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六十章 赵敏的变化
    赵敏的哭声虽然嘈杂,有些让人烦心的皱眉,但也惹得人心生怜爱。声音是那么的撕人心肺,痛人心扉,第一感觉就想要呵护这个小姑娘,将其搂在怀里,安慰一番。

    杨逍先是检查一遍杨麟的伤口,一番认真详细的检查之后,见两处的刀伤都只是伤到皮肉的轻伤,并没有什么生命安全,顿时心里大定,所有的担心忧虑才都放下来,这才有精力理会一旁的小女孩赵敏。

    杨逍神情一松,心里更是一宽,反而饶有兴致的对一旁还在哭泣、自怨自艾的赵敏说道:“阿敏,如果你再哭,再嚷嚷,就会耽误你大哥哥伤势的救治。那个时候,他可就是真的要离开你,真的死了。”

    杨逍的话语很管用,余音还没消失,赵敏立即停止了哭喊,绷住小嘴巴,两只大眼睛水汪汪的,还不住地吧嗒吧嗒的流着泪,泪眼婆娑的望着杨逍,小声喃喃说道:“逍哥哥,真的吗?只要我不哭了,大哥哥就不会死了吗?”

    杨逍煞有其事的点点头,憋住想要发笑的冲动,认真的说道:“真的,当然是真的,我不骗你。而且,只要你以后都喊我逍哥哥,我救你大哥哥的心情就会好一些,那样你大哥哥就会好的更快!”

    赵敏还没有说话,一只手掌砰的一下子打在了杨逍的脑袋上。与此同时,一个声音传来,啐声道:“胡说什么呢,别乱扯,就知道骗俺家阿敏!还不快过来,给我处理一下伤口。”

    这时,赵敏插口道:“大哥哥,不要打逍哥哥,这次都是阿敏的错,害的大哥哥为了救阿敏,受了这么重的伤。只要能救大哥哥,阿敏什么都愿意做!”

    杨逍死性不改的探出脑袋,捂着额头,不怀好意歪着头,俏皮的说道:“真的~?就算是让你亲我一口,也愿意?”

    赵敏的眼泪已经停住,衣袖一擦残留的泪花,攥着两个小拳头,小脸认真的点点头,诚恳的说道:“恩,真的,愿意~!”

    赵敏简短而有力的回答,引得一些人纷纷侧目,杨逍更是一呆,没有想到会答应这么干脆。

    杨麟看到赵敏这副十分在乎自己的模样。她那小脸上流露出属于大人的表情,又想笑,又觉得刹是可爱,心里更是暖暖的。不禁想起穿越前的一句话,女儿是父亲的贴心小棉袄。此时杨麟觉得,小妹妹也可以是哥哥的贴心小棉袄。

    如此温馨的场面,冲淡了刚才的紧张气氛,凝重的场面得到缓解,也增进了小女孩与杨麟只见的感情。

    这时,几个军人走了过来,守在杨麟三人的周围,目光犀利的扫视着四周,寻找着可疑人员,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有人做出什么不善的举动,他们就会扣动手中的扳机,对准那人,无情的射杀。

    打破寂静,杨麟再次说道:“阿敏,别理杨逍,他太坏了,就想占阿敏的便宜,大哥哥没事儿,杨逍是吓唬你的。走,陪大哥哥包扎伤口去。”

    “对了~阿敏,以后就叫他小逍子,还让他骗你,拿大哥哥的伤势开玩笑!”

    赵敏本来还有一些犹豫,觉得叫杨逍小逍子不太礼貌,听到杨麟后面的话语,很是认同,顿时态度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意识到了什么,十分坚决的点点头。

    此时,赵敏小脸刹是认真,琼鼻轻哼一声,愤懑的说道:“恩,大哥哥说的对,让他拿大哥哥的伤开玩笑,以后就叫他小逍子~”

    杨逍的脸色瞬时间垮了下来,被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叫做小逍子,心里五味杂陈,翻江倒海的扑腾着,但又无可奈何。总不能唬着如此可爱的小女孩,威胁着说道:“不准这么叫,小心我揍你吧!”再说,杨逍也舍不得

    杨麟心里偷偷一笑,有些暗自得意,心里美美的,很是甜滋滋,如吃蜂蜜。

    随后,在赵敏犹如小大人的搀扶下,小脸一副认真的表情,杨麟缓缓走向马车,同时让人取出随行携带的金疮药,处理一下自己的伤口,止血疗伤。

    还别说,杨麟很佩服这古代的秘制金疮药,疗效果然强大,只是涂抹淡淡一层,流血立马止住,伤痛也减缓了许多,还有一种冰凉的感觉,很是舒服。

    敷药之前,不知出于自责之意,还是关心之切,赵敏争着抢着,非要坚持为杨麟涂药,做这项工作,小脸还一副威胁的表情,对杨逍怒目而视,娇斥道:“哼~逍哥哥,如果你不答应我的话,不让我来给大哥哥敷药,我就天天叫你小逍子,人前人后叫你小逍子!”

    看着赵敏仿若一个小大人,此时更像一个小雌豹。话语之中,夹杂着萝卜与大棒,弄得杨逍毫无应对之策,又憋闷之极,杨麟不禁莞尔。

    敷药之时,赵敏的小脸紧绷着,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眨不眨,神情很是认真而专注,动作轻柔而缓慢。不时地,还会用小嘴轻吹两下。

    敷完药之后,在杨麟的坚持下,三人再次来到了那些灾民的面前。杨麟淡淡的站在那里,赵敏有些害怕,但并不明显,好像经历刚才的一场变故,长大了不少。

    此刻的杨逍,一脸的警惕之色,站在两者之间,时刻准备着,防备着灾民,保护着两人。一旦有什么不对情况,就会扑向两人,遮挡着未知的危险。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赵敏变得越来越胆大,不再畏惧鲜血,不再恐惧尸体,能够坦然的面对血腥的场面,呼吸着血腥的空气。一时之间,赵敏仿佛经历了一次脱胎换骨,内心变得强大起来。

    赵敏的表现比杨逍强很多,面对这样的场景,面色如故。而杨逍,却有些惨白。多年以后,身居高位的杨逍想起此情此景,不禁暗自羞愧,表现还不如一个小姑娘。

    同时,有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匍匐在一边的空地上,体格还算可以,但并不怎么强壮,整个人害怕的抖动着身体,畏惧非常。杨麟看了看,问道:“怎么回事儿?”

    一个军人走了出来,敬了一个军礼,朗声说道:“报告少爷,这人是那帮歹徒的同伙。刚才见事情败露,同伙身死,又胆小如鼠,等不急的就想逃跑,刚一跑,就被我们抓了回来,扔在那里,等候你的处置。”

    军人干净利落而简洁的言语,杨麟很是欣慰,赞许的点点头,说道:“恩,做的不错!”

    话音刚落,那个男人立即跪着爬行几步,对着杨麟就是连连磕头,犹如小鸡啄米,一阵求饶之声。

    “大爷,求你饶过小的一命。我也不想来的,都是老大胁迫,不得已才跟着他们过来,对你们图谋不轨的。”

    “大爷,小的愿意为你效犬马之劳,听从使唤!”

    “大爷,求你放过我吧,就当我是一个屁,放了吧。”

    ......

    对于贼匪冦的言辞举止,那些军人都是鄙夷连连,羞以为伍,就是看看,都觉得脏了眼睛。更有几人,使劲的擦拭着双手。很明显,那几人正是负责抓捕的张三,感觉脏了自己的手。

    杨麟更是冷哼一声,幽幽说道:“说的倒是轻松,被胁迫而来。好一个图谋不轨,你还真能说的出口,能言善辩,巧舌如簧,将一切的事情完全归于一个死人身上,避重就轻。”

    “我问你,都已经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了,你说说,单凭你说的这些言辞,就想让我放你一马,你认为可能吗?你自己相信吗?”

    新人不易,求各种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有打赏的话,更是感激不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