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五十八章 异变突起(中)
    一会儿过后,杨麟轻轻掰开赵敏抱着自己的双手,缓缓将其平放在车厢之内,盖上一个毯子,动作温柔而认真。然后,小声的对杨逍说道:“你在这里先看着,负责照料赵敏,我出去看看,处理一下外面的事情。”

    此时,杨逍已从害怕恐惧中走出,恢复以往的神智,不无担心的说道:“少爷,还是我出去吧,别还有贼匪隐藏在灾民之中,突然对你不利。如果你有个闪失,我怎么向老夫人交代啊。”

    杨麟心中感叹,杨逍毕竟还是一个十六岁少年,从未经历过流血杀伐,语气中透着些许紧张,没有多少的底气。

    杨麟没有理会杨逍的阻拦,径直来到车厢口,挑帘说道:“算了,还是我去吧,你老老实实的在这里负责照料赵敏,就你那小身板,还没我好呢。遇到突发事情,我还能抵挡一二,等待救援,若是你,估计没戏。”

    “而且,就算你出去处理事情,你知道哪些事情要立即处理?哪些等到明天在处理?外面的那些人虽然都是咱们的人,但你认识几个,又能支使不?”

    杨逍无力的张张嘴,无声的喃喃,无法反驳。

    同时,杨逍看了看自己瘦弱的身板,再与杨麟那孔武有力的身体相比,不言自明,无法言语。但出于护主心切,想要争强好胜的说自己可以。可是,杨麟已经挑帘而出,下了马车,消失在视野里。

    月已出,月光洒落,狂风呼啸,吹得那些灾民裸露的肌肤有些凛冽,抖动的身体不仅是因为害怕,还有阵阵的冷意。

    此时,虽然人很多,但却很寂静。杨麟阔步的脚步声,嘎子嘎子的作响,回荡于黑夜里,尽管声音不大,但仿佛是擂鼓的重锤,在击打着一些人的心房。

    杨麟走到自己的那些手下旁边,看着已经堆在一起的尸体,估摸着三十具左右。明眸闪动,冷意若隐若现,嘴角微微扯动,尽是不屑之意。

    接着,杨麟没有丝毫的动作,依然冷眸看着前方,双唇轻轻开合,吩咐起来。

    “去,派两个人过去,将白天的那两个老人叫过来,不要为难他。”杨麟略微思索,特意交代道。

    很快,一盏茶的功夫不到,时间过得很快,两个老人来带近前,身体颤颤巍巍,心虚的低头,不敢正视杨麟,眼神四处飘着,游离不定,很是害怕。

    杨麟将两人的反应看在眼里,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指着那堆尸体,幽幽的问道:“两位老人家,你们认识这些人吗?他们还有同伙隐藏在你们其中吗?”杨麟很是笃定,认为两个老人认识这群歹人。

    虽然杨麟说得平淡,但喝问之意隐含其中,裹挟着些许怒意。两人的身体一颤,瘫软在地,同时说道:“这位少爷,不关我们的事,真的不关我们的事,如果不是他们逼着我们,威胁我们如果不配合,就杀光我们,所以才不得不这样做的~!”

    刹那间,两人哀求着,头颅如捣蒜般磕着,乞求杨麟的饶恕。两人的没有立即回答,杨麟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面对答非所问,杨麟不禁皱了皱眉头,不耐烦的说道:“别磕了,我又没说找你们的麻烦,追究你们掩护这些人的责任。”

    “如果不是看在你们之前还算老实,言语之中透露着暗示提醒之意,你们这些人还会站在这里~?早就像他们这些歹人一样。”冷意森森,幽幽喃喃的自语道。

    两个老人颤颤巍巍的刚站起来,一听到杨麟的话语,立马身体就是一颤,有着再次瘫软在地的趋势。

    杨麟不再废话,看着两人的反应,没有任何的同情,径直的对两人再次问道:“说吧,究竟怎么回事儿?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他们为什么袭击我们?他们还有没有同伙?”有些不耐烦,尽是催促之意。

    “少爷,具体的事情我们也不是清楚,只是昨天受了你的恩惠后,我们这些人继续赶路,向其他地方逃难。”

    “可是没想到,我们走了还没有一炷香的时间,就碰见了他们。他们个个凶神恶煞,手持明晃晃的大刀,拦住我们。威胁说,如果不听从他们的话语,不按照他们说的做,就杀了我们。”

    “刚开始的时候,有人不答应,就要逃走。没想到这些人那么狠,手段很是毒辣,对着就要逃走、不听话的人就是一阵乱砍。有着几人死在乱刀的前车之鉴后,我们这些人就听了他们的话,掩护他们的行踪,便于他们混迹于我们之中,好截击你们,图谋不轨。”

    “之后,没想到他们又乔装成我们的模样,驱赶着我们,向你们这里靠来,围在你们的四周,等待着时机下手。”

    好像想到了什么,其中一个老人补充道:“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也没想到,他们是打的你们的注意。再次见你之时,也想直接告诉你。可是,我们两人的小孙子、儿媳都在他们的手中,不敢明着跟你多说什么。”

    “而且,我们这些人并不是最先被胁迫的,之前就已经有人被他们控制住。所以他们的身份和来历,还有没有同伙潜伏,我们也不清楚,也不知道。”

    杨麟听完两个老人的讲述,不禁有些失望,更多的是担心,担心还有残余。

    杨麟开始默默不语,静静思索起来。

    此时,杨麟内心已经有了一些猜测。确定这些歹人并非报仇而来,看他们主要目标是在自己等人的马车货物,判断他们应该是附近的一伙山贼流寇。一时贪墨钱财,所以想要置自己一干人于死地,才有了今晚的行动,才有了这次的夜晚偷袭。

    周围再次回归一片寂静,两个老人畏惧的待在一旁,随时听候着问话,不敢有丝毫的轻举妄动,脸色有些苍白,牙齿不时在打颤。

    不久,杨麟皱着的眉头舒展开,缓缓说道:“如果不是看在你们这些人没有什么恶意,曾经暗暗提醒过我,又由于是被人挟持。否则,我绝不会这么轻饶你们。好了,事情就这样算了,其他的事情留着天亮再说,你们先去休息吧。”

    杨麟说的轻松,但那些灾民可并不这么认为,心里依然是胆战心惊,忧虑重重,无法入睡。

    同时,由于杨麟没有发话放自己离开,这些灾民也不敢偷偷溜在,害怕自己的偷跑行为引起误会,而死在那些壮汉手中的武器中。

    灾民们依然害怕着,担心杨麟突然发难。想想就不难理解,一方出于好心好意的施舍救助别人,那人反而忘恩负义的反击一手,带人意图不轨,尽管其中充满了迫不得已的苦衷,但那又怎么样呢?谁人又会轻易咽下这口气?

    因此,灾民之中除了儿童能够快速入眠外,其他人都是心怀惴惴不安,满是忐忑的等待着天明,最终的审判,希冀杨麟能够放自己离开。

    新人不易,求各种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有打赏的话,更是感激不尽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