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 > 历史穿越 > 征伐四海 > 第五十七章 异变突起(上)
    等到所有的老弱妇孺都吃饱喝足之后,已是中午时分。又由于种种牵绊,繁杂琐事牵绕,杨麟一行人一天都没有启程,依然驻扎在原地,准备第二天一早出发。

    每每杨麟想要聚拢手下,叫回小女孩赵敏之时,就会有三五成群、成群结队的灾民到这里,向杨麟千恩万谢,表达感激之情,一时束缚了杨麟的手脚,无法安排启程事宜。

    这一切的发生,好像都有一只大手在推动,在阻止杨麟等人启程。然而,一切的发生又是那么在情理之中,契合着场景,没有引起人的怀疑,除了一个人之外。

    杨麟看着远处正在和其他小朋友玩耍的赵敏,流露出的天真烂漫,满脸笑容,反而提不起丝毫兴致,额头渐渐紧皱着,眉宇之间流露出一丝忧心之色。

    日落西山,黑夜环绕,杨麟驻地的火堆多了很多,到处都是噼里啪啦的声音,此起彼伏。无论是杨麟这一方,还是灾民那一边,多数人都已经入睡,风呼呼的吹着,一切显得那么平和,两方人相处的那么和谐。

    然而,月黑风高夜,杀人越货时。

    一片乌云在风吹之下,缓缓移动,遮挡住皎洁的月光,黑暗再次笼罩在杨麟一行人的驻地。

    几个黑影浮现,鬼鬼祟祟,慢慢涌现在杨麟一行人马车的附近,鬼头鬼脑,窃窃私语着。

    渐渐地,黑影越来越多,有的偷偷摸向马车,有的暗暗潜向杨麟一行人,手里或持着混粗的木棍,或拿着闪着幽光的寒刀,比划着手势,缓缓逼近。

    这帮人的行动是那么干净而利落,行走之间,脚步声轻不可闻。举手投足之间,小心而谨慎。一看这些人,就是一帮老手,经常行走于黑暗,善于做这种杀人越货之事。

    也许杨麟这些人时运不济,天公不作美,黑夜掩饰了这些人的行为举止,使得他们的行踪更加隐秘。唯有靠近火焰,才能看到他们的身形。

    近了,越来越近,三个人影无声无息的靠近杨麟三人。

    与此同时,周围的空气仿佛瞬间被凝固起来,氛围突然变得异常沉重起来,越来越压抑,越来越紧张。而这一切,睡梦中的众人毫无察觉,依然是呼吸均匀而流畅,安详的睡着。

    不久,三个人影站在距离杨麟两尺远的地方,边慢慢靠近,边双臂缓缓升起,木棍到达最高点,寒刀高高扬起。

    刹那间,无论是混粗的木棍,还是幽光闪闪的寒刀,瞬时而落,夹杂着呼啸之声,狠狠的向下砸去,或者砍去,直指杨麟三人的头颅,三人的双眸中闪烁着狠厉之色,尽是冰冷无情。

    千钧一发之际,万分危险之时,“砰砰砰!”连续三声枪响,刹那间血花飞溅,枪枪弹无虚发,三个人影应声动作一滞,随后重重砸在地上,身体抽搐一下,再无气息,心脏不再跳动。

    在火堆火焰的照射下,三个人的脑门上分别出现一个黑洞,汩汩地冒着鲜血,都是满脸狰狞之色,双眼圆睁,尽是不甘之意,血腥味瞬时传播。

    接着,随之而来的就是一大片的枪声响起,火花在黑夜里闪烁,硝烟在空气里弥漫。

    枪声响的同时,黑夜中快速涌现五十多个人,个个手持着鸟铳,飞速的向杨麟这边围拢,并不时地开着枪,将正在搬运马车上面东西的黑影打翻在地,枪枪带走一条鲜活的生命,溅起朵朵血花,下手没有任何迟疑,冷血而无情,动作机械而快速,枪法精准而不浪费一颗子弹。

    一切都是发生在刹那之时,电光火石之间。只是匆匆几十秒钟的时间里,空气中到处弥漫着一股血腥的味道,十几具尸体散落于地上,姿势各异,或躺,或趴,或者靠在马车旁,少有喘息之人,多数一命呜呼。

    如此情况,沉睡的众人早已被惊醒,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人人都是心惊胆寒,没有人敢抱头鼠窜,个个畏惧的缩成一团,不敢有丝毫的动作,老实的呆在那里,害怕引起歹人的袭击同时,也怕未知的武器击中自己。

    此刻,所有的灾民都是满脸的恐惧之色,隐隐的骚动之声,此起而彼伏。

    又持续了一阵枪声之后,化为零星点点,接着黑夜才再次回归平静,那些围在杨麟众人四周的灾民依然浑身哆嗦着,眼里尽是害怕之情,畏惧之色,紧张而无所适从着。

    此时,赵敏也害怕的缩着身体,钻在杨麟的怀里,有些瑟瑟发抖,不肯出来,不敢睁开眼睛看周围。无论杨麟怎么安慰,怎么劝说,都无济于事,赵敏那玲珑的身体犹如袋鼠的幼崽,就那么的待着,挂在杨麟的身上。

    渐渐地,随着外围突然出现的那些人靠近,将来袭的黑影打退之后。借助着火光可以看到,这些人正是杨麟在时空历史逆转器里培训的军人。

    现在,他们个个手持鸟铳,或警戒着四周,或查看倒在地上的来犯之人是否还有活着的。每个人的举手投足之间,都散发着凌厉的气势,摄人非常。

    杨麟的这些人,完全一副现代人的打扮,全是分叉裤子,领子上衣。个个充满彪悍之意,威慑着所有的灾民。

    除了杨麟和那六个一直手持鸟铳的随从镇定自若之外,其他人都是噤若寒蝉,恐慌的低着头。一旁的杨逍不认识这五十人,不无担心的小声问道:“少爷,现在怎么办啊?”

    “什么怎么办?他们都是咱们的人,有什么好害怕,好紧张的。”

    “但但是,少爷,既然是自己人,他们的服饰怎么那么怪异?和咱们截然不同。如果不是看到他们留着的辫子,和咱们体面貌相同,我还以为他们是异族人呢。”

    杨麟的话语对赵敏的作用也不大,还在害怕的瑟瑟发抖,恐惧非常。看到深埋自己怀中的小女孩,杨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劝慰才好,一副无所适从的表现。

    这时,一直在杨麟一行人附近的最初两个老者之一,开口试探性的提醒道:“这位少爷,这个女娃是不是害怕死人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杨麟刹那明白了赵敏害怕的根源。那就是四周的死人,死状惨烈,血液满地,狰狞非常。虽然尸体已经停止了流血,但还在散发着浓郁的血腥味。

    不曾多想,未及多言,杨麟没有任何的交代,就抱着小女孩向马车走去,准备先将赵敏安置在车厢里,自己一会儿再处理这些事情。同时,杨麟头也不回的对那个老者说道:“谢啦,老人家!”

    紧接着,杨逍也似避讳似害怕的紧随其后,向马车走去。

    三人坐在车厢里,那淡淡的桂花香粉味弥漫在整个空间里,那股浓郁的血腥味瞬间被掩盖。闻着桂花香,杨麟觉得自己也舒服不少,心旷神怡。

    眼不见心不烦,远离死人和血腥的场面,赵敏情绪好了很多,趋于平稳,已经不再那么的瑟瑟发抖,但依然抱着杨麟不放。也许唯有如此,闻着属于杨麟独有的气息,小女孩才会觉得安全,才会觉得放心。

    渐渐地,赵敏似乎太累了,整个人陷入睡眠之中,干净的小脸蛋上不时抽动几下,微微发出轻不可闻的鼻音,眉宇间散发着一股害怕的神色,刹是惹人怜爱和疼惜。

    新人不易,求各种支持,求收藏,求推荐票,有打赏的话,更是感激不尽了

    。