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六十六章 战斗的号角(五)
    这一刻,九个匪寇头头全都站了起来,刚拔出手中的钢刀,还没有迈出步子,就被一连串的子弹放到,抢枪打在额头正中间,一枪毙命,全都保持着惊讶的表情,没想到有人胆敢闯他们的崆峒山,进犯他们的山寨,在聚义厅袭击自己等人。

    随后,聚义堂外面也应声响起了枪声,遍布整个山寨,鲜血飞洒,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被剥夺,被收割,战事瞬间燃烧了起来,进入白热化的阶段,向着一边倒的方向发展,纯粹是一方对另一方的屠杀,无情碾压!

    这一日,密集的枪声意味着死神的降临,鲜血侵染这个山寨,也意味着这个山寨的权力更迭,一个崭新的开始,全然不同。

    未来的某一天,崆峒山将因此战而闻名天下,此役也将载入史册,流传千古。尽管他的规模很小,勉强称得上一场战斗。

    每个场面都很血腥,都很混乱,到处都弥漫着硝烟,还有嘈杂的喊话声。

    “听着,听着,放下武器不杀!”

    “停止抵抗,不杀!”

    “趴在地上,视为投降,否则,必杀!”

    “.......”

    这样的话语在一遍遍的喊着,处处在发生,回荡在空气里,硝烟中。

    一个个的人倒下,化为一具具尸体,冰冷而狰狞,脑洞大开,胸膛被击穿,两眼依然保持着不甘之色。

    此刻,血液在流淌,侵染每寸土地,染红山寨的角角落落,血腥味越来越浓郁,充斥整个空间,弥漫在空气里,和土壤的气息混杂。这一瞬间,崆峒山化为人间炼狱,一个个鲜活生命消逝。

    从山寨的后山开始,一大群身穿军装的兵士涌现,全然不同于清朝士兵的装束,快速涌向山寨的中心,再向山寨前方推进。不错,这些正是杨麟追随者内部的兵士。

    虽然杨麟的这些兵士从未杀过人,从未经历过战场洗礼。可是,此刻他们没有任何胆怯,坚决的举着手中的鸟铳,不断地扣动扳机,尽情的倾泻子弹,无情的收割着人命。

    这些人不是天神,不是天生适合战场,不是真的不在乎他人的生命。而是有个信念在支撑着他们,督促着他们的行动。

    杨麟的话语在回荡,在他们的心里响彻,在他们的脑海里辗转返回,催促着他们,支持着他们。信念化为力量,支撑着他们的精神和行为。

    “听着,作为我的士兵,作为我的兵士,就要为我而战斗,就要听我的号令,无惧生死,不怕任何场面!”

    这些士兵在动作着,每个姿势都是快速而精准,完全符合一个军人的标准。他们与山匪不是在战斗,根本就是一方对另一方的屠杀,因为对方的武器很简陋,只有大刀和长毛,他们有着绝对的优势!

    更何况,山匪毕竟就是山匪,虽然有着些许的纪律严明,有着些许的抵抗,但是面临正规军的绞杀,如何能与之匹敌?手中的钢刀如何能和鸟铳相抗衡?一句句断喝,仿佛来至于九幽的呼唤,让一些匪寇胆颤而心寒,胆小之徒已经匍匐在地,举手投降。

    战斗刚开始,就进行的很激烈,反抗的也很激烈。但面对压倒性的优势,战斗持续不到半个小时,枪声就犹如大雨滂沱化为点点滴滴,雨势将要结束之时那般,变得淅淅沥沥,只有零星几声枪响。

    聚义厅,横七竖八的躺着二十几具尸体,九个贼匪头头全都身死,无一存活。空气里弥漫的血腥味渐渐变得浓郁,张三身后的那些人早已换了另一副面貌,个个冷酷无比,腰杆笔直,面无表情,散发着军人独有的凌厉气势。他们围着一个人,枪口一致对外警戒着。

    不错,突然发难的正是杨麟等人。当山鹰发话的那一刻,杨麟就知道,自己这方人暴露了。没有任何的犹豫,更没有谈判的打算,果断出击,行使雷霆手段,瞬间解决这些山寨头头。

    没有了头狼的群狼,就是待宰的羔羊。余下的贼匪小喽喽还有什么好顾虑的,很好解决。

    此时,杨麟推开围着的众人,缓缓走向山鹰的尸体,步伐富有节奏,昂首挺胸,阔步而行。

    几名军人虽然对他们的枪法很是自信,抢枪都能夺人性命,瞬时而发。可是,出于谨慎起见,保证杨麟的安危万全,还是逐个的开始检查每一具尸体,并在要害之处补一枪,小心而谨慎,动作娴熟。

    行走的过程中,杨麟只是淡淡的看了一遍八个山匪头头。然后,杨麟站在山鹰尸体的不远处,先是打量这个聚义厅,这个群匪聚会议事的地方。

    接着,杨麟望向躺在地上的山鹰,同时也是在等待着外面的战事结束。

    此刻,张三两眼无神的坐在地上,被刚刚的阵阵枪声吓呆了,惊住了,嘴巴喃喃的开合着,嘴唇发白,在微微颤抖。他张三不是没有见过杨麟一行人手中家伙的威势,而且不止一次。

    但是,无论是哪一次,都没有第三次来的震撼,来的惊人,让张三心里惊恐万分,无以言表。不过,想想也能理解。张三见到的第一次虽然阵仗也大,但那是夜晚,根本就看不清楚。而第二次呢,倒是白天,阵仗却非常小。

    因此,相比而言,这一次的冲击力异常强烈,让张三的大脑短路了,整个人显得傻傻的,失神不已。

    那一刻,十几名兵士开枪的那一刻,张三被砰砰的枪声吓到了,更是被一个个爆头的尸体、飞溅的血花吓愣了,整个人瘫软在地。他张三,永远不会忘记那可怕的瞬间。

    聚义厅之外,山寨之中,枪声渐渐变得淅淅沥沥,寥寥无几,直至消失不见,只有云雾缭绕的硝烟,以及充斥于空气里的浓郁血腥味。

    聚义厅里,杨麟听到枪声已经消失,不疾不徐的走到张三的身边,踢了一脚,轻喝道:“起来,瞧你那没出息的样,估计在匪寇窝里,也是一个末流角色。只是如此局面,死了几个人而已,你就吓成这样。真不搞不懂,就凭这点胆色,你怎么会当得了匪寇?而且,居然还有人收你!”

    杨麟的一脚,将傻呆中的张三踢醒,整个人仿佛受惊的兔子,猛地身体一颤,接着又双眼无神的瘫软在地,无言喃喃。

    听到杨麟的一番话语,张三不觉得有任何尴尬,更没有不好意思的感觉。经过一会儿的愣神,张三那种惊吓有所缓解,但脸色还是苍白如雪,面无血色。

    张三缓缓站起,不再理会屁股后面沾染上的血液,恭敬而害怕的站在杨麟的一旁,发憷的问道:“少少爷,你还有什么吩咐吗?”

    与此同时,聚义厅的门外响起了一个嘹亮的声音。

    “报告,少爷,外面清理完毕,所有活着的贼匪,都被压在一个空地上,你要不要去看一下?”

    杨麟看看张三,瞥了一眼,还是先回答道:“我这就去看看,你在门外先等着。”

    新人不易,求各种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有打赏的话,更是感激不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