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五十九章 异变突起(下)
    回到马车上之前,杨麟并不认为匪寇已经清理完毕。因此,安排了十几人,手持着鸟铳,轮流巡夜,进行警戒,以防再有突然袭击,不至于措手不及。

    出乎意料的是,一夜无事,寂静无声,并没有匪寇再次来袭,杀一个回马枪。月落日出,天色灰蒙蒙亮。

    黎明的时候,一些灾民在两个老人的组织下,怀着自责和内疚之情,更多的是希望杨麟见自己等良好表现,能够放过自己,不因为昨夜的事情而再追究自己,纷纷很自觉地开始打扫着战场,清理着地上的血迹,掩埋尸体,一切的动作都是那么的利索而快速。

    此刻,灾民能做的只有这些,尽可能的释放善意,尽可能的表达忏悔之情,获得杨麟的谅解。

    杨麟三人已经醒来,整理好衣服后,先后下了马车。洗漱完后,杨麟开始聚集那些灾民,处理昨晚遗留下来的一些事情。

    杨麟刚下马车,看着外面的情节整齐,心里很是惊讶,但面不改色,不露出丝毫情绪的变化。

    虽然尸体已经掩埋,地上的血迹也被清理干净,但空气中还是弥漫着淡淡血腥味,充斥在一些人敏感的嗅觉中,提醒着众人,昨晚变故的存在。

    灾民被分为两拨,一部分是老弱妇孺,一部分中年身强体壮之辈,分别散布于两侧。个个低着头颅,不敢直视。只有一些不懂事的孩童,四处张望着,不解自己的亲人怎么了?仿佛忘记了昨夜的变故,也许这就是小孩子的好处,不记事儿。

    突然出现的五十多个军人,正是杨麟察觉到情况有些诡异之时,趁着天色灰暗,偷偷从时空历史逆转器追随者内部带出来的,秘密安排在四周,时刻警戒着,防范于未然。

    此时,五十多个壮硕如牛的军人环视左右,拿着鸟铳,威武的监视着众人,气势逼人,使得两部分灾民一个个耷拉着脑袋,噤若寒蝉,不敢有任何不善举动。

    杨麟站在人群的最前方,见自己想要的氛围效果已经达到,开始朗声说道:“各位,我们好心周济你们。可是,你们却掩护一些虎狼之人,对我们欲行歹事。”

    “如果不是我们提前意识到情况不对,前去搬来救兵。我想,现在站在这里的不是我们,而是那些歹徒,我们一行人也不再是能说会动的人,而是一具具冰冷的尸体,受害的将是我们这些行善心之人。”

    说到这里,杨麟语气一顿,漠然而缓缓的扫视着两拨人。接着,杨麟声音铿锵有力的回荡:“难道我们帮人帮错了吗?不该帮你们吗~?”

    杨麟最后的一问,狠狠撞击灾民们的心脏,他们的头颅低的更低了,他们惭愧,他们心虚。刚刚受到别人的好处,吃一顿饱饭,他们却包含祸心,倒戈一击。

    事情虽非他们所愿,但他们确确实实的做了,尽管没有参加谋害行动。

    众人的反应赢得了杨麟的一丝欣慰,一丝尊重。因为,杨麟从众人的表现中看出,这些人还不算太坏,犹存善念,心存忏悔之意,确实是一时为形势所逼而已。

    于是,杨麟语气一转,轻声说道:“大概的情况我也知道了,这次的事情并不是出于你们的本意,被迫而为。这次就算了,等一会儿你们就走吧,我也不想再追究什么了。”

    随着杨麟最后一句话的落下,刹那间,凝重压抑的气氛一泄,周围的人顿时感觉轻松起来,心里的那份沉重减轻了许多,负罪感在增加。

    同时,周围开始出现孩子的童言稚语,回荡于空气里,冲淡了原本的紧张感。

    赵敏经过一夜的睡眠,或是孩子的天性使然,一夜之间,就忘记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见大哥哥尽是说一些自己不是很懂的话,感觉有些无聊。

    这不,杨麟的话刚一停,那些孩子刚一嬉戏起来,赵敏就迫不及待的越过杨麟,纵横那些身强力壮的灾民区域,奔向老弱妇孺那部分人所在的区域,寻找同龄人玩耍,想要和他们一起嬉戏。

    刹那间,一看到赵敏的动作,杨麟本能的意识到情况不妙,暗道不好,还未来得及阻止,赵敏已经跑出几步,进入那部分身强体壮的灾民区域,杨麟立刻就追了上去。

    突然,原本老实的灾民瞬间骚动起来,几个人影从中暴起,快速闪动,身上散发着凶狠的气息,猛地扑向赵敏,裹挟着剽悍之风,有着雷霆一击的气势。

    说时迟那时快,杨麟没有任何的犹豫,没有丝毫的迟疑,完全出于本能,飞身就是扑向赵敏,欲将其揽入怀中,护在身后。

    与此同时,那几个人动作干脆利落的从怀中掏出明晃晃的匕首,刺向杨麟和赵敏,尽是决绝嗜血之意,一副一往无前的气势,身体也随之完全曝于众人的视野中,想要同归于尽。

    惊呼之声不绝于耳,妇人瞬时捂着孩子的眼睛,自己也别过脑袋,不忍看到接下来的血性场面,杨逍也意识到不好,大声疾呼着,跑向自家少爷和赵敏二人,力图阻止些什么。

    多方竟逐,杨麟先行一步将赵敏护在身下,所有人的神经都紧绷着。同时,那几个人来到了近前,匕首狠狠挥舞,纷纷刺向杨麟身体的各个部位,直指要害之处。

    杨麟只来得及一个旋转,尽力去格挡,“噗呲~噗呲~”,还是无可避免的中了两刀。顿时,血花朵朵,白匕化为红刀,沾染着杨麟的血液。

    两刀并未要了杨麟的性命。几人很是不甘,再次袭来,挥舞着匕首就刺,妄想结果了杨麟,一个像是领头人的喊道:“贼人,纳命来,为我大哥偿命,去死吧!”

    千钧一发之际,几人含恨奋力刺刀,想要结束杨麟小命之时,砰砰几枪,几人的身形顿时僵住,缓缓倒下,面露不甘愤恨之色,嘴里咕噜咕噜的吐着血液。

    正在跑步而来的杨逍顿时全身一松,提到嗓子眼的心一放,暗道危机总算过去了,少爷的命算是保住了。

    杨逍快赶几步,来到杨麟的面前,检查着自家少爷的伤势,有没有生命危险。

    一切来得是那么突然,发生的那么短暂,让人手足无措,多数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整个事件就已经结束,画上了句号,几个生命瞬间消逝,无人可怜。

    杨麟的身上受了两处伤,分别是肩胛和手臂处。缓缓放开赵敏,肩胛和手臂的血液滴在还在发愣的赵敏身上,脸上,散发着浓郁的血腥味。

    赵敏呆呆的摸了摸脸上,仰头看向杨麟。手里粘粘的液体,充斥鼻孔的血腥味,刺激着赵敏的每一根神经。

    瞬时间,赵敏哇哇大哭起来。夹杂着哭腔,满含着泪水,模模糊糊的喊着:“大哥哥,你不要死啊,大哥哥,阿敏不要你死,不要离开阿敏,阿敏刚没有了母亲,不能没有你啊~!”

    “都怪阿敏,都怨阿敏不该贪玩,不该这样任性,不然大哥哥就不会这样!阿敏以后再也不这样了,大哥哥,你不要有事啊~,快醒来,快醒来!”

    “大哥哥,阿敏以后会很听话很听话的,再也不乱跑,再也不惹祸了~”

    “......”

    赵敏的哭声痛彻心扉,见之心怜,呜咽之声,很是嘶哑,扯动人的敏感神经。

    新人不易,求各种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有打赏的话,更是感激不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