突变
    寒风习习,冷风猎猎,深秋之际,满地的枯黄落叶,草木凋零,天色灰蒙蒙亮之时,安庆城里,不时响起枪声,平添那种静的诡异气息,大街小巷愈发冷清,除了晁晟手下的兵士在巡逻,看不到一个平民百姓,行走在街道之上。

    淡淡的硝烟飘荡,弥漫在安庆城的上空,直到日上三竿之时,鸟铳的声音才彻底消失,安庆城才算真正的安静下来,那种战争的紧张之意才变淡些许,然而,城里的居民依旧是闭门不出,躲在家中,是那么的不安与忐忑,害怕非常,任由士兵进进出出,搜查着什么。

    巡抚衙门,大厅之中,屋里的东西被清理一空,唯有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四方桌,拼凑在一起,上面盖着一张绿色粗布,更有一张张小地图,一些参谋人员或坐,或站,位于桌子之侧,四周,在地图上用笔划着什么。

    一副大型的军事地图悬在大厅之中,紧靠在上堂的墙壁之上,上面标注着青红两色的小旗帜,分别代表着清廷与杨麟占领地区,更有横亘的箭头,表明杨麟与晁晟大军的进攻方向。

    这时,几名高级军官向这里走来,为首之人正是晁晟,身侧的要么就是高级指挥官,要么就是参谋人员,还有一个人例外,那就是阿胜,显得有些特立独行,迥然而异,一身的黑衣,是那么的显眼。

    “阿胜,立即启动城里的情报人员,将那些备用人才全部调用,辅助我管理安庆城,清除那些还在逃窜、隐藏在城里的零星清兵,将所有的威胁因素拔出!”晁晟边走边说,并没有那种攻破城池的喜悦。

    “是,军长,我这就去安排,让那些人到这里报道,将安庆城的所有信息整理一份,给你过目,从而拟定一个合适的政策,便于大军稳定安庆府。”没有其他将领的畏惧,阿胜不卑不亢的说道。

    “恩,好的,我在这里等你。”

    说话之间,众人已经进入了大厅,大军的临时指挥处,阿胜没有任何停留,晁晟一答应,他就迈步而出,离去了,与此同时,早已远远敬礼的众多将领,在晁晟的挥手示意之下,纷纷放下右手,继续讨论。

    刚一站定,位于那副巨大军事地图之前,晁晟就问道:“许师长,我军目前的伤亡如何?城里的那些抵抗清廷兵卒是否清理干净?”

    一语落罢,立即有一名军官站出,沉声说道:“报告军长,此次的军事行动,相比于以往,战损很大,伤亡人数在两千左右,歼敌五千,俘虏两千。”

    闻听此言,周围的人都是一脸的凝重之色,这才知道,为何军长的神色那么难看,耷拉着脸,冰冷非常,这次的战损创造了历史新高度。

    这时,一名团长站出,轻声说道:“报告军长,这次损失的这么大,不是我军的战斗人员轻敌,更不是态度懈怠,而是清廷的蒙古将军费扬古顽固抵抗,不像其他地方的清兵士卒,要么两军对垒,明刀明抢的干,如果打不过,就是投降。”

    “这个费扬古却不同,而是召集火器营以及一些死忠的八旗兵,将他们分散,打开,藏身于黑暗之中,躲避在街巷里,对咱们的人员偷袭,打黑枪。由于我军进城仓促,没有做出准备,才被打个措手不及,死伤人员大幅上升。”

    “因此,这次的战损人员都是被偷袭而伤亡,真正的攻城之时,死伤并不多。”许师长总结性的补充了一句。

    众人能够理解费扬古的做法,也很赞同,但却不能容忍,毕竟损伤那么多的兄弟,即便对方是一名令人钦佩的将领,个个还是一脸的愤怒之色,更有一个声音响起,痛声疾呼:“这个鞑子狗腿子,害得我们损伤那么多兄弟,不管什么理由,军长,你一定要枪毙他,为咱们的兄弟报仇!”

    “对对,军长,一定要枪毙了费扬古,为兄弟们报仇!”立即有不少的高级军官纷纷附和。

    “人都死了,还枪毙什么?”晁晟不气不恼的说完这句话,转头看向一侧,再次问道:“刘师长,找到朱珪了没有?”

    “报告军长,几乎搜查了全城的每一处,连朱珪的影子都没有。最后通过悬赏,那些投降的清兵有人上报,说大战之时,费扬古与朱珪一起从巡抚衙门出来,向东城门而去,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费扬古就抢下一匹战马,突然让朱珪朝着相反方向离去。”刘师长表现的很平静,展开手中的汇总信息册子,徐徐说道。

    一时之间,指挥大厅里安静了下来,四处无声,都在思索着,回味刘师长之言,猜测朱珪会藏在哪里?找到这个大鱼,安徽巡抚。

    晁晟的目光幽幽,好像处于愣神中一般,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短暂的寂静过后,突然之间,晁晟猛地转身,目露精光,视线在军事地图上打量,更是拿起一旁横放的细细指挥棍,在安庆府与湖北的黄州府之间来回比划。

    紧接着,放佛想到了什么,晁晟看向一侧,再次问道:“刘师长,朱珪骑马离去的方向哪里?”

    “报告军长,安庆城的西城门”虽然心中疑惑,刘师长还是立即答道,简洁而利落。

    一丝明悟划过脑海,晁晟豁然开朗,细细的指挥棒在地图上敲打,直直指向安庆城的西城门,朗声说道:“我知道了,一定是咱们攻破北城门的那一刻,费扬古得到了什么信息,知道咱们的意图,知道无论怎么抵抗,都改变不了大势所趋,我军最终还是要拿下安庆城。”

    晁晟话语一顿,看向众人,甚为笃定,这时,一直负责搜捕朱珪的刘师长反应了过来,手里掌握了大量关于朱珪的信息,最先明白晁晟的意思,接话道:“军长,你的意思是,朱珪早就离开了安庆城,向湖北方向逃去?”

    一语惊醒梦中人,这句话虽是在问,却捅破了最后一层窗户纸,使得所有人明白开来,立即有人跳将出来,急声道:“军长,那还犹豫什么,赶紧派骑兵追啊?不然,咱们在这里的行动就会传到湖北,如此一来,一旦湖北和河南得到消息,有了准备,咱们接下来的行动将会更难!”

    然而,晁晟却摇了摇头,否定了那人的提议,似乎读懂了晁晟的心思,许师长解释道:“已经晚了,从咱们攻破北门的那一刻,到现在为止,差不多有六七个时辰,朱珪还骑着战马,飞奔而去,已经追不上了。”

    “更何况,朱珪本就是一个聪明之人,虽然为人固执,但就他那股死忠的秉性,为了满清鞑子,沿途之中,一定会进行伪装,躲避咱们的眼线,不引人注意。毕竟,一名封疆大吏不可以轻易离开辖区,如果路上遇到不对付之人,就凭他丢了安徽,逃离而去,就可以被有心之人谋害。”

    无论是晁晟,还是其他将领,都是赞许地点点头,深以为然,换做在座的任何一个人,也会像朱珪那样做,如果与沿途的官员不和,为了军事紧急情况上报,为了避免意外,一定会化妆潜行,疯狂向京师之地赶路。

    毕竟,人心难测,如果那些官员见大势不好,很可能投敌,拿他朱珪做投名状。所以,聪明之人绝不会将全部的希望放在对手身上。

    就在众将领担心之际,担心封锁的消息被泄露出去,晁晟却是抖擞精神,朗声说道:“好了,各位,现在再怎么担心,也没有用,还不如早作部署,改变制定的方案,才是最好的选择,以不变应万变。”

    虽然理解军长之言,心里的那份顾虑依旧没有打消,还是有几分期待,期待军长的接下来之言。然而,晁晟放佛没有看懂众人的神色,自顾自的命令道:“刘师长,立即草拟纸条,将这里的突变告诉元帅,禀明咱们的担忧。”

    “是,军长,我马上去办”

    刘师长刚一回答,晁晟没有停止,继续命令道:“许师长,立即传令下去,大军休息调整两天,留下一万步兵,两日之后,全部出动,驻扎在安徽与湖北的交界之处,等待我的命令,随时准备行动,攻入湖北。”

    接着,晁晟一转身,指挥棒在安徽与河南的交界处比划,朗声说道:“同时,命令庐州府、颍州府和徐州府的驻军推进,陈兵在安徽与河南的交界之处,听候我的命令,一起行动,分别准备攻打信阳州、汝宁府和德州府,一举拿下河南的东部区域。”

    看着地图上的区域分布,众人知道,军长这是想弥补失误,尽可能地围追堵截到朱珪,截断他的北上之路。

    就在众人都以为所有的安排定下之后,以为军长准备遥控指挥三路大军,晁晟却突然说道:“许师长,行进的大军就交给你了。刘师长,你留下来,配合阿胜,稳定安庆府,而我,明天就要离开,分别前往三路大军的即将陈兵之处,召开军事会议,具体安排攻打河南的行动。”

    “军长,不可啊,如果只是一个警卫连护卫你,护送你前往前线,太不安全了!”刘师长和许师长异口同声的反对道。

    “放心吧,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一个警卫连的保卫力量足够了。还是骑马而行,无论是山贼路匪,还是被咱们打散的游兵散勇,都不可能留住我,更不可能威胁到我的安全。”

    晁晟虽然说得平静,却蕴含了坚决之意,不容置疑,更不允许反对,因此,众将领也就没有再劝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