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六十一章 破绽
    贼匪冦无力地张了张口,不知道该怎么说,如何去应答,顿时脸上流露出绝望的神色,那是对死亡的恐惧,他不想死。

    杨麟看着远处躁动不安的灾民,空气里到处弥漫着一股紧张压抑的气息,语气一转,缓缓说道:“放你一马,不是不行,饶你一命,也不是不可以。但你要做些什么,让我满意,使得你能够进行将功折罪,给我一个放你的理由。”

    “大爷,只要能留我一命,放我一马,小的愿意效犬马之劳,什么都愿意做,定当肝脑涂地效忠你,毫无保留告诉你任何事情,只要你感兴趣。”

    “喔,挺识趣的啊!那我问你,你们这伙人是哪里人?你又叫什么名字?还有没有同伙?”

    “小的叫张三,我们这些人是附近的土匪,专门劫掠过往的商旅,谋人钱财。”

    “至于同伙,这里没有了。”贼寇张三望了望人群,肯定的说道。

    杨麟稍稍短暂思索,接着双眼微眯,意味深长的说道:“哦,这里没有同伙,照你这样说的话,如此说来,其他的地方还有你们的同伙喽?”

    张三有些踌躇,有些犹豫了,眼神开始变得有些躲闪起来,不敢正视杨麟的目光,说话也是吞吞吐吐,言语不清,闪烁其词。

    杨麟冷哼一声,手一招,顿时一声枪响,打在张三的附近,距离跪着的膝盖处不到十厘米的地方。

    刹那间,刺耳的枪声,熏鼻的硝烟味,张三被吓的浑身一个哆嗦,额头汗如雨下,尾椎骨直冒冷气,蹭蹭往上窜。张三紧张的看着杨麟,尽是害怕之情,畏惧之色。

    “还不快说,不然下一次打的就不是地上,而是你身上的某处!”杨麟喝道。

    “是是,小的全说。”喝声震醒了张三,慌忙应道。

    随后,张三开始事无巨细的一一吐露,唯恐对方察觉到自己有谎言之处,惹得杨麟一个不高兴,从而招来杀身之祸,灭顶之灾。

    张三讲述的同时,杨麟想起了昨天进入时空历史逆转器的一些突发情况,弄得一时手足无措起来,问过时空历史逆转器追随者之后,杨麟才知道,原来自身实力的限制,改变的历史并不多,造成追随者内部人员容纳量非常小,已经达到了一个极限。

    因此,现在的追随者内部不能再迁入人员。如果杨麟还想弄进去新人,进行培训,那就必须有选择的清除,迁出一些人。

    杨麟想的有些入神,等到醒转过来之时,张三的讲述已经进入了尾声。虽然中间的内容没有听到,但最后几句话却非常关键,对杨麟的用处极大,能解一时燃眉之急。

    时间匆匆而过,杨麟一行人已经拔营启程,向着来时相反的方向走去,后面还跟着那些灾民,他们没有离去,只因杨麟突然的一个允诺。

    最前面走着的是杨麟那五十多个军人和张三,队伍缓缓而行,慢慢的推进。

    马车之上,杨麟三人坐于其中,赵敏的那股哀伤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大人的那种认真,不再调皮,还是有些贪婪的依偎在杨麟的身侧。

    看着赵敏的小大人表现,杨逍笑了笑,但没有说什么,害怕再招来横祸。这短暂的时间里,杨逍可没少吃瘪,也就老实了下来,不再去招惹赵敏。

    可是,杨逍并不是一个能老实下来的人,才过去没多久,就兴趣盎然的转换目标,问道:“少爷,你是怎么发现那些匪徒的啊?他们伪装的那么厉害,若不细细打量,根本就看不出来。”

    “不错,他们的掩饰技术确实能够欺骗人的眼睛。但是,他们的伪装有一个天然缺陷,在这些灾民之中,显得尤为明显,只要一眼,就能看出。若是他们混迹于城里的乞丐之中,就没有了这个缺陷!”杨麟很是自信的说道。

    听到这些,杨逍立马来了精神。杨麟言辞中的表达不清,模棱两可,言语不明,深深刺激了杨逍心里的那份好奇心,想要知道贼匪伪装的缺陷是什么,不由的催促道:“少爷,别卖关子了,快说~快说,他们的天然缺陷是什么?”

    杨麟依然气定神闲,波澜不惊,并没有因为杨逍的催促而改变什么,就要说话之时,一旁坐着的赵敏却突然开口说道:“大哥哥,我知道,你看看我说的可对?”

    杨麟饶有兴致的看向赵敏,摸了摸她的脑袋,温柔的说道:“恩,阿敏,你说吧!”

    “恩~,我想大哥哥说的缺陷应该是他们本身吧。虽然我不知道城里的乞丐是什么模样。但我知道,深有体会,我和母亲一路走来,都是饥一顿饱一顿,从没有吃饱过,一路随行的其他叔叔伯伯,还有其他的婶婶大娘,也是如此。”赵敏小脸认真的说道。

    “哪有怎么样呢?又能说明什么呢?”杨逍不由得问道。

    杨麟微微摇头,一拍杨逍的脑袋,恨铁不成钢的呛声说道:“都说这么明显了,你还不知道,真不知道你脑袋里都装些了什么?!”

    “额~,少爷,我真的没听明白。但是,脑袋里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但是就是有一层纱,迟迟不能捅破,无法明了!”

    杨麟顿时无语,但还是说道:“你看看外面的那些灾民,一个个饿的面如土色,发黄发白。你再将他们和那个张三比比,那个张三面色红晕,体质强壮,哪像那些灾民,个个骨瘦如柴,一副风吹就倒了的样子!”

    杨逍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但心里却是尴尬无比,笑容是那么的牵强,连连点头,表示明白了,变得沉默不语起来。一想到小女孩赵敏都比自己反应的快,杨逍的头背的更彻底,假装直勾勾的看向车外,欣赏着外面的春意盎然。

    此时,赵敏没有小孩子特有的得意之色,只是神色如常的坐在杨麟一侧。也没有像以往那样,叽叽喳喳的取笑杨逍的反应慢,挑出杨逍的尴尬之处。赵敏的天真活波渐渐变淡,多了些属于成年人的某种味道,成熟。

    马车摇摇晃晃的行驶着,车里再次回归平静,外面亦然。

    不过,有所不同的是,外面的灾民神情有些发憷,有些畏惧,但隐隐的还有一种兴奋,一种希冀。走在最前面的张三,最是紧张,最是害怕。每每想要放慢脚步,鸟铳的枪口都会捅捅他,催促着,警告着。

    新人不易,求各种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有打赏的话,更是感激不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